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禄东赞的打算-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六十六章:禄东赞的打算

    从吃过午饭一直到日暮西山,这几十大车的东西才分发完毕,庄子上的百姓拖家带口,手提肩扛着各种物品,一家一户的皆到玄世璟面前拜谢,这也让玄世璟好一阵荒乱。

    还真是不习惯应对这种场面,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不过看到庄子上的百姓如今的精神面貌,玄世璟倒是一阵感慨,尤记得十年前自己来这庄子上,庄户们还是衣衫褴褛骨瘦如柴,一副大灾过后的景象,如今却已然是不同,虽说身上仍旧是粗布麻衣,但是各个面色红润健康,体魄健壮。

    当真是民富国富,民强则国强。

    “钱堆。”玄世璟走到钱堆的身旁,见钱堆正将笔放在桌子上,揉着自己的手腕,见玄世璟过来,钱堆连忙站起来。

    “侯爷有何吩咐?”

    “辛苦了。”玄世璟拍拍钱堆的肩膀,随后对着周围侯府的人说道:“今晚玄武搂,敞开吃,侯爷我请客。”

    “谢侯爷!”周围的人闻言,心中一阵欢欣,玄武搂的饭菜,平常可不是他们能够消费的起的。

    “钱堆,明日还得麻烦你,跟冯浩,你们两人商量商量,刚刚东山县的县令过来你也看见了,东山县的府衙那边也得上下打点一番,日后咱们庄子上有些事情,还得麻烦人家,多条朋友多条路,咱们给庄户们发了这么多东西,若是落下了府衙,就有点明摆着的罪人了。”玄世璟说道。

    “晓得了,侯爷,您看府衙那边,要送多少?”钱堆问道,若是给官家送年礼,这就不是几大车肉就能搞定的了,送现钱是最好不过的了,不过怎么个送法,还是要注意一些的,长安城的御史们,眼睛可都是比鹰隼还要锐利。

    “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平日里你也没少跟官家打交道,其中的道道,你可是比我清楚的很。”玄世璟笑着打趣道。

    钱堆点了点头:“成,侯爷,那我明日弄完做份账让人送到府上去。”

    “恩。”玄世璟应道,随后转过身去看向坐在一旁整理账本的冯浩:“冯浩,明日去的时候,你带上咱们庄子上庄户的户籍资料,刚才那东山县令跟我提起咱们庄子上庄户耕地分配的事情了,你也去询问一下那些十多年前的外来户,问问他们的意愿如何,若是真的愿意留在咱们庄子上,那山西凤凰县那边的他们的户籍将会被转到东山县这边来,相应的那边官府给他们分配的土地也会被收回。”

    “是,侯爷。”

    长安作为大唐的国都,周边的土地自然是别处无法相比的,不是说地质的好坏,而是临近长安繁华之处的价值,相应的,庄子上那些来自凤凰县的外来户,在这边分到的土地,自然不如他们原本在凤凰县的多,可能在那边他们会分到十亩地,这边也仅仅只有四五亩,当然,这也是打个比方而已,总之在长安城周边分到的土地,肯定不如那边多罢了。

    日薄西山,玄世璟和小吉乘上了马车,返回了侯府,只是这一天热烈的气氛,仍旧延续在玄武搂之中。

    鸿胪寺的典客署中,虽然已经是入了深夜,但是典客署中的一间房间仍旧灯火通明。

    “大相,听闻大唐辽东遭了雪灾,这两天长安城一直在忙活着辽东赈灾的事情呢。”禄东赞身边的一名侍卫说道。

    “还真是有意思,民间忙的热火朝天,朝堂上确实巍然不动。”禄东赞抚须说道:“大唐强盛,辽东这点事情,自然不用如此大动干戈,更何况各国的使臣还没有离开长安,大唐的太子已经亲自远赴了辽东,这便是大唐皇帝的用意。”

    “属下愚钝,不明白其中,到底是何意思。”

    “大唐的太子离开了长安前往辽东,这一行为举措,足以震慑周边,不要忘了,辽东周边可是四战之地,辽东领土多有被高句丽占据,至今仍有部分在高句丽手中,高建武表面对大唐毕恭毕敬,国内却征调数万民工修建长城以拒大唐,虽然辽东环境不足,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在紧紧的盯着这块肉的。”禄东赞说道:“不过这辽东的事情,跟咱们不沾边,现在咱们面前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为赞普求娶到大唐的公主,而这条路上的障碍,便是那东山侯!”说道此处,禄东赞手上一用力,手中的酒杯便碎了个彻底,那日在麟德殿,玄世璟屡次坏了他的好事,这让禄东赞心中已经对玄世璟有所不满,再加上玄世璟言语中说到吐蕃的环境,这让他心中对玄世璟的防范,更胜一筹。

    “大相,要不要属下去将那东山侯......”禄东赞身边的侍卫目光狠戾,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可!”禄东赞沉声说道:“这里是大唐长安,不是逻些城,大唐皇帝对那东山侯如此宠爱,他若是出了事,整个长安城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这不是咱们要的。”

    “那咱们该怎么办?”那侍卫眼中流出一丝急色。

    “别慌。”禄东赞挥了挥手示意侍卫稍安勿躁,随后从怀中掏出一柄镶满宝石的匕首,在手中把玩着:“那东山侯,年少得志,又深受圣眷,想来这长安城中,也是有不少眼红的.......”禄东赞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巴尔杜,明日你带上重礼去拜访长安城的各个官员,和亲一事,免不了要接住唐人的力量,而这些官员若是能在朝中替咱们说话,那和亲之事,便会有成功的可能了,至于东山侯.......”,禄东赞想起来玄世璟在麟德殿说出的那些话,手上动作将那精美的匕首抽了出来,狠狠的往桌案上一掷,那匕首便深深的扎在了桌案上......

    “暂时无须理会。”

    “是,大相。”巴尔杜应声。

    “对了,让罗丹去接触一番高句丽的人,对于高句丽而言,这东山侯,肯定也是个不讨喜的人。”禄东赞说道。

    “大相,要不要去拜访一番长孙无忌?”巴尔杜说道。

    “长孙无忌?大唐的国舅,咱们要求娶的,可是他的亲外甥女。”禄东赞笑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