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操碎心的李承乾-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六十八章:操碎心的李承乾

    “高阳?”李承乾有些好笑的看着玄世璟:“小璟你不过才见了高阳一面而已。”

    “虽说只见过一面,但是我却看得出来,高阳公主性情刚烈好胜,这我没说错吧,太子殿下。”玄世璟说道。

    “嗯,没错,我这皇妹性子确实与其他公主不同,但也是因为她这种性子,与父皇年轻时最是相近,所以高阳才很受父皇喜爱。”李承乾大方的承认。

    “就房遗爱那性子,太子殿下认为如何?”玄世璟问道。

    “文雅有余而刚气不足,虽善骑射,然性怯懦。”李承乾甚是中肯的评价道。

    “这就对了,依照高阳的性子,与房遗爱走到一起,房遗爱就是妥妥的被欺负的份儿啊。”玄世璟叹道。

    “小璟说的有理,刚才小璟说的一番话,其实就是针对高阳的吧?”李承乾笑眯眯的看着玄世璟。

    额......玄世璟不是如何回应。

    “皇室的公主仅有高阳性烈如火,不循常理,若是嫁到房家,想必房家这家宅可就不似现在这般太平了。”说到此处,李承乾也不禁叹息一声,父皇将高阳下嫁给房遗爱,无非就是以示对房玄龄的恩宠,若真如自己所猜想的这般,恐怕这不是父皇想要看到的结果吧,而房玄龄,因为高阳的身份,也只能忍气吞声罢了。

    看李承乾一脸忧愁的样子,玄世璟就知道,他肯定是想到那方面去了,也不出声,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思考。

    “小璟,你有没有什么良策,可以......”李承乾抬起头来看着玄世璟。

    只是话未说完,便被玄世璟打断:“打住,太子殿下可别把小臣想的太全能,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儿,小臣可不想去掺和。”

    “不成,今天你得给孤想出个办法来,这事儿可是你先挑起的话。”李承乾恶狠狠的看着玄世璟。

    “殿下,小臣想的可都是些歪主意,您确定要听?”李承乾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自然是不允玄世璟拒绝的,干脆给他随便出个主意得了,管他成不成呢,可怜玄世璟两辈子专业单身三十多年,今天竟然要出主意撮合别人去。

    “歪主意孤也要听,房相可是我大唐劳苦功高的功臣,断不能让他晚年受如此委屈。”李承乾一脸认真的模样,倒还真有几分明君的气度。

    “既然你都想到了,干脆直接跟陛下说。”玄世璟说道:“陛下一人发话,可比咱俩在这胡思乱想要强多了。”

    “此事也只是咱俩空想出来的而已,虽然说可能性很大,但是我也不能空口无凭的就去禀告父皇吧,再说了,君无戏言,难不成就因为一个推测,父皇再收回成命?这可不光是涉及到皇家脸面,房相脸上也无光啊。”

    “还真是,麻烦啊。”玄世璟撇了撇嘴说道:“鸳鸯谱,点不得啊。”

    李承乾又何尝不知道自家父皇这是在乱点鸳鸯谱,可是皇家公主的婚姻向来自己做不得主,哪朝哪代都是一样。

    从这方面来说,李二陛下是没有错的,高阳算是一个比较突出的例外,也可以说高阳公主叛逆心比其他公主更甚,又或者说,高阳公主执着于追求自己心中所爱,只不过她爱的人,恰巧是一个和尚,还不是一个普通的和尚,辩机是大名鼎鼎的玄奘的徒弟,相传玄奘西行回到长安之后,带回一大批印度的佛经,而辩机,则是被选为译经者,能被玄奘选中的,身份自然也就与其他和尚不一样了,译经者这个身份在当时的唐朝本土佛教中地位是非常崇高的,这也是后来李二陛下秘密腰斩辩机中一点微不足道的原因之一吧。

    “小璟,说说吧,有什么办法。”李承乾看着玄世璟。

    “高阳公主和房遗爱之间的症结就在于一个太过强势,喜欢追求自在,一个过于怯懦,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玄世璟开口说道。

    李承乾点头,话虽粗鄙,但是说的在理。

    “让高阳和房遗爱看对眼不就行了嘛,年轻人,出来约个会什么的,彼此熟悉一下,久而久之的,殿下可懂?”玄世璟看着李承乾。

    简单的来说大唐的年轻人们,需要一场自由的恋爱。

    李承乾笑道:“道理孤是懂了,可是高阳心气如此高傲,怎么可能看的上遗爱,再者说了,公主大婚前出宫与驸马相会,这可不成。”

    “迂腐!”玄世璟说道:“我怎么没听说公主驸马成婚前不能见面的事儿。”

    “那说的是驸马进宫,可不是公主出宫。”李承乾说道。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作为兄长,你操心你加妹子的幸福,偶尔逾越一下礼制也是情理之中的嘛,更何况,谁让你光明正大的将高阳带出来了?”玄世璟鄙夷的说道:“光是让他俩约会还不成,太子殿下,你还得摸清楚你妹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子,顺手好好调教调教房遗爱,他这性子,别说高阳公主了,就算是平常官员家的女子,都压不住。”

    “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只是孤平日里事务繁忙的很,哪能天天有时间去管遗爱的事情,不若这样,就由小璟你来代劳如何?”李承乾诚挚的看着玄世璟。

    玄世璟闻言,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子,让你多嘴,让你挖坑,这下好了,把自己埋了吧。

    “太子殿下,这......你也知道,小臣我才回长安不久,手头上事情也不少,更何况,小臣与那房遗爱也不熟啊,今天在玄武搂,还跟杜荷闹的有些不愉快,房遗爱与杜荷交好,怎么可能会跟小臣走到一起啊。”玄世璟找足了借口反驳李承乾的提议,眼巴巴的瞅着他别把注意打到自己身上。

    “这简单,现在遗爱在孤的东宫任职,孤给他一道手令便是,小璟你现在不是在大理寺任少卿一职吗,孤看你新官上任,想必身边还缺个长史吧,就让遗爱过去,帮衬帮衬你。”李承乾浑不在意的说道。

    “太子殿下您又忽悠我,我一小小的少卿,身边怎么可能会有长史的职位,更何况在大理寺,戴大人已经给我指派了主簿。”玄世璟反驳道。

    “孤说有就一定会有的,小璟你就别拒绝了,就当帮哥哥一次了,高阳深受父皇喜爱,若是她与遗爱的之间出了什么事,父皇和母后一定会伤心的。”李承乾正儿八经的给玄世璟拱了拱手:“所以,此事就拜托小璟你了,还望小璟切勿推辞。”

    李承乾认真的样子玄世璟不是没有见过,只不过这次他竟然会为了高阳公主的事情这么低声下气的恳求自己,这位大唐的太子殿下,此时此刻玄世璟竟想不出该如何评价他了。

    “罢了,既然太子殿下您这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帮你这个忙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太子殿下,您也得帮我个忙。”玄世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