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家宴(上)-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一百六十五章:家宴(上)

    “对于高句丽,朕是志在必得,若是能够减少将士的损耗,朕自然乐意,既然你有法子,那就让锦衣卫去辽东吧。”李二陛下说道:“薛仁贵在辽东与平壤城也僵持了这么长时间了,的确也时候去打破这个平衡了,只是要记住,万事不可贪功冒进,如今辽东局势剑拔弩张,三韩之地形势复杂,让锦衣卫时刻与百骑司联系,朕也需要知道平壤城内确切的消息。”

    “是。”玄世璟拱手应声。

    高句丽是李二陛下的一根刺,上次御驾亲征去辽东,虽然收回了辽东城和安市城,辽东半岛也纳入了大唐的版图,但是没有攻破平壤城,这就算不得成功,算不得完美,辽东半岛的几座城池本来就是中原王朝的土地,本来就是汉人的地盘,现在也只是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了,但是这么多年的利息还没讨要呢。

    而这利息,只有攻破平壤城,平定三韩,这才够本。

    “若是这回锦衣卫在辽东,没有什么功绩,回来之后,便散了吧。”李二陛下说道:“你现在也已经成家立业了,在这朝堂上,有的是你能够做事的地方,无需局限在一个神侯府,你明白吗?”

    “臣明白。”

    李二陛下说这话,玄世璟仔细琢磨了一下,若是下次自己有什么功劳的话,恐怕这开府之权就要收回去,连同以往在辽东的军功一并算上,这是要升官啊。

    不是升官,就是升爵位。

    过了这个年,玄世璟就已经二十岁了,按照唐制,能够继承他父亲玄明德的爵位,也就是说,东山侯这个名头估计也用不了多久,就要换成晋国公了。

    到了现在,爵位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而玄世璟之所以这么想,也是有原因的,玄明德没有享受过一天国公应有的待遇,而他的功绩是抹不掉的,玄世璟在辽东的军功也是抹不掉的,且不说跟随江夏王李道宗为先锋连下两城,便是之后攻打辽东城和安市城,玄世璟在当中的作用便不可小觑,再加上辽东之行前,玄世璟将火药这门利器交给了朝廷,种种功绩,到了年纪,也该是清算的时候了。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便是李二陛下,一时之间不赏不代表李二陛下将这些事儿给忘了。

    毕竟当年玄世璟才十六岁出头。

    “好了,你先退下吧,这过一会儿麟德殿那边的家宴也开始了。”李二陛下挥了挥手,示意玄世璟退下。

    玄世璟躬身退出了甘露殿,站在甘露殿前,看着巍峨壮阔的皇宫。

    锦衣卫神侯府

    一时风光,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现在也好,去了辽东,凭借锦衣卫的本身,就不怕没有容身之处。

    这几年薛仁贵与玄世璟之间也偶尔有几封书信来往,大多都是薛仁贵从辽东往长安寄送家书的时候捎带过来的。

    对于辽东那边儿,玄世璟现如今也是一知半解,毕竟有好几年未曾接触过了,只知道薛仁贵带着士兵在辽东开垦土地,屯田,收的粮食除却上税之外,便用于军屯,作为军粮军资,所以这几年,关中也没再往辽东那边输送什么物资,薛仁贵带着一帮兵员照样在辽东过的美滋滋。

    李二陛下说的没错,现在辽东逐渐平稳,平稳的是大唐的军队,而大唐军队与平壤城之间却是僵持着,加上新罗百济夹在当中,中间还有个高桓权,缺的就是一个能够打破平衡的契机。

    而锦衣卫去辽东,就是去充当这个契机的。

    临近中午,麟德殿中逐渐的热闹了起来,当桌案都摆放整齐的时候,皇室之中诸多成员也都来到了麟德殿,按照身份辈分,在德义的安排下坐定。

    玄世璟和晋阳的位子离着李二陛下不算太远,谁让李二陛下疼爱晋阳来着,这种家宴,除却身份辈分,就要看天子的喜好了。

    玄世璟与晋阳并肩而坐,上首便是太子李承乾,李承乾左右各坐着太子妃苏氏还有太子良娣侯氏。

    李泰和李恪兄弟两个坐在李承乾的身后,而玄世璟的对面,便是皇室之中其它的亲王郡王之流,大多都是李渊的儿子,李二陛下的兄弟们,按照辈分,这边的小辈们是要喊一声皇叔的。

    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在宫人的搀扶下从后面走到前头来,落了座,殿中诸人皆都起身,拱手向帝后二人行礼。

    李二陛下抬起手来虚扶一下:“不必多礼。”而后坐定接着说道:“今日乃是家宴,一家人,就无需拘束了。”

    “是。”众人拱手。

    这话也就是李二陛下随便一说,众人随便一答应罢了,场面上的客套话,没人会去当真。

    麟德殿之中的宴饮,最是少不了歌舞,借着便是李二陛下与诸多皇族聊聊家常,而皇族之间,趁着这个机会,也多有走动。

    “今儿个一上午在立政殿,与母后聊什么呢?”玄世璟闲来无事,干脆跟身边儿自家媳妇儿聊聊天。

    “都是些私密话,夫君却是不便打听了,倒是有一件事儿,与夫君有关。”晋阳笑道。

    “哦?什么事?”玄世璟好奇问道。

    晋阳笑着白了玄世璟一眼:“自然是夫君开春纳妾的事儿啊,妾身也不是个善妒的,按照常理来说,这妾室进门,都是要从府上的后门抬进来的,但是秦姐姐身份毕竟有些不一样,所以之前就与秦姐姐说,从长安城钱堆家里出们,抬到庄子上,从正门进,此事与母后说起,聊了半天,母后也算是同意了。”

    玄世璟点点头:“嗯,兕子有心了。”

    若是在庄子上,便连过场都没了,直接吃顿饭热闹热闹就入洞房得了,现在晋阳想出这些法子,除却是正儿八经的给秦冰月一个名分之外,让玄世璟脸上,也有了面子。

    秦冰月是秦玉心的干妹妹,两人当初规规矩矩的结拜过的,如此一来,钱堆也算是秦冰月的姐夫了,从钱堆府上出发也没什么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