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辽东战事再起?-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二百五十六章:辽东战事再起?

    如今秦玉心已经完全在家相夫教子,这燕来楼的产业也就归置到了钱堆的手底下,由钱堆另外安排人手搭理。

    燕来楼没有秦玉心和秦冰月这两块招牌,生意倒是惨淡了不少,毕竟当初秦冰月可是占着关中第一美人的宝座,南来北往的不少人都是冲着她的名头去的,而且秦冰月露脸的时候很少,这种神秘感也是让人为之着迷。

    后来秦冰月走了,剩下一个老板娘秦玉心,秦玉心在关中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人脉的,尤其是在长安,之前为李元景办事儿,也接触过不少达官显贵,当时不少人觉得这秦玉心是李元景手底下的红人,自然也要巴结着些,李元景倒台,秦玉心榜上了东山侯府,李元景遗留的党羽心中更是胆战心惊,哪儿还敢去得罪玄世璟。

    所以后来的燕来楼也是秦玉心在一手支撑着。

    前两年,秦玉心也离开了燕来楼,燕来楼的生意相比两人在的时候,那叫一个一落千丈。

    大年初二,除却在庄子上的货商来不及回自己老家之外,这市集上还真没有多少人,但是酒楼饭馆儿的生意倒是不错了。

    不少人忙活了一年,既然过年来不及回去,干脆就好好的在庄子上过了,几个相识的掌柜的要个桌儿,上些好酒好菜,聊聊天,也是不错。

    玄世璟还有李崇义等人进了燕来楼,燕来楼的小厮一看是背后的东家,连忙殷勤的招呼着。

    位于东山县市集上的燕来楼也就只有三层,一层是大厅,二层是低档一点儿的包间,栏杆旁边还摆放着座位,三楼便是雅间了。

    “怎么样,哥儿几个是坐大厅热闹,还是去雅间啊。”玄世璟问道。

    来到他庄子上,自然是玄世璟来做东了。

    “大厅,大厅热闹,要什么雅间,要是想要清净,咱们在府上可比在这儿清净多了。”程处默大大咧咧的说道。

    “就是,来这儿玩,玩的就是个气氛,今儿个谁都别偷奸耍滑,不醉不归,这三楼便是雅间,有的是地方睡觉。”秦怀玉说道。

    “如此甚好,怀玉,这话可是你说出来的,别到时候自己先怂了。”程处弼打趣道。

    “就是。”李崇义附和:“哪回都是你吆喝的最嚣张,哪会最先怂的都是你。”

    “这接下来输不输人且不说,一开始不能输了阵势不是。”秦怀玉尴尬的笑了笑:“我这一年到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哥儿几个就别絮叨了,咱们找地方坐呗。”

    几人在大厅中间拼了桌子坐了下来。

    这大厅中有一台子,这台子寻常的时候都是表演歌舞,自然,今日也不例外,不但玄世璟等人在,还有不少人在二楼吃饭聊天,顺便看着台子上的舞姬表演,而大厅之中也坐了不少人。

    大厅中间本来是没地方的,可是玄世璟是谁?这燕来楼的大东家,不但如此,一同来的这几位身份随便拿出来一个都不是小老百姓能得罪气的,更何况是商人。

    楼中的小厮耐心的将原本在大厅中央的人客客气气的请到了一旁,随后再为玄世璟等人拼了桌子。

    “侯爷,不知您今儿个想要来点儿什么。”

    “楼中的招牌上一些,再上些好酒,对了,台子上也别空着,有什么节目继续上。”玄世璟说道。

    “是。”小厮应声之后,便去后面安排去了。

    不多时酒水先上来,几人面前的酒杯一一满上。

    “今儿个咱们哥儿几个在小弟庄子上聚会,小弟也是个东道主,这第一杯酒,就由小弟来敬各位吧,请。”

    “请。”

    说罢,几人端着酒杯一仰头,便豪饮下去。

    “好酒!”秦怀玉感慨一声:“还是长安城的酒水喝着舒服啊。”

    “怀玉兄长,小弟成亲的时候不是回过长安嘛,怎么,再回军中的时候,就没有带些私货回去?”玄世璟问道。

    “能不带嘛?多少私货能够军中那些杀才喝的,几顿就没了,剩下的日子就只能眼馋着。”秦怀玉笑骂道。

    军中是不能饮酒的,但是身为将领,在没有战事的时候,可以与部下适当的喝几口,没错,是几口。

    也就解解馋,军中无战事的时候虽说轻松,但是也少不了每日操练,斥候巡查,有时候一天的到晚下来实在是累的要死,喝两口解解乏,大多数军营之中都是这样,也是见怪不怪了。

    “听说辽东那边儿局势紧张着呢,过完年怕是要打起来啊。”程处默说道。

    “辽东?”玄世璟一挑眉,薛仁贵在辽东也不少时间了,到现在即便是过年都没回来,说要打起来?要是真打起来,那老薛也是占便宜的。

    手里有个高桓权,怎么说也是举着义旗,现如今的高句丽国内,自从泉盖苏文当政之后,才多长时间,整个人就飘了,占据着平壤城倒行逆施,如今高句丽一帮权臣旧臣都快被他杀的差不多了,不少人都已经不满泉盖苏文的做法了。

    要是这个时候高桓权大旗一举,说不准平壤城里就有不少人反水,重新迎回高氏皇族呢。

    就怕高桓权这几年日子过的好了,自己已经怂了。

    这样的话,不能指望高桓权,那就得唐军自己去打平壤了,不知道薛仁贵会怎么办。

    “对了,小璟,现如今镇守辽东的那个将领,那个薛仁贵,当初就是你推荐给陛下的吧?”李崇义问道。

    玄世璟点点头:“嗯,不错,当初在辽东的时候,便觉得此人是个将帅之才。”

    听玄世璟说完,李崇义朝着玄世璟伸出了大拇指:“看的真准,我家那老头子,对于这薛仁贵现在可是赞不绝口,说自打他去了辽东,辽东便一直是平平稳稳的,即便是泉盖苏文有什么动作,他直接让高桓权在前面当着,丝毫没有损耗咱们唐军的实力,而且在辽东期间,还开垦田地,屯田自给自足呢,如今的辽东可不比以往,这回是结结实实的钉在了大唐的版图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