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所谓情谊,所谓利益-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一百七十七章:所谓情谊,所谓利益

    虽说玄世璟等人算是跑了出来,但是刚才的那一幕,也着实足够惊险,若是反应稍有不甚,那马车的下场,便是众人的下场。

    刚出了山谷出口,玄世璟等人便看到了等候在那里的珑儿还有常乐,两拨人马便又汇合在了一起。

    马车没了,玄世璟也只能老老实实的骑着马与众人赶路。

    石虎打马跟在玄世璟身旁,问道:“侯爷,刚才为啥不等他们出来,一下子灭了他们?被这么追着打,真他娘的憋屈。”

    “咱们现在最主要的目的是抓李元景,最宝贵的是时间,无须与这些人纠缠,能走便走,再者说,敌暗我明,不知道敌方具体情况下,不可莽撞。”玄世璟说道:“若是与之纠缠,恐怕今晚咱们赶不到商州城,就得露宿荒郊了,冬日里的秦岭,也不是全无危险的,咱们一帮人,人困马乏,就算遇上比埋伏咱们的那些人更若的对手,也很有可能会着了人家的道,所以,还是抓紧时间赶路来的比较实在。”

    “侯爷,这次他们没有得手,一定会再来纠缠咱们的。”高峻骑马在一边喊道:“难不成咱们就这么一直躲下去?”

    “一时之间,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咱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玄世璟回道。

    这说的倒是句实话,这帮人能提前在这里埋伏自己等人,肯定是收到了飞鸽传书,这人再怎么赶路,肯定也没有鸽子飞的快,也不知道长安城的那些杂碎,到底给多少人散发了消息。

    玄世璟心中思量着,今日这架势,绝对是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模样,肯定就是死活不论了,若是这一路前往荆州,前面都埋伏着人等着自己,那这条路,可就难走了。

    高峻也理解玄世璟说的这话,毕竟刚从那危险之地逃出来,一时半会儿之间哪儿能静下心来想什么对策,就算是想,要等到今晚到达上轴承吃饱喝足了坐下来仔细的思量。

    是夜,长安城,长孙无忌的书房。

    “父亲,孩儿不明白,父亲要将这些人掣肘在手中有何用,荆王的事情一出,这些人势必会被陛下逐出朝堂,说不定还会被问罪......”

    “冲儿,这些人虽说是一时糊涂,跟了李元景,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利用的价值,这些都是人大部分都是两朝老臣,在朝堂上没了用处,不代表在背地里没用处,他们手中还有人脉,还有消息,还有门路,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用到他们,所以,凡做事留一线,总是好的。”长孙无忌解释道。

    长孙冲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复问道:“那父亲,姓周的发出去的消息,咱们该如何处理?昨天晚上消息就通过飞鸽传书传出了长安,现在恐怕这一路,都是等着要截杀玄世璟的人。”

    “你想救他?”长孙无忌抬起头,淡淡的看了长孙冲一眼。

    “孩儿是想,当年父亲与先晋国公相交莫逆,好歹这玄世璟是玄家的一根独苗......”

    “冲儿,上辈的关系归上辈,莫要被这等事情扰了思绪,今日为父还要告诉你的是,任何情谊,在至关重要的家族利益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长孙无忌甚是认真的看着长孙冲说道。

    “是,父亲,孩儿知道了。”长孙冲点头说道。

    “对了,公主可回府了?”长孙无忌问道。

    “还没有,长乐说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能有如此好机会进宫小住,所以便打算在宫里头住上几天,说是要好好陪陪皇后娘娘,还要与晋王殿下还有晋阳公主好好聚一聚。”长孙冲说道。

    长乐公主与李承乾、李泰还有李治和晋阳都是长孙皇后所出,当年长乐公主下嫁给长孙冲的时候,晋阳还尚是婴孩,不过虽然如此,这么多年下来,晋阳与兄弟姐妹关系之最,恐怕还是要属长乐公主了,毕竟两人都是女子家,有些话有些事,就算是李承乾李泰李治三兄弟对晋阳再体贴,也比不上一个姐姐更加心细如发的。

    长乐回了宫中,便住在了晋阳的暖阁,两姐妹二人关系甚督,晚上自然会同榻而眠。

    值得一说的是,长乐公主的身体,这些年来似乎并不怎么好,原因便是遗传了李家的气疾之症,所以到了现在,虽说与长孙冲成亲多年,但是仍是一无所出,所以,长乐公主也是打算给长孙冲物色两个侍妾了。

    虽说将自己的丈夫与别的女人同享,心里的滋味儿不好受,但是谁让自己身体不争气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长乐从小跟在长孙皇后的身边儿长大,脾性随了长孙皇后,断然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让长孙家长房嫡子“断了”香火的。

    所以这几日住在宫中,也是长乐准备让自己静下心来,清静清静。

    夜晚,已经过了戌时,长乐和晋阳姐妹两个只着了中衣,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晋阳的闺房之中并不冷些,屋子里炭盆散出的热气将屋子里烘的暖洋洋的,在这寒冷的冬日,让人感觉甚是舒服。

    “皇姐,你真的要给姐夫找侍妾啊。”晋阳靠在长乐的肩膀上,糯糯的说着:“可是这样一来,姐夫会不会就不喜欢皇姐了。”

    “怎么会,兕子不要担心皇姐,皇姐这身子兕子也知道,都这么多年了......”长乐笑了笑说道:“驸马这些年来待我甚好,正是如此,皇姐心中才有愧,所以,这事等转了年,便看看长安城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皇姐如此,心中定是不好受吧......”晋阳的语气有些难过,是为了长乐难过,试想,哪一个女人愿意心甘情愿的与别的女人分享丈夫呢?

    “兕子还小,这些事情日后你慢慢就会懂了,所以啊,不要难过。”长乐笑着抚了抚晋阳的头发,说道:“不要说皇姐了,你呢?”

    “我怎么了?”晋阳一愣,问道。

    “还能怎么,姐姐当然想听你和那东山侯之间的事情。”长乐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