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拙劣的戏-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八百九十六章:拙劣的戏

    窦衍和窦师纶见玄世璟在朝堂上吃瘪,心里也是一阵舒爽,虽然这件事儿的确是窦孝果不对在先,但是玄世璟当街打了窦孝果,折了他们窦家的面子,若是此事不在朝堂上提,那窦家就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现在倒好了,冷不丁的给他来这么一下,算是出了一口气了。

    在窦尚烈的案子上,窦家的确是要谢谢玄世璟,毕竟是他插手,这才让案子水落石出,但是一码归一码,玄世璟打了窦孝果这事儿,得归到另一码当中。

    退朝之后,玄世璟走出含元殿,这时候,程咬金又来到了玄世璟的身边。

    “小子,今儿个在朝堂上,有些不对劲啊。”程咬金说道:“你跟太子殿下关系这么好,可不至于为了你打人这事儿,就给你降职啊。”

    程咬金虽然是个武夫,但是粗中有细。

    只是这件事儿的确是他与李承乾之间演的一场戏,只是这场戏准备的不怎么充足,有些拙劣,但是不代表弥补不了。

    “程伯伯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玄世璟问道。

    “能说就说来听听,老夫也好奇。”程咬金挺着个大肚子说道。

    “陛下这些日子不都没露面嘛,说是在后宫之中修养身体,虽然太医说不能操持政事,但是陛下那性子能是个闲得住的吗?”玄世璟撇了撇嘴说道:“其实陛下暗中已经微服出宫好几次了。”

    “陛下微服私访?在长安城?”程咬金闻言,也是诧异了一下,只是随后也就释然了,就李二陛下那性子,也的确是能做出这样的事儿。

    “方才太子殿下在朝堂上也说了,这事儿在长安城之中闹的沸沸扬扬的,程伯伯觉得,陛下会不知道?”玄世璟问道。

    “也的确如此。”程咬金说道。

    “昨天我要出宫的时候,陛下不是把我给叫去了吗?这事儿您还不知道吧,把我叫到寝宫那边,好好的盘问了一番。”玄世璟说道。

    “后来呢?”程咬金问道。

    “小侄是护女心切啊,别说揍他了,要是我家安安真有个什么事儿,我杀了他都不解气。”玄世璟说道。

    “你这小子的脾气,也真是算了,反正是很对老夫的胃口。”程咬金说道:“这事儿也算你倒霉,窦尚烈的死是个意外,否则窦家人不还得疯了,也是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你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招惹窦家,去打了窦尚烈,只是给你降个一官半职的,等到这一阵子风头过了,官职自然也就回来了。”

    玄世璟点点头:“嗯,小侄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小侄也不打算在长安城住下去了,本来就在庄子上住的好好的,最近这一阵折腾,小侄打算回庄子上,好好休息休息。”

    “还休息?累着你什么了?不求上进!”程咬金没好气的说道。

    “程伯伯,这窦家的案子,可是小侄帮着大理寺查出来的,而且,您看,这来长安才几天,安安就在街上遇到这事儿,小侄觉得,还是带着老婆孩子先回庄子上好,要是安安喜欢长安,等到再大一些,再带她到长安来。”玄世璟说道。

    “老夫是见过护着闺女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护着闺女的。”程咬金笑道:“正好,你处默兄长家的小子,虽然比你闺女大一些,但是也就大个三四岁,要不,你们兄弟两个的孩子,就定个娃娃亲。”

    “孩子还小呢。”玄世璟说道:“等到再大一些也不迟,不着急,若是处默兄长有空的话,就带着孩子来庄子上,让孩子之间多接触接触。”

    玄世璟不想自己去给安安安排什么,希望安安顺其自然的长大成人,然后成家,要是安安能看中程处默的儿子,成了两家的好事,也不算什么。

    程处默的儿子是程家的嫡长孙,程咬金能对玄世璟这么说,可见程咬金对玄家是真的好,也是真想与玄家站在一起了,更是看重玄世璟。

    虽然也是取决于玄家未来的前途是好的,但是若是玄家前途不好,程咬金费这功夫干什么?

    这当中也是有点儿让玄世璟与程处默兄弟两个相互扶持着走下去的意思。

    程咬金看的透彻,玄家就玄世璟这么一个男丁,将来在朝中,若是没个人相互照应,那肯定是独木难支,而程处默呢?自家孩子自己了解。

    对于玄世璟的话,程咬金也同意了。

    大唐无战事,程处默就一直在长安城军中任职,空闲的时间倒也是多,只是玄家远在东山县庄子上,与长安城这边来往不多,大多也都是长安城这边的亲朋好友,得了空,去庄子上溜达溜达,玄家帮着在庄子上给安排。

    随着庄子上的书院名声越来越大,学生越来越多,聚集在东山县的名士也是越来越多,都在庄子上的书院教书呢,书院的周围便是这些人的住处,长安城也有不少人专门闻名前往书院去拜访这些人,有的也都是老熟人,玄家也就派人去照应接待着。

    所以说,玄家虽然远离长安,但是并没有远离长安城的这些勋贵圈子,反而与之打的火热。

    再这么下去,玄世璟都要计划着,是不是应该在书院周围开发一片儿学区房了,让学区房再捞一笔,然后投入到书院之中去。

    现如今书院的规模,还是好在当初建造的时候考虑过后续扩大规模的缘故,周围留了不少空地,这次从长安回去,就可以开始着手第二次扩建学院,往里头扔钱了。

    玄家的库房还是充实的很的,现在有了海上的船队,钱堆捞钱的速度比原先更是翻了不止一倍。

    而玄世璟被降职,回庄子上的原因,相信经过在宫中与程咬金一边走一边聊天的过程,一定会被传播出去的。

    这样一来,他与李承乾在朝堂上的那出拙劣的戏,就有了完美的解释了。

    不得不说,这次程咬金算是帮了大忙了,不说别的,就这事儿,程咬金也会帮着给传出去。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