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单家与李唐-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二百七十五章:单家与李唐

    “老夫还是那句话,不要轻举妄动。”程咬金听到玄世璟的话后抚着下颌的胡须说道:“首先要确定,锦衣卫找到的,是不是单冲。若是单冲,璟儿,你亲自走一趟,千万要谨慎,。”

    长安城里某些高门大户家的嘴脸,程咬金是再清楚不过了,若说长安城最让人厌恶的,百骑司排第一,御史台排第二,那这些世家就逃不出第三的名头,从贞观年间开始,李二陛下已经逐渐的开始在朝堂上来控制世家对朝堂的影响,而世家出身的官员,也在一直孜孜不倦的对抗着李二陛下的这种控制,但凡能抓住一点儿机会,他们就能狠狠的回击回去,所以,既然侯府和国公府要保单冲,就一定不能惊动外人,神侯府那边甚至连大动作都不能有,今天锦衣卫在长安城大肆搜索,估计已经让一些人,闻到了风声。

    “程伯伯,要是找到单冲,又该如何?”玄世璟问道。

    “此事交由老夫吧,找到人之后,先带到卢国公府,若是受了重伤,也得有个正儿八经的疗伤的地方不是,至于剩下的,就是你要向陛下交差的事儿了,此事老夫自有决断,到时候你就跟陛下说,案子破了,人也抓住了,送进了老夫的府中便是。”程咬金说道。

    程咬金这是要为玄世璟一力抗下这件事儿,在程咬金看来,无论是东山侯府还是神侯府,自打过了年,就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不能再添波澜了。

    “兄长,这怎么成,这本就是侯府的事情,怎可连累兄长。“王氏出言道。

    原本若是程咬金说和秦叔宝一起去陛下那里说情,尚在王氏的接受范围内,可是现在程咬金想要将这件事情抗在自己肩上。这王氏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弟妹放心,既然哥哥将事情揽了过来,自然是有了办法。”程咬金笑道,随后看向玄世璟:“璟儿,这重点就在你这里,一定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单冲带到卢国公府,等风头过了,这单冲是留在长安还是回二贤庄又或者去常州,那就是你们之间的事儿了。”

    有些事情,太过于黑暗,一方面,程咬金希望玄世璟能早些挑起玄家的重任,一方面又不希望现在就让玄世璟接触到这个朝堂上的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可是无论如何,到走后都是要见到,想在长安官场之中特立独行,怕是行不通的,所以,程咬金也是想通过这件事情,让玄世璟看到一些在朝堂上看不见的东西,这件事,即使最后被陛下知道,不过是训斥一顿,惩罚一番罢了,这点儿小挫折,国公府还是受得住的。

    “弟妹,这次这件事情,就由老夫来处理,让璟儿跟在老夫身边儿,现在璟儿也长大了,你们府上的这份家业,就算是放在整个大唐,也算得上是大的了,有些事情,璟儿是时候该学着去处理,作为长安玄家的家主,也该多接触接触。”程咬金对着王氏说道,只是这话中,却是另有所嘱。

    “是,兄长且放手教导璟儿便是,妾身就不过问了。”王氏从座位上起身,向程咬金行了一礼。

    王氏知道,程咬金说这话,无疑就是要告诉自己,他要开始教导玄世璟一些东西,教导玄世璟怎样成为一个合格的大唐勋贵。

    玄世璟安安静静的站在书房中,看着程咬金和王氏之间说话,跟着程咬金处理这件事情,或许真的能够学到一些东西,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没有在大唐生活的时候,对于程咬金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小说演义中的那个挥舞着三板斧破阵杀敌的程咬金,又或者是民间俗语,但是无论是哪方面,这些民间形象反应的,都是程咬金的勇武,到了大唐才真真正正的知道,贞观朝堂上,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个个都是智勇双全之辈。

    民间形象会着重的突出一个人的某一点,若是程咬金真的是有勇无谋,又怎么会久经战阵一直活到高宗那会儿呢。

    王氏带着玄世璟回了侯府,因为玄世璟说过,锦衣卫那边有了消息就会送到侯府,到时候由玄世璟定夺。

    回去的路上,王氏和玄世璟坐在马车中,王氏看着一言不发的玄世璟,问道:“璟儿,你就不好奇那单冲吗?”

    “那单冲不是单伯伯的儿子吗?”玄世璟说道。

    玄家夫妇称呼单氏双雄为兄长,所以到了玄世璟这边,也是理应称呼一声伯伯的。

    王氏点了点头:“没错,单大哥一家都死在先皇手里,仅仅留下了这么一个血脉,当年先皇也是有意没有搜查,若是真的派兵去抓捕冲儿,想来冲儿也是逃不过的。”

    “当年先皇与单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玄世璟问道。

    玄世璟知道,当年隋炀帝在位的时候,高祖李渊还是隋朝的国公爷,而那个时候单雄忠不过是个江湖草莽,怎么看两家人都扯不到一块儿去。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当年先皇在前朝为官,遭到宇文述的猜忌,那宇文述便派出宫中精锐的禁军在半路中截杀先皇,好不容易在翼国公的保护下杀出重围,这时候远处一人一骑冲着先皇奔袭而来,先皇当时十分紧张,误以为是盗贼,便弯弓搭箭瞄准那人一箭射了过去。”

    “那人就是单伯伯?”

    “正是,先皇当年也没想到,他一箭射死的,会是二贤庄的大庄主单雄忠,从此,单家就跟李家结下了梁子,后来这件事情传到了宇文述的耳朵里,宇文述就向隋炀帝进言说潞州二贤庄单家兄弟聚众谋反,纠集乱党,隋炀帝便下令将单家人全都抓起来,到了庄子上,却只抓住了单大哥一家,当时单二哥已经离了二贤庄去了瓦岗寨,人被抓住之后,宇文述便向隋炀帝建议,由太上皇监斩,先皇被宇文述逼的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了这差事。”

    “这样,原本便积怨的两家,经过这件事儿,仇怨就更大了。”玄世璟恍然大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