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假斥候-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五百九十一章:假斥候

    “刘将军那边有什么消息,细细说来。”玄世璟走进营帐之后便直接开口问道。

    “回玄公,刘将军带人过去之后,趁着天黑想要救人,却是被对方发现,双方打起来了。”斥候说道。

    “结果如何?”玄世璟问道。

    “属下离开之时,战事还在胶着。”斥候说道。

    “可清楚对方约莫有多少人了?”

    “环境太暗,即便是双方交战点起了火把,一时之间也难以估量有多少人。”斥候说道。

    “废物!”玄世璟骂道:“外头候着。”

    “是。”斥候应声道。

    玄世璟出了营帐,将水师的副统领叫了过来。

    “末将参见玄公。”

    “免礼,速速点五百将士,你亲自带人,让他带路,去接应刘将军。”玄世璟说道:“切记小心行事,无论如何,一定要将刘将军带回来,明白吗?”

    “是。”副统领看着玄世璟的脸,却是看到了玄世璟脸上比较微妙的表情,点点头,应了下来。

    玄世璟转过身来,看了站在营帐门口的斥候一眼。

    “还愣着作甚,赶紧跟着副统领一起去。”

    斥候点点头,愣愣的跟在了副统领的身后。

    玄世璟看着这斥候离开的身影,眯了眯眼睛,很快,五百人离开了营地,在那斥候的带领下,去与刘仁愿汇合去了。

    “高峻常乐!”玄世璟站在营帐门口喝到。

    “属下在。”

    “营地之中留两百人守营地,在营地周围布置拒马陷阱,剩下的人,全副武装,随本公离开大营。”玄世璟说道。

    “是。”两人应声。

    跟在玄世璟身边儿这么长时间了,也上过战场,自然是有点儿眼力劲儿的,进了营帐之后,那斥候的表现实在是有些不正常,玄世璟问他对方有多少人,他说天黑看不清楚,即便是点了火把,一时之间也难以估量清楚。

    连对方这么点儿底细都摸索不清楚,他回来是干什么的?

    刘仁愿带着人若是真的与对方开始胶着了,火光一亮,怎么说也能摸的清楚对方有多少人,然后再让人回来送信,这点儿事儿对刘仁愿来说并不难。

    所以在玄世璟看来,这斥候肯定是有问题的,虽然身上穿着水师将士的衣服,乍一看之下没什么不一样,但是仔细想想,斥候身上的破绽太多了。

    至于这斥候身上的衣服是哪儿来的,想想也知道了,之前探子回来说,水师的人有三个被岛上的居民给抓住了,刘仁愿也是为了救人才带人离开营地,衣服是从被抓住的水师将士身上拔下来了,冒充斥候来营地之中传假消息,想要将水师分而化之。

    主意打的倒是好,想法和行动也足够大胆,只是时间仓促之下,这等计谋太过粗鄙简陋。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营地里的水师将士已经集结了起来,除却水土不服症状比较严重的留在营中,还有两百精锐留在营地之中看守着大营,玄世璟则是亲自带上剩下的人,追寻着那五百人而去了。

    若是刘仁愿那边真的出什么事了,断然不会让一个这样的斥候过来禀报,现在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所以刘仁愿那边玄世璟无需担心,反而方才跟着那个斥候离开的五百人,才是玄世璟真正该操心的,那五百人也是玄世璟的试探,让那个斥候带着他们,无需玄世璟特意去找,他们自己就能露出马脚,之后玄世璟带着的大队人马往上一围,谁也跑不了。

    先前离开的副将得了玄世璟的示意,心里总该有些警惕的,五百人说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行进过的路总会有些痕迹,军中有老手,沿着痕迹一路跟过去不是什么难事儿。

    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果然如同玄世璟所猜测的那般,斥候是个冒牌货,引着那五百人往一处山谷之中走,只是走到山谷的谷口之后,副将怎么也不肯带着人再往里头走了。

    “你说,刘将军他们就在谷中?”副将看向身边儿的斥候问道。

    “正是,刘将军在谷中与岛上的那些人交手,已经处在劣势,若是再不救援,恐怕凶多吉少啊。”斥候说道。

    副将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将军带了一千人,在谷中尚且与那些刁民缠斗,本将这身后才区区五百人,即便是进了山谷,也不过是飞蛾扑火罢了。”

    “将军,这”那斥候愣住了,没想到都事到跟前了,副将竟然踟蹰不前了。

    “这两边山崖崇高,地势陡峭,是个埋伏的好地方,兄弟们,与我一同上山,介时侯,咱们居高临下,胜局可定矣。”副将说道。

    “是!”身后的将士纷纷应声。

    副将心里觉得身边儿这带路的斥候有些不对劲,在路上的时候就想,临行之前在玄公面前,玄公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只是在暗示自己,现在想想,那肯定是这个斥候有问题,玄公是要让自己引他一回。

    而这斥候带路,却是在这儿停了下来,前面就是一处山谷,副将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人,怎么会看不出,前面是个陷阱来?

    身边儿的这个斥候不断的催促着自己带人进山谷,说是去救刘将军,实则,刘将军根本就不在山谷之中,这只是一个要将他们骗进去歼灭的局罢了。

    刘将军领了一千人,即便人数不如对面,还是被对面伏击,总该有些动静才是,这大晚上的,月朗星稀,除却这五百人所发出的声响之外,却是一点儿打斗呼喝的动静都没有。

    真拿着人当傻子玩儿呢。

    “来人!”副统领唤了一声。

    “末将在。”两人上前拱手应声。

    “先把这个斥候给绑了,嘴堵上,留着活口,等带回去交给玄公审问。”副统领说道。

    “是!”两人应声之后,一左一右,将那人叉了起来,用绳子捆了个结实。

    “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捆小的,您”

    “住嘴!”副统领低声喝到:“为什么抓你?呵呵,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