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在临书院-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六百八十一章:在临书院

    李二陛下听到晋阳关于书院的学生更加详细的汇报,心里对东山县的书院招收的学生也十分满意,作为皇帝的他自然希望自己手底下的官员一个个的都能德行端正,为百姓谋福祉,而非自私自利,自顾自己。

    自然,李二陛下也开始期待起书院的第一批学生步入朝堂的时候了,不过在此之前,李二陛下倒是想去现如今的书院去看看。

    李二陛下上次来书院的时候还是明德书院扩大招生人数的时候,那会儿李二陛下专门到庄子上来看这件事,到现在李二陛下都还记得那时候的景象,因为东山县周围的这些官府为百姓办事十分利索,李二陛下还特意嘉奖了一些官员,以作表彰。

    “这庄子上的书院,真是越来越让朕期待了。”李二陛下笑道:“说来最近兕子过的如何,有没有想父皇?”

    明明晋阳已经出嫁几年了,但是在李二陛下眼里,眼前的还是自己的兕子,或许在李二陛下眼中,晋阳永远都是那个乖乖的待在他身边的乖巧的女儿,是长不大的孩子。

    “兕子一直惦记着父皇呢,毕竟半个月前,父皇可是吓了儿臣一跳,到现在儿臣都还心有余悸。”晋阳笑着说道:“好在苍天庇佑父皇,现在父皇看上去脸色也好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说起半个月前李二陛下突然病倒,随之卧床养病,李二陛下现在的心情也是复杂,这归根结底,半个月之前突然病倒,按照玄世璟说的,是自己受不了李淳风给的“仙丹”有假的事实,自己心里头没有过去那个坎儿,这才病倒了,但是说到底,引发这件事情的是谁?

    他的儿子,大唐的储君,太子李承乾。

    这就让李二陛下的心情有些复杂了。

    晋阳从小待在李二陛下的身边儿,即便李二陛下情绪上有微小的波动,她也能感受的到,女孩子家的心思总是敏感的,这是天生的。

    “关于丹药的事情,璟儿都跟你说了?”李二陛下干脆也不再藏着掖着,就这么明着跟晋阳说。

    晋阳点了点头:“夫君有事不会瞒儿臣。”

    “璟儿这孩子对你也太实诚了,不过,这是好事。”李二陛下笑道。

    身为男人,他自然知道玄世璟对兕子这么坦诚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夫妻之间坦诚相待,总比藏着掖着要好,总是互相欺瞒,日子会越过越让人焦躁,李二陛下是过来人。

    “朕今日出来,也是想出来散散心,既然你都知道了,朕也不瞒你,说实话,现在朕在想,怎么处置这件事。”李二陛下说道。

    “既然父皇是出来散心的,那咱们就不在府上待着了,儿臣带父皇去庄子上的书院吧。”晋阳笑道:“儿臣觉得,没有什么地方比书院更能让人舒心的地方了,以往夫君不在的时候,这庄子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压在臣妾身上,有时候臣妾也会觉得有些烦躁,每当那个时候,臣妾都会到书院之中走走赚赚,去见见几位老师,一趟回来之后,心里也能平静不少。”

    “好,那咱们就去书院里走走。”李二陛下起身说道。

    李二陛下要去书院,德义赶紧率先出门吩咐侍卫们准备。

    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马车一直在外头候着,晋阳公主与陛下同行,两人同乘一辆马车就是了。

    李二陛下和晋阳登上马车之后,马车就朝着东山县书院去了。如今的书院占据了整个山坡,连带着山坡下面的一大片儿地方,都是书院的范围,当初玄世璟在为书院做规划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些地方都规划进去了,当时书院的主体学舍和宿舍已经施工完毕,后来周围的这些建筑都是慢慢的重新盖的,这两年下来,书院已经形成了规模。

    今时不同往日,李二陛下再到书院的时候,已经不是两年前他所见到的书院了,如今仅仅是书院的大门,就已经变了模样,书院大门上的字,文学院的字是萧瑀题的,医学院的字是孙思邈写的,而兵学院的字,则是出自李孝恭的手笔。

    这三人算是这三处书院的开山山长了,他们的身份对于书院的意义,也是非同寻常。

    而高士廉习惯了在明德书院,因此,即便是三处书院落成之后,高士廉仍旧是在明德书院教导那些孩子,让他们把基础给打好了。

    说起来,最为辛苦的,应该就属高士廉了,高士廉是第一个到庄子上书院教书的先生,高士廉对于庄子上的书院来说,除却玄世璟之外的另外一个奠基人,对于书院来说,意义非凡。而庄子上的书院对于高士廉来说,也是意义非凡。

    书院让高士廉找到了余生的意义,无需在从朝廷告老请辞之后,从此在家中消寂,每天有事做,还是教书育人的好事,他心里也是高兴的。

    像他这样的人,忙忙碌碌一辈子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到了晚年有个这样的安身之处,甚好。

    马车在路上走了一刻钟的功夫,就从书院大门进了书院之中,最先去的,自然是明德书院。

    高士廉是长孙皇后的舅舅,也就是晋阳的舅姥爷,与李唐皇室沾着亲呢。

    书院之中仍旧是朗朗的读书声,外头天高云淡,虫鸣鸟叫,学舍之中学生稚嫩的读书声,声声入耳。

    一进书院,李二陛下的心绪神奇般的平静了下来,晋阳说的没错,书院还真是有这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奇作用。

    走在树荫下,李二陛下在书院的学舍外头,透过打开的窗户,看这学舍里面的学子们,捧着书本,摇头晃脑的读书,高士廉则是坐在上首,手中也拿着书本,只是目光一直都在学生的身上。

    这里的氛围是好的,李二陛下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到底是书院,气氛之中都弥漫着纯粹,与威严的宫中之不一样的。这里更让人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