第一百七十七章:布置-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一百七十七章:布置

    “若是如此,倒是可以将他们全都留下。”玄世璟摸索着下巴说道:“若是他们将消息带回吐谷浑,吐谷浑的军队分散开来,对咱们来说,是个大麻烦,毕竟岷州这边军队数量有限,若是从河州调度,又要等上多天。”

    “若是这样,应当早作打算,且将军中斥候悉数派出,前往边境,时时刻刻传递消息,这样才能提早针对吐谷浑的动作,做好防范。”秦怀玉说道。

    “怀玉兄长说的没错,再者就是,军中一应物资粮草,定要算计妥当,接下来的仗,估计要打很长时间,吐谷浑抢不到粮草,冬天会很难熬,定然不会熄了东进大唐的心思,不仅仅是岷州这边,若是岷州这边将吐谷浑的军队悉数挡了回去,怕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玄世璟提醒道:“先前虽说与河州打过招呼,但是河州那边未必会当回事儿,所以还需怀玉兄长手书一封,送往河州。”

    秦怀玉点点头:“这倒没问题。”

    “常乐,今天傍晚考核之时,将消息传下去,也该给他们一些压力了。”玄世璟说道:“战争,一触即发。”

    “是,侯爷。”常乐应声道。

    “军中的地图派人另画一份,送往府衙,我与冰月先回去,将士们在前方打仗,后面总要有人负责供给才是。”玄世璟说道。

    从帅帐之中出来,出了军营,玄世璟与秦冰月快马加鞭的赶回了岷州府衙,吩咐府衙中的下人立即去将岷州县令请过来。

    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县令跟着府衙中的小吏来到了府衙大厅。

    “下官参见侯爷。”

    “县君快快免礼,请坐。”玄世璟示意县令先坐下说话。

    “不知侯爷召见下官来,有何吩咐。”

    “吐谷浑那边有动静了,最迟三天,吐谷浑的先头部队就会进犯岷州,军中本侯已经安排妥当,剩下的便是府衙县衙这边,关于城中百姓,还希望县君张贴告示以告之战事,另外,府衙之中的粮草,怕是支撑不了多久,收购物资还需要加快,不仅仅是岷州,就算是从岷州以外的地方收购,运送到岷州也可以,至于钱的事儿,府衙之中,还尚有余钱,可尽数支撑军中。”玄世璟说道。

    还有就是长安运送的军饷也要到达岷州府衙了,最迟明日上午,府衙库房之中就会堆满来自长安的铜钱,只要坚持上一阵子,岷州这边,便可以以战养战。

    “下官有几个朋友,在兴州与凤州。或许他们能够忙上些忙。”县令说道。

    “如此甚好。”玄世璟点头。

    战争前大批量购买军用物资,只能借由官府的手,若是让玄世璟麾下的商队去购买,即便是遇到商人坐地起价那也无可奈何,毕竟商人就是商人,不是官府,不具备权威性。

    “剩下的,便是安抚岷州的百姓了,战争一旦开始,免不得人心惶惶啊,毕竟三年没有打过仗了。”玄世璟叹息道。

    县令抚须道:“这个侯爷无须担心,不过三年罢了,告示张贴出去,向百姓们解释一番,自然也就解决了,而且,岷州的百姓基本上都已经习惯之前年年打仗的日子了,军队的动静越大,百姓越是心安,至少不必担心自家的粮食被吐谷浑的人抢去。”

    “说的也是。”玄世璟笑了笑。

    县令在府衙之中停留了良久,一直到军中派人将地图送过来。

    玄世璟将偌大的地图铺在地上,与县令一同查看地图,玄世璟不了解岷州与吐谷浑交界处的情况,但是县令不一样,在岷州县令这个位子上坐了十年,七年都在打仗,心中自然有数。

    “岷州多山脉,也给了吐谷浑的军队最天然的藏身之处,要想抓住他们,很难啊。”玄世璟叹息道:“河州离着吐谷浑的边境更近一些,为什么吐谷浑就不往河州去呢?“

    说往河州,也不过是玄世璟吐槽而已,河州囤有重兵,且河州的兵城就在吐谷浑与河州交界不远处,地势平坦,岷州那边军队还没有入河州境内,就能被斥候查探到,吐谷浑的人也不傻,自然不会往枪口上撞,比起河州,岷州简直是天堂了,入了山林,能够隐蔽起来,打起秋风来,来无影去无踪。

    虽然岷州穷了点儿,但是岷州对于吐谷浑来说,就像是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慢慢来。

    岷州这边的地形就决定了这骑兵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山林作战,自然是步兵的天下,所以岷州军的训练之中,是没有骑兵的。

    “岷州虽然多山地,但是能够从吐谷浑进入岷州的,也不过就那几条路罢了,侯爷看这边。”县令伸手在地图上指了指:“这里还有这里,只有这两处,才适合人多的队伍行走,至于其它的地方,多瘴木丛林,即便到了秋天,若想行进,也是极其困难的,除却这些地方之外,剩下的便是悬崖峭壁,更不适合军队行进了,而吐谷浑的目的是来岷州劫掠粮草,就算抢到手,也要运送回去,所以,除却这两条路,不会再有别的路了。”

    玄世璟点头:“若是这样的话,可就容易多了,岷州三万军队,分散开来便是,一万五千人的队伍,把守着这两条路,断了他们的后路,这样一来,便是瓮中捉鳖了。”

    “若是往常,岷州军队常备一万人,定然是不够的,如今这一扩军,倒是成了好事。”县令也是唏嘘,这晋王,无意之间,倒是做了件好事来着。

    “既然如此,明天一早,便通知军队拔营,驻守这两条路,若是能不将人放入岷州境内,是最好不过的了。”玄世璟说道。

    “侯爷说的及是。”县令也同意玄世璟的说法。

    既然能御敌于家门之外,又何比将人放进来,来祸害岷州百姓呢。

    “剩下的,就要看县君那边了。”玄世璟看向县令。

    “侯爷放心便是,整个岷州城包括周边,下官会亲自带人去走访。”县令拍着胸脯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