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一步之差-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三百五十六章:一步之差

    “你有什么证据!”王敬直双手抓着牢房门的两个栏杆,质问玄世璟。

    “证据?神侯府抓人过来,就从来不缺乏证据,即便是在派遣刺客一事上没有证据,但是布政坊的那所宅子,足以让你身陷囹吾。”玄世璟笑道:“你自以为当初事情做的十分干净利索?可惜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初被你闹腾的家破人亡的那些百姓,岂会善罢甘休?墙倒众人推的道理你应该懂,现在你那宅子已经被查抄了,里面的一些女子也愿意出来作证,那些当初被你逼迫的他远走他乡的人,也有幸被锦衣卫找到一些,单单是这个罪名,你觉得陛下会放过你,还是南平公主会放过你?”

    “这些你都是如何知道的?”听到玄世璟的话,王敬直仅存的一丝侥幸也不复存在了。

    “简单,因为东郊的案子。”玄世璟回答道。

    “一个东郊的案子就能让你查到这么多?我不信!”

    “王家在长安的确算的上是显赫,帝都之外有官员攀附也是正常,那会儿东郊的案子胶着,我便让人去常州查探了一番,也是将那些官员的底细都查探清楚了,我就很好奇,王大人为官一向清廉,怎么可能会与搜刮商户钱财的官员牵扯到一起呢?可是那些官员却是的的确确依附在你王家的底下,顺藤摸瓜,查到你,自然不难,每年常州的这些官员都会往长安运送一批财货,这些财货都是要上交给王家,若是王珪大人知道这批财货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收下,所以,与这些官员有关系的无疑就是你,或者是王崇基。”

    “那布政坊的宅子你是如何知道的?”王敬直问道。

    “早在先前,就在长安城查出你有豢养外宅,只不过不知道你那宅子的地方罢了,也是偶然,你那日与郑家的人相会,被我府上的人跟踪了......”玄世璟笑道。

    王敬直仔细一回想,自己与郑家的人见面的那一天,的确有个男子在尾随自己,只不过后来又出来一女子,当时自己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事情竟然坏在这两人手上。

    “真是没想到,当初一个不注意,竟然被人钻了空子,大事坏在了两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身上。”王敬直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禁一直摇头。

    玄世璟笑了笑,即便是没有赵元帅和江慕晴的误打误撞,那天晚上秦冰月不是也把消息给送来了吗?可以说玄世璟知道布政坊的宅子,说偶然也是偶然,或许这件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到了这个时候,玄世璟对于秦冰月还真是有些感激。

    “玄侯,我还有一事想问,望玄侯告知。”王敬直看着玄世璟,语气十分认真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与我大哥一起合谋的,今日恰巧在这个时候你将我带走,是不是你早就算计好了的。”

    玄世璟自然不会告诉王敬直他与王崇基之间的事情,看破不说破,即便事实是王敬直想的那般,但玄世璟也不会说出来。

    “你已经到了神侯府的牢房之中,有的是时间去想明白,从东郊的案子开始,你便是一步错,步步错,有今天的结果,大半也是你咎由自取,若是当初在东郊的案子上你没有因为一己之私为那些人强出头,或许今天的结果是否是这般,还是两说,而现如今,东郊的案子牵扯出来的不少事情,让当初的那批官员也是遭了秧,现在恐怕后悔的,不只是你一人。”说罢,玄世璟转身,离开了牢房。

    “侯爷,常大人回来了。”刚刚走出牢房,便有锦衣卫到玄世璟面前禀报:“常大人此番在布政坊查抄了不少东西,现在已经运回了神侯府,还请侯爷前去过目。”

    玄世璟点点头,朝着前院走去。

    自回了神侯府之后,玄世璟带着人直接到了牢房,而房遗爱则是在前厅等候常乐的消息,因为怕时间来不及,所以在常乐带人去布政坊抄家的时候,玄世璟和房遗爱便带人去了王府抓人,现在看来,幸好玄世璟与房遗爱早去一步,否则等到这个时候,怕是会晚上一步。

    到了前院,整个神侯府大半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一大部分锦衣卫都在从外面的马车上向宅子里搬运东西,看来这一口口的大箱子,就是常乐抄家的收获了、

    “属下参见侯爷。”见到玄世璟过来了,常乐转身朝着玄世璟抱拳行礼。

    “免了,收获如何?”玄世璟走到常乐身前,目光扫视过来来回回搬运箱子的锦衣卫问道。

    “回侯爷,收获不菲,钱财之物都已经搬回了神侯府,如何处置,还请侯爷示下。”

    “房兄。”玄世璟朝着站在一边的房遗爱喊了一声。

    “恩?何事?”

    “房兄,从布政坊查抄回来的钱财还要劳烦房兄做一份账本,明日早朝进宫之后,我打算将这账本交给陛下,连同这些财货一起,移交给内务府。”玄世璟说道。

    “移交给内务府?玄侯,为何不是国库?”房遗爱不解的问道。

    房遗爱大概听到过一点儿风声,说现如今的国库已经空虚,陛下正找户部要交待呢,朝堂上针对此事的动静也不小,已经有大臣上奏说要开放内务府来补贴国库,被一些武将一顿冷嘲热讽了回去。

    笑话,内务府的钱若是调到了国库,那将来的这仗拿什么打?打起来岂不还是处处受户部的刁难,这么大的一个国库都能让你们户部的人给败光,即便是将内务府的钱贴进去,有多少,还是要败多少。

    这般言论一出,户部的侍郎当场被气的翻了白眼。

    这个时候玄世璟去给国库雪中送炭,一来是破坏了李二陛下的计划,二来得罪了大批武将,玄世璟可是认为侯府是武将出身的,三来,即便这钱送到国库,杯水车薪,而且人家领不领情还不一定。

    堂堂户部,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小小的神侯府来救济了。

    这个世道,面子可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