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用刑-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九章:用刑

    只是一瞬间,李二陛下便想到两种可能,一是这刺客是高句丽人,潜入长安,刺杀高桓权,而这背后之人,肯定与高建武不合,二便是周围的邻国派人刺杀,挑拨大唐与高句丽之间的关系,坐收渔翁之利。∽↗,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李二陛下感到愤怒,些许宵小,竟然算计到大唐的头上来了。

    殿外的羽林军统领走进了甘露殿:“启禀陛下,魏王殿下府上的人,将那刺客送过来了。”

    押解刺客进宫的是魏王府的长史,杜楚客。

    杜楚客是杜如晦的弟弟,颇有大才,深得李二陛下赏识,只是性子比较清淡,不愿入朝为官,便被李泰请到了府上做了个长史,打理府上的一应事物。

    “下官见过陛下。”杜楚客躬身行礼。

    “免礼,朕刚才听闻戴卿家说这批刺客非同常人,嘴里都藏了剧毒,朕还以为,见不到活口了呢。”李二陛下笑道。

    “回陛下,魏王殿下将此人带回府中的时候,这人还在昏迷之中,并未有机会吞毒,属下检查了他的身体,将药丸从他的嘴里取了出来,这才留下了活口。”杜楚客躬着身子说道。

    “不错。”李二陛下满意的夸奖了一句,随后走到被羽林军押解着的刺客面前。

    那刺客脸上蒙着的黑布早已经被取了下来,此时,被李二陛下威严的目光赤果果的盯着,那刺客很是不自在。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失手被一个不会武功的少年拿着木棒打晕过去。

    “你是哪里人。”李二陛下盯着那刺客问道,周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威压,见那刺客不作答,伸出手来,掐住了那刺客的下巴。

    李二陛下早年间也是战场上的杀神,手劲自然不小,想想眼前的这人,差点让自己再也见不到兕子,璟儿也因此受重伤,手上的劲道不禁更狠戾一一分。

    那刺客只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整张脸疼的已经扭曲了。

    旁边的高桓权已经被这场面吓呆了,大唐的皇帝陛下,动起手来.....竟然这么厉害......而且,竟然会亲自动手.....

    “父皇。”李承乾见那刺客在自家父皇手里,整张脸都快要变形了,连忙出声唤住,万一真的把这刺客弄死,去哪儿查线索去。

    李二陛下眼中恢复了清明,神色淡然的松开了手:“不打算说吗?”

    那刺客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但是仍旧没有说话。

    “德义。”李二陛下朝着身后唤道。

    “奴婢在。”德义躬身上前。

    “朕记得你手底下有几个太监是用刑的好手,传他们过来吧,记住,这刺客知道的,朕,都要知道,别把他弄死了。”李二陛下淡淡的吩咐道。

    “诺,陛下,要不要将这刺客带下去?”德义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这甘露殿内,可是干净的很,用刑这种事情,不太适合在这里。

    “那就去殿外吧,承乾,青雀,还有高桓权,随朕一同看看如何,看这刺客,嘴有多紧。”李二陛下冷笑着看向那刺客。

    很快,德义将人找了过来,东西也准备齐全了,那两名羽林军将那刺客绑在了架子上,竖在甘露殿外的空地上。

    李二陛下看了一眼李承乾和李泰,见二人神色自若,心中甚为满意,见那高桓权身子在微微的发抖,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这就是高句丽荣留王的王太子?甚好。

    这种继承人,越是软弱,对大唐就越没有威胁,这一会儿的时间,李二陛下算是看出来了这高桓权,完全不必放在心上,从在画舫上遇袭到现在,心神极度的不稳,作为一个上位者,这种心态,乃是大忌。

    连兕子都不如......

    高桓权又怎知,自己已经被大唐的皇帝陛下定位为一个连小女孩都如不的人,一个完全没有威胁的人。

    见到高桓权这样子,李二陛下心中也有了猜测,这刺客,有八成是高句丽人,是高句丽国内有人看不惯高建武的这个儿子了......

    大唐不乏野心之辈,但是李二陛下能够震慑的住,能够让这些野心之辈能够为他所用,所以才开创了大唐的繁荣盛世。

    高句丽也有野心之辈,显而易见的是,荣留王高建武并不能震慑得住这些人,高句丽,恐怕要乱了,而大唐一雪前隋耻辱的机会,恐怕也不远了。

    李二陛下心中冷笑一声,这件事,有趣的紧呢。

    李二陛下是个及其护短的人,这件事情将他的宝贝闺女牵扯了进去,将他看重的后背牵扯了进去,光天化日之下在长安行凶落了他的面子,那就得付出代价才行。

    想到这里,李二陛下笑了,笑的甚是开心,身上的王霸之气丝毫不见,倒是多了几分狐狸的狡猾。

    李承乾和李泰不禁侧目看向自家父皇,心中一凛。

    这不是个好兆头啊......

    殿外的空地,两名太监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李二陛下一声令下,便可实施自身所学了。

    “愣着作甚,动手吧。”李二陛下淡淡的吩咐。

    “诺。”两名太监应了一声,随后拿了刑具,走到了那刺客的面前。

    “这位小哥儿,你可能不知道,咱家这大半辈子啊,别的爱好没有,在宫中闲来无趣,倒是研究了几样玩物。”那太监的手中摆弄着一样物事:“就先从简单的让小哥儿感受一下吧。”太监将在刺客眼前晃了晃:“看到了吗?夹趾板,这可不是普通的夹趾板,咱家研究了一下,威力不成啊,所以,咱家在板子上面,又加了这密密麻麻的倒刺,嘶.....渍渍渍,这可不得了啊。”

    这太监是德义手底下专门做审讯活计的人,自然是知道,若说用刑,比之言语恐吓所带来的恐惧感,那是不如的,所以,这太监在动手之前,便先将这刑具仔仔细细的解说给了这刺客,让他先详细的了解,然后再感受一番,这酸爽......

    “小哥儿,不是我大唐子民吧。”那太监笑眯眯的问道,另一太监看戏般的站在一旁,还未轮到自己呢。

    “大唐有句俗话,叫做十指连心,不知道小哥听过没有。”

    “要动手就赶紧动手,磨磨唧唧的做什么。”那刺客终于开了口,不知是心中对那中将来未来的刑罚的忐忑,还是简单的想先试一下自己宁死不屈的骨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