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常乐-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一百零三章:常乐

    钱来的眼光自是狠辣非常,或许这人,有劝降的可能性,若是真的能够收归侯府,钱来不介意在李元景身边放上这么一双眼睛。☆→,

    这年头,反间计,探中探,都是套路。

    “哼,大块头,不要以为你真的与我打成了平手,若不是怕动静太大惊动别人,你以为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想与我打这么久?”与石虎打过的那黑衣人目光看向石虎,满满的一张嘲讽脸。

    “你这厮尽说些大话!”石虎不屑道,刚才在交手的时候,对方是否用了全力,这点儿石虎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石虎虽然憨厚,但是却不是傻,这种话在他听来,无非就是一种拙劣的激将法罢了。

    这孩子,看上去怎么这么像是初出江湖的样子。听到这黑衣人与石虎的对话,钱多不禁想到,若是这样,劝降的可能性大了,可是若是让他潜伏在李元景身边,就不够看了,单纯的孩子最容易被人忽悠。

    一时半会儿的,钱多也有点儿拿不定主意了,该怎么处理这些人?

    若是都杀掉的话,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钱多摸索着下巴上的胡须,可是要是不杀,难不成还要养着他们不成?又不是狗,养着还能看家护院什么的......

    弄到最后,这些个个手头功夫不错的黑衣人竟连狗都不如了......不知这些人若是知道面前乐呵呵的老爷子的想法之后会是一种什么表。

    “钱叔,现在侯爷还在宫中,府上没有侯爷坐镇,难免会有人将主意打到玄武搂,倒不如杀鸡儆猴,杀一儆百。”高峻提议道。

    钱堆附和着点了点头。

    珑儿没说话,只是看着钱多,似乎是想从钱多行事的方式上,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钱多常年坐镇二贤庄,这样的机会可不多,现在的珑儿正处于一个急速成长的阶段。

    钱多听了高峻的话之后又看到自己的儿子点头,皱着眉头深深的思索了一小会儿,说道:“长安天子脚下,虽说是这些人先来玄武搂滋事,但是咱们也不能把事情做绝,不然朝廷的官员肯定会将目光聚集到咱们身上来。”

    “爹,那您的意思是?”钱堆看向钱来,既要威慑住那些心思活泛的人,又不能弄死他们.......

    “绑了,打断他们的双腿,扔出去。”钱来说道。

    钱来从来不是个什么善茬,不然也不会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商场如战场,从来不比朝堂干净多少。

    这几个黑衣人听到钱多的话,都不禁打了个冷颤,这笑眯眯的老爷子,也忒狠了.......真的不再问点儿别的了?我们说还不行吗?

    被打断腿绑起来丢在街上......黑衣人门再也无法淡定了。

    打断了腿可还行?万一接不好这一辈子可就废了。

    “老爷子,别啊。”跟石虎打了一场的那个黑衣人说道:“您说吧,您想知道什么,但凡我知道的,我都告诉您。”

    果然,这人的心,根本就没跟荆王府的打手们在一块儿。

    钱来笑了笑:“这才乖,珑儿啊,写份罪状,让这些人画押,这东西以后侯爷肯定能用得上。”

    珑儿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去柜台里面找文房四宝。

    柜台的台面上的东西已经被砸的乱七八糟了,砚台都被磕成了两半,好在要写的东西不多,还能凑合着用一下。

    珑儿在柜台上铺好了上好的白纸,提笔蘸墨,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张,吹干了墨迹,这才走到这黑衣人面前,将罪状放到他眼前,又举着那半截儿砚台,示意他可以画押了。

    那黑衣人也是个利索的人,反正话都说出口了,能抱住自己这双娇贵的腿就成,至于荆王还有荆王府......呵呵,劳资不认识。

    那黑衣人很是痛快的在珑儿写的那张罪状上画了押,保住了自己的那双腿。

    手里有了罪状,钱来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不过这笑容在这几个黑衣人眼里,却是阴森恐怖的很。

    “小伙子很远见啊。”钱来笑着夸奖了一句,随后再次问了一句:“叫什么名字?你能与石虎这孩子打成平手,估计功夫也不若,可有意到这玄武搂来做事?”

    在他的同伙儿面前直愣愣的挖人,就算这人以后回到了荆王府,恐怕荆王再也容不下他了,更何况,只要这人不傻,恐怕再也不会回荆王府了,现在在场的人心里都有了底,荆王要完蛋了,谁还这么傻乎乎的往回跑。

    “在下的名字嘛,贱号常乐,至于老爷子您说的要我留在这玄武搂,还得容小的考虑考虑,毕竟荆王府欠小的的钱,还没还上呢。”常乐一脸贱笑的说道。

    “哦?荆王府还欠了你的钱?说来听听。”钱多饶有兴致的看着常乐。

    “事儿呢是这么回事儿,将近两个月前,荆王府上不是丢了本账嘛,听说是江湖上的高手给偷的,荆王府的长史就给荆王出了个主意,说在江湖上悬赏重金,寻找这本账本,而且无论是否找到,只要提供了有用的线索,就有百贯的赏钱。”常乐说道:“那会儿小的手头儿不是紧了些嘛,就想着到荆王府,拿下这笔赏钱。”

    “那你是知道了那账本的线索了?”高峻问道。

    这可是关乎这自己哥哥的事情,所以高峻听着格外的上心,虽然这事儿已经过去不少时间了,但是现在荆王府仍旧在外头有人四处搜寻着自己哥哥的消息。

    常乐摇了摇头,笑道:“行走江湖要是都像你这么老实,哥们儿我早饿死了,那高源我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知道他在哪儿?”

    “那你如何去荆王府讨这笔赏钱?”石虎问道。

    “当然是蒙的假消息了。”常乐得意道:“不过也不是瞎蒙,高源是出身二贤庄的高手,二贤庄在江湖上的地位,不是谁都能得罪的起的,于是我就跟荆王说高源拿了东西,回了二贤庄。”

    钱多一愣,这小子行啊,还真让他给蒙对了,怪不得那段日子凤凰山总是有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偷偷摸摸的在附近徘徊呢,感情那都是这小子领来的荆王府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