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唐朝合伙人-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三十九章:唐朝合伙人

    此时的玄世璟脑中突然萌现出一个想法,何不拉上李承乾和李泰一起来做些事情呢?一来自家的生意以后肯定会越做越大,朝中有人好办事是一说,若是靠山够大,背景够大又是另一说了。长安城中官吏不如狗,勋贵遍地走,当然这不是说官吏地位低下不受尊重,而是作为大唐帝都的长安,达官显贵实在是多如牛毛,别看玄世璟是个开国郡候,在这帝都之中还真排不上号,就算是开国公,也能一打一打的找出来。可是李承乾和李泰就不一样啊,一个是太子,一个是亲王,一个是帝位继承人,一个是宠冠诸王的皇子,若是跟这二人合作,绝对是互利互惠啊。

    这二来嘛,就不是玄世璟的私心了,他是希望通过一些事情来改变这兄弟俩,不在让这二人同历史上一般,争的你死我活,玄世璟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感情,从出生到现在,李承乾对他的好,他都记得,虽说玄世璟和王氏一样,不希望参与到皇子之间的大位之争的事情中,仅限于李承乾和李泰之间,因为二人若是相争,最后得利的可是还在长孙皇后身边读书的晋王李治。但是现在,最能对李承乾位子造成威胁的李泰已经和李承乾冰释前嫌,玄世璟倒是不介意有的没的引导一下这个大唐的悲情太子远离历史上那条偏执的不归路,玄世璟也想看看,李承乾和李泰二人能否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将大唐带上一条不一样的辉煌之路,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一定不能少了另一个人,那就是吴王李恪。

    吴王李恪同李泰一样,是李二陛下所有儿子中最贤能的,若是李泰仅是在文学上有非凡的成就,那李恪就可以用“文可提笔安天下,武可上马定乾坤”来形容了,关于李恪,玄世璟还从未见过他,对于他的印象,仅仅是从后世的一些影视作品中大概的了解了一些,但是他知道,若是当年没有长孙无忌的强烈反对,太子的位子就不会轻易的落在毫不相干的李治身上,要知道,李二陛下可是说过,诸皇子之中,只有吴王恪与他最是相像。李二陛下也一度想立李恪为太子。

    虽然素未谋面,但是受后世的影响,玄世璟对于李恪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所以心下打定,出了正月进宫入学一定好好好留意一下这位吴王殿下。

    “太子殿下,魏王殿下,世璟倒是有一想法,不知二位可否与世璟一起去书房探讨一番?”玄世璟看向二人。

    李承乾与李泰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随着玄世璟来到了侯府的书房,吩咐小吉守在门外,不许让任何人靠近。

    “世璟弟弟,到底是何事,弄的如此神秘。”李承乾看玄世璟这神神叨叨的架势,不禁好奇。

    三人围着书案盘膝而坐,玄世璟开口说道:“就眼前来说,只是造纸一事,就日后来说,事情可就多的去了。”

    玄世璟一开口,李承乾和李泰更是云里雾里的一头雾水。

    “简单点来说,就是跟二位殿下合伙做点小生意。”玄世璟见二人如此,也不妨说的直接一些。

    “做生意?”李泰看向玄世璟:“世璟,你堂堂一个侯爷,做什么生意啊?”

    “不做生意怎么养活我这一大家子人啊,光靠我那点儿侯爷的俸禄远远不够啊。”玄世璟说道:“二位殿下也知道,这长安城内的勋贵,哪家在外头没些生意。”

    “勋贵们外头有生意的事情孤倒是知道,只不过这都是底下的事,没人拿到明面上来说罢了,自先秦起,便将天下人划为士农工商四类,虽说没有明定这贵贱之分,但是我大唐确实是重农耕而轻商业,勋贵们若是明打着去经商,会被天下士族所轻视的。”李承乾说道:“其实之前孤也想着在宫外经营一些事物,只不过母后一直不同意,总是劝孤以学业为重,一来二去,也就将这事放下了。”

    “世璟想做的,可不是单纯的生意,也算是一件功利千秋的事情,所以才想着找二位殿下一起商量。”玄世璟说道,因为当他想到要拉着李承乾和李泰,未来还有李恪一起合伙儿的时候想的就不光是造纸这一件事情了,有些生意,只有皇家才能做。

    “哦?何事?”李泰问道。

    “造纸只是其中一件,二位殿下不妨多想一想,若是纸张有了足够大的改进,那些前朝所遗留下来的孤本典籍是否就能重新誊写,更好的保存下来,汇编整理,自成一库,魏王殿下,这算不算是功利千秋呢?”对于李泰这种偏爱文学的少年,玄世璟抛出一个极具诱惑力的诱饵。

    果然李泰听了玄世璟的话,眼睛都亮了。

    “可是若只是这些,世璟弟弟也不至于拉着孤跟青雀一起吧?”李承乾看向玄世璟,还是不明白玄世璟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简简单单的开个造纸的作坊而已,为什么要拉上两位皇子呢?

    玄世璟总不能跟李承乾说这是为了你哥儿俩好,为了大唐的长治久安这种话吧?若是传到李二陛下耳朵里,恐怕玄世璟就再也难以安生了。只是李承乾这么一问,玄世璟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这也是临时起意。

    玄世璟顿了顿,大脑急速飞转,给自己找了一套说辞:“因为世璟手上银钱有限啊,长安地贵,前些日子府上刚在西市上盘下一家店铺,这又逢过年,手上确实没有余钱了,所以想找二位殿下合伙。”

    这是什么烂理由!说出来自己都不信!玄世璟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回。

    李承乾思索一番,玄世璟说的开造纸坊对于他来说只是件小事而已,若是玄世璟想要去做,自己支持一番倒也没有什么,虽然说自己东宫那边的用度有限,但是省出一些给玄世璟也是可以的。

    “既然世璟弟弟缺钱用,那我回去之后便差人送过来一些给世璟弟弟周转,日后世璟弟弟赚了钱,再还我也没关系。”李承乾说道,其实还不还,他倒也不在意,他只是单纯的的以为玄世璟是因为缺钱,所以才找他和李泰来商量合伙的事情。

    只是李承乾没有往深处想,玄世璟若是缺钱,会拉上李泰这个刚与他熟悉的人吗,说白了,李承乾只是简单的将玄世璟看成一个孩子而已。

    李泰听了李承乾的话,想想也觉得玄世璟是缺钱用了,虽然刚刚玄世璟说誊抄孤本典籍编书成库的事情很有诱惑力,但是李泰是不乐想占玄世璟的便宜的,所以当即也开口说:“我跟大哥一样,也差人送些钱财过来给世璟,世璟尽管放心去做便是。”

    玄世璟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心中暗叹一口气,看来还是操之过急了,不过也无妨,就让他们送些钱财过来,就当做是入股了,当下也不再说拉着二人合伙之类的话了,点头同意:“既然这样,世璟就在此谢过二位殿下了。”

    山水有相逢,时间还长着呢,玄世璟心想,这种事情看来还得慢慢的潜移默化,毕竟若是现在以他四岁之身,做太多,未免也太过妖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