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李承乾的感情生活-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四百七十章:李承乾的感情生活

    将江慕晴安排到暖阁之中也是玄世璟最先考虑的,虽然说要查东宫的事情将人安排到东宫最为便利不过,但是东宫之中,江慕晴在宫中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虽然江慕晴功夫不错,但是历来宫里下边这些宫女太监之间的斗争也不输后宫嫔妃之间的争斗,所以还是将江慕晴放到暖阁,最为安全。

    走进了暖阁的院子当中,远远的玄世璟就被暖阁的小太监发现了,那小太监见了玄世璟之后立即就进了暖阁跑上去向晋阳禀报去了。

    玄世璟来到暖阁前面的空地上,去年移植的两颗梧桐木现在也已经展现出了绿意,虽说是移栽过来的,但是在宫里人的照料下,生长的还是很不错的,等到了夏天的时候,这空地上,也能有一处阴凉,正好覆盖着秋千椅,坐在上面,也不会被炎炎的烈日晒到。

    玄世璟在秋千椅上坐了下来,微微的晃动,春风拂面,倒是能享受片刻的安宁。

    这个时候的太液池上也是春意盎然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微风拂过,水面上波光粼粼,倒真是有这么一番意境在里面。

    玄世璟就坐在秋千椅上等着晋阳下来,反正方才已经有小太监上去禀报了不是,坐在这里也等不了多长时间。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晋阳便从阁楼上走了下来,出了大门就看到了坐在秋千椅上的玄世璟。

    “璟哥哥。”晋阳欢呼一声,走到玄世璟身旁,也在秋千椅上坐了下来。

    “这几日一直在暖阁呆着?”玄世璟问道。

    “是啊,要不就是去父皇母后那边转转,时间久了,也觉得十分无趣,今日璟哥哥怎么到兕子这儿来了。”晋阳笑道。

    晋阳一问,玄世璟还有些不好意思了,平日里也不怎么进宫来看人家,这一来,还是有事相求。

    晋阳见玄世璟表情微妙,只是笑了笑,说道:“璟哥哥但说无妨。”

    “好吧,其实今日进宫来与陛下商谈了一件案子,需要神侯府派遣个人进入宫中,协助锦衣卫探查,所以我思来想去,觉得把人安排在你这边儿会比较方便,就想跟你谈这件事儿来着。”玄世璟说道。

    “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不过父皇怎么会让神侯府派人进宫来呢?璟哥哥最近不是在查春闱作弊的案子吗?”晋阳说道,其实晋阳是想问是不是真的是跟宫里的人有关系,毕竟当初殿试的题目是放在皇宫之中的。

    “春闱作弊的案子差不多也要结束了,过两天收收尾也就完事儿了,不过这次要查的事儿,可能与你大哥有关系。”玄世璟说道,说话之间,看了看站在四周的太监和宫女。

    晋阳心领神会,挥手将周围的太监宫女都遣退了下去。

    “璟哥哥,什么事情啊,为何说涉及到我大哥呢?”晋阳看向玄世璟问道。

    见四周的人都退下去了,玄世璟这才说道:“长安城部分百骑司要调派到辽东去,去做什么兕子你也猜得出来,原本这些百骑司手中没完成的事儿就移交到了锦衣卫的手上,上午我接到消息,看了一下,长安城中百骑司查到太史局韦灵符,往后牵扯扯上了太常寺的乐童称心,然后又顺藤摸瓜查到了东宫,我约莫着,这事儿肯定是对太子殿下的名声有损,所以就进宫走了一趟,如果能安排锦衣卫来查这件事儿最好,宫里头的人,虽说对陛下忠心耿耿,但是我更担心的是他们受不了威逼利诱,这件事儿不能传的太过,最好将消息控制起来,所以就将江慕晴安排进来,想将她安排到暖阁,有你照料着,查起案子来也方便。”

    “然后父皇同意了?”

    玄世璟点头道:“恩,刚才德义公公已经去尚宫局安排江慕晴的身份去了,晚一些,就能进宫了。”

    “如此也好。”晋阳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事儿其实我也有注意到,还是偶然间去东宫的时候,听到东宫的一些下人说的,这几天我也在打探这件事儿,不过一直没有什么头绪罢了。”

    “你也听说了?难道这事儿在东宫已经传开了?”玄世璟皱眉问道。

    晋阳摇了摇头:“还没有,只是去东宫的时候听一太监和一宫女两人之间说起这事儿,我听了之后就上了心,让人将这俩人带到了东宫书房审问了一番,后来也跟大哥说过这事儿,现在大哥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了吧。”

    既然李承乾已经注意到了,也就说明东宫的那些闲言碎语也已经被他压下去了。

    虽说闲话没了,但是玄世璟可不认为这当中就没哟韦灵符和称心的事儿了,事情是因为他们而起,所以到最后的结果,怎么也要查出来,这可是一宗“千年悬案”了。

    历史上李承乾从做了大唐的太子之后就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者一个合格的太子,无论是李二陛下还是朝堂上的大臣都对李承乾是赞不绝口,就算是在民间,李承乾也有了足够高的名望,可是为什么到了后来整个人就越来越暴戾了呢?

    大部人都认为是李承乾后来骑马打猎不小心摔断了腿成了一个残废,加上李泰觊觎皇位给李承乾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李泰与李承乾之间的关系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可是李承乾心里也应该明白,李二陛下没有丝毫要废黜他的心思,可是他仍旧走了这么个极端,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历史上是李二陛下杀了称心,李承乾认为这是李泰在背后捣的鬼,这才明目张胆的兄弟两个反目成仇。

    也就是说,称心,是个导火索

    说来也是奇怪,李承乾之前的生活作风一直都很正常,难不成就是因为这称心长的太过妖孽,就把李承乾一直男给掰弯了?不但给掰弯了,还对称心爱的死去活来的,就算是称心被李二陛下处死之后,也在东宫之中单独建造一个屋子,来供奉称心的牌位。

    这段“旷世奇恋”想想都觉得太过玄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