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论奶妈的重要性-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一百六十八章:论奶妈的重要性

    玄世璟按照大夫的指示,将自己上半身的里衣脱下,然后走到床边,上了床,趴在了床上。

    很快,那大夫便端着药碗走了过来,顺手拽了张胡凳放在了床边,将手中的药碗放在了胡凳上。

    那大夫将手伸进了药碗,沾了药水,在双手的手掌之间搓开,开始顺着玄世璟的背部推拿,偶尔会着重按压一番背后的穴位。

    趴在床上的玄世璟现在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疼,死命的疼,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喊出声音来,玄世璟也知道,这是大夫在帮自己活血通经,熬过这一阵,便会舒坦了。

    大夫在玄世璟的背上推拿了小半个时辰,虐的玄世璟整个人死去活来的,终于熬了过去,玄世璟便又听大夫开口说道:

    “公子是骑了一天的马?”

    “正是。”玄世璟忍着痛,咬牙说道。

    “那在下还是建议给公子的腿也推拿一番,否则,公子晚上入睡之后,小腿一定会抽搐。”大夫说道。

    也是,自己的腿到现在还酸软着呢,这种状态睡着了,别说小腿抽筋了,就连脚趾头,都会抽筋的。

    “好,那就有劳大夫了。”玄世璟应道,随后坐起身来,将裤腿挽了起来,躺在了床上。

    正面躺在床上,玄世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大夫的手法以及脸上的表情。

    越看玄世璟越觉得有意思,这大夫,一脸认真的神色,虽说房间里暖和,但是也没到能够让人出汗的地步,这大夫的额头上,还有鼻尖上,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水,这就说明,他在推拿时候所用的劲道,是很耗费精力的。

    “大夫这门技艺,可是从小学起的?”玄世璟问道。

    “嗯,这是在下祖传的手艺。”男子回答道。

    “当真不错,只是在这小镇上,生意应该不是很好吧。”玄世璟进来这镇上的时候,便粗略的打量了一番这小镇,住户并不是很多,只不过这是长安通往南方的一个小镇,所以来往的人不少,镇上客栈酒肆之类的比较多,但若是做推拿这一行,恐怕是不会太景气了。

    “勉强糊口,足矣。”

    “倒不如先生随我一同前往长安如何?”玄世璟问道,刚才玄世璟也想了想,日后手底下的兄弟外出,难免有个磕磕碰碰跌打损伤什么的,所以也是起了爱才之心,既然这人本事不错,若是能带到长安作为神侯府专用的医师,倒也是好事一桩。

    “在下谢过公子好意,只是在下恐怕恕难从命了,我从小在这镇上长大,已经住了有三十余载,已经在这镇上安家立业,所以,长安再大再繁华,也不是在下所向往的。”男子回答道。

    “若是我能助你在长安立足呢?”玄世璟说道,然后从旁边换下的衣服里拽出自己的令牌在这大夫眼前晃了晃:“说实话,在长安,我还是能说上那么几句话的,只要你能随着我一同去长安为我效力,房子、车子、票子、妹子,都不是问题。”

    那大夫抬头看了一眼玄世璟的令牌,见到那金灿灿的令牌上赫然昭示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诰封东山侯。

    眼前这人,小小年纪,竟然是大唐的一位侯爷,不过他为何要招揽自己一个小小的大夫呢?况且自己这个大夫不会治病,只有一点儿推拿的手艺。

    “侯爷严重了,在下已有家室,在这小镇上过的也算得上怡然自得,侯爷说的什么房子、车子、呃......票子什么的,在下不是看的很重。”

    “倒也是,关中的人啊,都恋家,不过话也不要说的太死,我现在要去荆州,离着回长安,还有些时日,这些时日,你好好想想吧,若是改变主意了,尽管带着你家人到长安便是,到了长安去玄武搂找一个叫钱堆的人,他会给你安排一切的。”玄世璟说道,对于一个推拿好手来说,玄世璟是十分需要的。

    神侯府,锦衣卫,若是真的像李崇义所说的那般,为了侯府也要在朝堂上经营一番势力,那未来的这些锦衣卫们出任务回来,磕磕绊绊难免有伤,倒不如在神侯府专门聘请这样一个大夫,若是日后去别家府上“借”东西受了伤,自己就能治,也不会泄露消息什么的不是。

    至于能治病的大夫,玄世璟早就在心中将孙应划拉到了神侯府的范围中了,等孙思邈回来之后,便开口要人便是,就算要不过来孙应,也能要到一个医术不错的大夫。

    神侯府,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不能缺少,尤其是能够救人命的这一类人,无论是副本还是pvp,身边有个奶妈,总是好的。

    “侯爷的好意,在下心领了,若是日后有机会的话,在下定会去长安拜访侯爷的。”

    这男子倒也没把话说死了,虽然现在过的安逸,但是多结识一位侯爷,总是好的,更何况还是长安城出来的,要知道,长安城虽说遍地权贵,但是这般年纪能够坐到侯爷的位子上的,定然不是池中之物了。

    “还未请教先生大名。”玄世璟看着这男子问道。

    “在下叶青。”

    “叶先生,如此,小侯日后便在长安城,恭候先生了。”玄世璟笑道。

    “不敢,不敢。”

    不管结果如何,玄世璟觉得叶青的手艺不错,先招揽着再说,至于他来不来,一是看时运,二便是看诱惑了。

    依照玄世璟的角度来看,若是叶青举家到了长安,为神侯府效力,他会过的比现在更好,但是好与不好,毕竟不是玄世璟说说就可以,有的人就是喜欢这般闲云野鹤的生活,各人有各人的追求不是。

    叶青为玄世璟舒了经络,一大碗的药液也用了个干净,玄世璟的上半身除却刚开始的疼痛不已,现在已经感觉舒畅多了。

    “侯爷今晚只需安心休息便是,明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只不过若是侯爷明日依旧继续骑马,在下也不敢保证明日晚上侯爷的身子......”叶青提醒道:“所以侯爷还是注意些为好。”

    “嗯,多谢叶先生提醒,不知叶先生可否配些药,交给我的手下?”玄世璟问道,这样一来,即使叶青不在,还能让高峻帮帮忙,不然这一路上,可怎么过。

    “这倒不难。”叶青应了下来:“我这就下去将药交给刚刚楼下的那位姑娘。”

    既然这年轻人是个侯爷,那刚才楼下那姑娘,想必就是这位侯爷的侍女了,叶青想道。

    “有劳先生了。”

    “侯爷无须客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