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提拔-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八百四十章:提拔

    李承乾这个太子越做,倒是越来越没有以往的野心了,一切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无需着急,本本分分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

    现如今的自己,除却名头上是太子,几乎别的地方也没什么不一样了,差的是什么,也不过是那个名分罢了。

    太子与皇帝之的名头之间,是个坎儿,以往或许李承乾想着迈过这道坎儿,但是现在觉得,过去不过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也没有那么重要。

    不过去是如此,过去了,也是如此,或许不过去,自己的背后,还有个依靠,但是过去了,那就什么依靠都没有了。

    并非李承乾不想独立自主,只是能够省心一些,谁会选择劳累呢?

    现在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他是太子,如今行驶的,是皇帝的权利,自家父皇躺在寝宫修养身体,自己则是在宣政殿忙忙碌碌,说起来,代自家父皇坐朝理政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了,可是哪一次的心态都不如这一次来的放松。

    李承乾之前听玄世说他是什么佛系官员,关于“佛系”两个字,玄世还跟李承乾详细的解释过。

    李承乾现在觉得自己是个“佛系太子”,嘛,也挺好的。

    心态一放开,整个人从心理上轻松自在的多了。

    早想通自己是个佛系太子,多好,也就没有上次“作死”的事儿的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不到时候,强求也强求不来,先前的种种不都已经印证了这句话吗?因此,现在李承乾的心态放的那叫一个前所未有的平。

    陈冲走进宣政殿之中,躬身拱手行礼。

    “臣,参见太子殿下。”

    “免礼。”李承乾抬起头来说道。

    “谢殿下。”陈冲也直起了身子。

    “玄大人何时离开的东宫?”李承乾看着陈冲问道。

    “回殿下,约莫是巳时离开的东宫。”陈冲说道。

    李承乾闻言,点了点头,自己在这宣政殿之中,折子也都随之送到了这边,东宫那边自然事情就少了,依照玄世的办事效率,不到一上午的功夫,就将东宫的事情处理完毕也算正常,处理完了事情,也就闲散了下来,这人就是个待不住的。

    玄世出宫,去了哪儿,李承乾心中大致也知道,长安城中待了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是回庄子上去了,若是连这些都猜不透,李承乾这个太子也是白当了这么多年了。

    “东宫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吧?”李承乾问道。

    “正是,玄大人是处理完了事情之后才离开的。”陈冲说道。

    “很好,本宫知道,你跟在玄大人身边也有一段时日了,感觉如何?”李承乾问道。

    既然是玄世看好的人,觉得能够培养,有前途,李承乾自然也留意了这个陈冲,到现在为止,这个陈冲,倒是中规中矩的,表现也不错。

    “回殿下,承蒙殿下与玄大人看重,这些时日,臣跟在玄大人身旁,着实学到了不少。”陈冲说道。

    “学到东西就好,这两日玄大人会暂且离开,东宫那边的事情,本宫暂且就全都交由你去处理了,莫要让本宫失望,明白吗?”李承乾说道。

    “是,臣遵太子旨。”陈冲拱手道。

    太子让自己总领东宫事务,这边是对自己的莫大的看重了,也就是说,自己已经进入了储君的眼了,将来只要自己规矩,肯努力,前途定然不止于此。

    东宫的事情不算复杂,如今太子又不在东宫之中,东宫里的官员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省事,只要处理过这段时间的事情,也就给太子留下了好印象。

    这几天自己一定要打起万分的精神来,陈冲自己在心中暗戳戳的提醒着自己,这可是自己仕途上的转折点啊。

    机会已经摆在自己眼前了,可一定要珍惜才成。

    宫中这边也是有条不紊的处理这一切汇集到宫中汇集到宣政殿的事情,朝堂离开一个玄世,也并非转不起来,因此,玄世也算是忙中偷闲,回庄子上一趟。

    骑着快马出长安,往东山县庄子上走,到了庄子上,也是刚过了午后四刻的时候,本就在长安城没有用午饭,回到庄子上自己的家中,一进大门就让门房去厨房吩咐,弄些吃的送到他房间里来。

    门房也知道,自家公爷这个点儿回来,肯定是没用饭的,饭点儿在路上早就错过了。

    晋阳和秦冰月对于自家夫君这个时候回来,也是惊奇。

    不是应该在长安住上好一阵时间吗?回来的比料想之中要早的多。

    玄世在自己房间吃饭的时候,晋阳和来到了房间之中,孩子暂且是由奶妈带着。

    “听下人说夫君回来了,妾身就来夫君房间这边瞧瞧,果不其然啊。”晋阳笑道。

    玄世也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碗筷,笑道:“在长安住了这几天,正好空闲下来,就先回来一趟看看,家中如何?”

    虽然夫妻两人一直通信,但是信上写的,总不如亲耳听的来的踏实。

    “一切安好。”晋阳回应道。

    “澈儿呢?在奶妈那里?”

    晋阳点了点头:“嗯,午饭吃过之后,刚刚睡下。”

    既然儿子睡了,玄世也就不打算再去打搅儿子了。

    “父皇的身体如何了?”提起李二陛下的身子,晋阳的面色之上染上了一层忧愁,玄世一回来,晋阳得到消息之后急匆匆的来到自己夫君的房间之中与自己的夫君见面,也是想知道自己的父皇的身体情况。

    “太医诊治过,说是操劳过渡,你也知道,大唐现在各方的事情也不少,许多大事,陛下亲力亲为,桌子上的奏折都快成山了,能不累吗?现在陛下把事情都交给了太子殿下,自己在寝宫之中养着呢,也别太担心,没什么大事儿。”玄世说道。

    这操劳过渡,在寝宫休息两天也就缓过来了,如今李二陛下最重要的是要将自己的身子养好,至于那些政事,太子处理的不也不错吗?

    而且这两天,李二陛下也丝毫不过问太子政事处理的如何,摆明了这是要放权于太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