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秃驴!忒嚣张!-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二百四十章:秃驴!忒嚣张!

    “阿弥陀佛。”那和尚又念了声佛号:“我等前来侯爷庄子上,的确是有些唐突,只是这临近年关,贫僧等人想着,在这庄子上开一场法会,也是为庄子上的百姓和侯爷家里,唱经祈福了,未曾想过会与侯爷府上的工匠起了争执,还请侯爷看在我佛慈悲的面子上,宽恕则个。”

    “你佛慈悲,那是你佛,不是本侯。”玄世璟冷声道:“这些工学院的工匠,受了本侯的命令,一大早的从长安城赶过来,在本侯看好的这块地上准备建造宅子,你们半路出来,搭建这些东西,几个意思?”

    “回侯爷的话,这是贫僧等人为法会做的准备,贫僧觉得,侯爷若是建造宅子,等到三天之后法会结束,这搭建的台子自然会拆除,侯爷又何须急于一时呢?而且法会祈福,受益的,是侯爷庄子上的百姓,还有侯爷您府上啊。”

    玄世璟不会听这和尚张口仁义闭口百姓,三句不离我佛慈悲,五句不离为百姓祈福的话,若是真单纯的祈福,那旁边准备的纸笔还有那偌大的功德箱,这是箱干什么啊?

    祈福没人拦着你,但是借由祈福的名头来庄子上敛财,那就不是一回事儿了。

    本来庄子上的工期就够紧张的了,这些和尚还要来捣乱。

    “本侯似乎放出过话,东山县的地界,不允许任何佛门道家的人过来办什么法会道场,不知这位大师是否听说过。”玄世璟说道。

    那和尚摇了摇头:“未曾听说,即便是听说过,贫僧也觉得侯爷太过不近人情,佛法无边,不是侯爷一言就能够阻挡的了的。”

    “照大师这么说,本侯的封地,本侯还做不了主了,是吗?”玄世璟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看着眼前的这和尚问道。

    “侯爷哪里的话,这封地,是天子御赐,自然是侯爷的,只是这人的信念,侯爷怕是约束不了的。”那和尚端得是一脸的慈眉善目,但是说出来的话,字字句句的都在怼玄世璟。

    “嗯,大师说的也有道理呢,人心,本侯管不了,但是这地,还是本侯的,不是吗?”玄世璟笑道:“工学院的人听好了,把这群和尚搭起来的台子都给本侯拆了!敢耽搁本侯办事儿,真是不要命了。”

    “侯爷!不可。”那和尚一看玄世璟下令动手拆台子,也有些急了。

    这次法华寺来的,不仅仅是有这些和尚,还有寺庙中的武僧,个个手里都拿着棍子,听到这穿着袈裟的和尚的喊声,手中的棍子瞬间摆好架势,指向了那些工匠。

    “简直放肆!”玄世璟见状,怒吼一声:“怎么,法华寺的人,今日是打算在本侯庄子上闹事吗?”

    玄世璟的话音刚刚落下,不远处便传来甲胄碰撞的声音,玄世璟让府中护卫带话去府兵营地,现在,庄子上的府兵也都到了。

    玄世璟也的确是被这些和尚给气到了,一副我佛自在心中,我佛最大的舍我其谁的模样呈现在他面前,哼,嘴脸!

    “围起来!”玄世璟对着身后的府兵喊道。

    两百府兵瞬间行动起来,将这些和尚围成了一圈儿,齐刷刷的从腰间抽出了横刀,指着那些手中拿着棍子的武僧。

    “侯爷”那穿着袈裟的和尚刚要说话,便被玄世璟打断。

    “本侯看你们真是不知火舞的弟弟,不知天高地厚,敢在本侯庄子上生事,还带了武僧,拿着棍子指着本侯派遣过来的工匠,是不是若是本侯不来,你们就要对这些工匠下手啊?”玄世璟怒声说道。

    “侯爷,不是这样的。”那和尚一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连忙想要解释。

    “所谓佛家,大多满口胡言妖言惑众,读过几本经书就敢出来糊弄百姓,开法会?”玄世璟笑道:“抱着这么大的功德箱来庄子上开法会,倒是有趣,怎么,打算收多少香油钱啊?本侯给你们香油钱,你们有命赚,就怕没命花!”

    “把台子拆了,这些武僧全都抓起来!”玄世璟河道,随后看向这穿着袈裟的和尚:“大师是自己走,还是本侯派人送你们走?离开东山县,滚回长安法华寺,至于你们想去告状,找谁告状,怎么编排本侯,本侯都不介意,但是前提是,多想想法华寺。”最后一句,玄世璟附在那和尚耳边说道。

    说什么三天的时间,这样子是要在东山县开上三天的法会?美的他们冒泡。

    三天的时间,地基都能挖一半了,哪儿有这闲功夫给他们浪费去。

    “但愿侯爷不会为今日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那和尚说道。

    玄世璟轻轻一笑:“本侯做事,从不后悔。”

    “侯爷倒是硬气,不过不知侯爷抓我寺中武僧作甚。”

    “拿着棍子指着本侯的人,在庄子上滋事,怎么,还想要本侯放过他们不成?上一个在庄子上闹事的人身份比你们高贵多了,可是他现在的下场呢?呵,尸体都烂透了吧。”玄世璟冷声道:“人,本侯留下了,大师,请吧。”玄世璟侧身让开一条路给这和尚,让他赶紧的带着人滚蛋。

    其实窦逵的死也不怨玄世璟,他是自己得病病死的,又不是玄世璟给弄死的

    这和尚听了玄世璟的话,没有再继续与玄世璟辩驳,唱了声佛号之后便带着身后的一群和尚离开了。

    不离开还能怎样,自己这些人一起留在这儿跟这些武僧一起被庄子上的府兵给抓起来?

    不过这些人是走了,最晚明天,整个长安城或者说再加上长安城周边,都会知道玄世璟有多么厌恶佛门。

    这是好还是坏,现在是不得而知的,但是肯定不少佛门的信徒,得将玄世璟在心里给骂惨了。

    也只能在心里骂骂就好,真说出来,被人介意了,说不准就真得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去见佛祖去了。

    “这些武僧,全都带到东山县府衙,跟县君说一声,说这些都是在庄子上手持凶器恶意滋事的,本侯大度,一人赏五十大板就放了吧。”玄世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