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乔迁之喜-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四十章:乔迁之喜

    “等钱堆来了,孩儿就与他商量。”玄世璟说道:“正好,道政坊那边第一批宅子也快要出来了,就在那边给钱堆选一处宅子做为咱给他的新婚贺礼吧。”

    “道政坊?来得及吗?”王氏问道:“而且那边即便是赶工赶出来,也不能当即就住进去吧,周围一大片宅子还都没收拾呢。”王氏说道。

    “这道无妨,那是他们的婚房,即便是成亲之后,也就在那里先住上几天,燕来楼还有玄武楼都离不开他们,在燕来楼委屈他们一阵子,以后那边的宅子都建成卖出去就好了,那地段将来在长安城勋贵圈子里,肯定是万金难求。”玄世璟说道。

    “成,这事儿既然你有主意,那你就来安排就是。”王氏说道。

    “是,孩儿知道了。”

    长安城那边,钱堆率先的带着玄武楼的人来到庄子上,一到庄子上,玄武楼的厨子杂役立即将马车上的东西搬运进厨房所在的院子,厨房空间不够,直接在院子外面搭建锅灶。食材被一筐筐的搬运进院子当中,厨子的下手杂役开始处理食材。

    而院子外面,庄子上的庄户们接到了主家在庄子上办流水宴的消息,纷纷带着自己的家人,拿上礼物来侯府祝贺。

    秦玉心是坐着马车来的,她还是第一次来侯府,无论是之前长安城的侯府还是现在庄子上的侯府,玄世璟让秦冰月在大门口等着秦玉心,等秦玉心一来,就让他带着去后院儿,后院儿才是女眷的席位。

    今天的客人不仅有秦玉心一个女眷,还有长安城的几位国公夫人,自然是要分为两席的,王氏不在意秦玉心的身份,但是不代表其它几位国公夫人不在意。

    前院儿中院摆上了几十张桌子,却已经是人满为患,宅子大门口外也打起了简单的桌子,这些桌子还是现凑的,你家一张我家一张,从庄子上的庄户家里借来的,长条板凳往四周一放,这就能坐不少人,庄子上的小孩儿在大门外和前院儿之间穿梭,宅子里的下人碰上,叮嘱一句小心看路,接着去忙活自己的事儿,今天是个好日子,谁都不会因为谁家的小孩子不懂事去斥责。

    庄子上的庄户们也是对自家的孩子提尔面命,不得去中院和后院,要懂规矩。

    厨房那边效率很快,厨子们挥舞着大勺,很快,一盘盘的菜品被端了出来,光是传菜的仆役,便有十几人,一人端着一个大托盘,上面能放四盘菜,开始一一为各个桌子布菜。

    在宅子里外仆役都在忙活的时候,玄世璟也来到了宅子的门口,算了算时间,几位国公爷也快要到了,身为后辈,肯定是要在门口等候才不算失了礼数。

    在宅子门口等了一刻钟左右,果然看到了大路上的几辆马车,估计是在路上遇到了,就一起过来了,看那马车的规格,就知道是几位国公爷来了,而且,谁家的马车,玄世璟都能分辨出来。

    国公爷们都带着家眷来的,所以宅子门口小吉回来之后和小欢都在门口,准备着迎接几位夫人。

    “小侄见过几位伯伯,伯母。”

    马车上的人下来,玄世璟上前行礼。

    “得了,别那么多规矩了,赶紧进去,门口这么多人不是个多停留的地方。”程咬金说道。

    “是是是,里面请。”玄世璟将众人请到了服里面,几位女眷则是在小欢和小吉的带领下去了后宅,与王氏同席。

    而后院,王氏已经与早先到来的秦玉心说了好一阵子话了。

    “玉心,既然这样的话,那明日,我就让人去算个日子回来,给你和钱堆先将亲事定下,钱堆那孩子,整日里忙着做生意,也是个额榆木脑袋,以后啊,你们两个在一块儿,你可别跟他一样。”王氏笑意盈盈的嘱咐道。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子出嫁便从夫,夫人说的,玉心尽力去做就是了。”秦玉心也是笑着回应。

    要么怎么说人以群分,钱堆是个商人,秦玉心也是个商人,两个人走到一起,有共同的语言,或者说,都是一心将注意力扑到生意上的人。

    前对这边玄世璟也已经跟他提过了,结果只是换来一句全凭侯爷做主。

    成,做主就做主吧,这事儿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就是掐算个日子然后把老钱请过来,然后就没他玄世璟什么事儿了。

    结婚的又不是他玄世璟。

    屋子里的宴席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客人来了落座,侯府的宴席就是一张大圆桌,上面放个转盘,转盘上放菜品,众人围着桌子坐下,在一起有说有笑,不像别家府上,吃个饭两人坐老远。

    皇宫之中的宴饮更甚,两人交谈都要用喊的,也难怪每次赐宴到了最后都是乱糟糟的一片。

    显然侯府这般小规模的聚会,就随意多了,这些老将军们也乐意这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吃饭喝喝酒,喝多了就回忆当年,就吹嘘自己。

    厅内分为了两席,一席是这些国公爷聚在一起,另外一席就是神侯府这边,房遗爱,赵家兄妹,还有钱堆,常乐和高峻两口子,玄世璟也将自己的席位安排在这里,只不过一开始肯定是要先在国公爷们这一席作陪一会儿。

    李泰终究没能来成,也不知自己闷在府里忙活什么,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

    “小子,无缘无故的这么搬了家,你就不怕宫里头对你又什么意见?”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孝恭看着玄世璟问道。

    “自从前些年庄子上的宅子修好,小侄就有意要搬到庄子上来住,这回从辽东回来,也是正好,长安城对于小侄来说,太压抑了。”玄世璟笑着回应道。

    “你小子倒是出息,你长安城的那所宅子,哪儿哪儿不比你庄子上这个气派?更何况,那宅子,可是意义非凡啊。”程咬金唏嘘道:“就你事儿多,还跑这么远的地方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