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死罪可免-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六十三章:死罪可免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大唐第一少最新章节!

    房玄龄悄悄的回头看向了玄世璟,见到玄世璟正跪在那里冻得浑身发抖,不由得更加侧目。

    玄世璟感受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房玄龄回头看着自己,也看到了房玄龄正在朝着自己使眼色。

    现在应该到了自己说话的时候了吧

    李二陛下嘱咐自己一定要来参加早朝,当中是否也由这么一层意思,还是说,李二陛下心里早就想到了这种办法,来保党仁弘一命?

    “陛下。”玄世璟出言说道:“长孙大人说的不错,功过相抵之下,加之陛下如此言真意切的乞求上苍,死罪可免,这么多年,党仁弘在广州也并非毫无建树,至少据臣下所知,南方蛮夷之地在党仁弘的治理下,大大的开发了不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是啊,陛下。”

    诸多臣工见李二陛下铁了心要留党仁弘一命,也只能松口,总不能一直都跪在这里吧,一国之君都做到如此地步了,还要怎样?

    “德义相公,还请扶陛下起身。”玄世璟看向德义说道。

    德义点点头,跪在地上扶着李二陛下的胳膊,将其扶起之后,自己才起身。

    “诸位爱卿也都起来吧。”李二陛下转过身来说道。

    “是。”

    跪的时间有些长,玄世璟起身的时候腿都已经没有知觉了,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身边的戴胄伸出手支撑柱了玄世璟。

    “玄侯小心些。”

    没想到老戴这人还挺暖心的。

    一干人等回到了太极殿之中,李二陛下重新坐到了榻上。

    “德义,拟旨,朕自下罪己诏,朕有三罪,知人不明,一也;以私乱法,二也;善善未赏,恶恶未诛,三也。另外下旨,广州都督党仁弘,其罪人赃并获,但念其旧功,留其一命,削官为民,徙于钦州,查抄其家产,尽数充公,府上婢者,充官,丁者,充军。”

    “诺。”德义应声。

    旨意一下,便会由德义带着口谕到中书省,经过两省复核之后下发,这才算成了定局。

    而今,门下省和中书省的官员尽数在朝堂之上,这道旨意,当着朝中文武百官颁布,再去门下和中书,也是走走程序罢了。

    今天的朝会时间的确长了一些,长到已经耽误了玄世璟吃午饭了,饿着肚子从太极殿出来,玄世璟看看时间也已经是日当正午了。

    “有段日子没有见到晋阳了吧

    玄世璟拉住一个小太监,询问了一些事情,随后让小太监带着自己往暖阁方向走去。

    李二陛下给的腰牌还能够用,至少在宫中逛逛还是可以的,而玄世璟也不会自己作死往后宫去走。

    皇宫中的景色十几年如一日,没有一点儿新鲜感,所以玄世璟很快就走到了暖阁,中途也没有耽搁。

    到了暖阁的院子当中,让人通禀了一声之后,玄世璟就在院子当中等候。

    下了朝之后,熊皮大氅就被玄世璟拿了回来,还是这东西捂在身上比较暖和。

    “璟哥哥!”视线内,晋阳出现在暖阁的门口,紧接着朝着玄世璟这边走来。

    “好久不见,兕子。”玄世璟伸手想要默默晋阳的脑袋,却被晋阳十分灵巧的躲了过去。

    “都跟璟哥哥说过多少次了,摸头会长不高的。”晋阳笑道。

    “这是谁告诉你的歪理邪说,璟哥哥去揍他去,再说了,兕子也不矮嘛,现在兕子年纪还小,等到长大了,肯定会长的高高的。”玄世璟笑道。

    “不说这些了,璟哥哥今日怎地有心来兕子这里啦,怎么?良心发现了?”晋阳取笑道,一边说一边拉着玄世璟到院子当中的藤椅上坐下。

    “今日上早朝,下朝这不就顺道过来了嘛,对了,让人准备点儿吃的,我现在还饿着呢。”

    “原来璟哥哥你是到兕子这里觅食来了。”晋阳捂着嘴嫣然一笑,随后吩咐身边儿的宫女去尚食局准备写吃食送过来。

    “璟哥哥这是刚刚下朝?”

    “对啊,今天的朝会,可是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呢。”玄世璟苦笑一声:“原本没有我什么事儿,奈何陛下生生的把我牵扯了进来。”

    “哦?为了何事?”晋阳问道。

    “兕子可知道党仁弘?”玄世璟说道:“六月的时候马周不是去广州了嘛,回来的时候把党仁弘也带了回来,党仁弘在广州犯了事儿来了,这事儿在长安闹得沸沸扬扬的,昨日陛下为了躲那些大臣,已经是休朝一日了,但是总不能一直躲着,今天就是为这事儿下个结论的。”

    “党仁弘党大人,这个兕子知道,兕子听说过他的事,却不知今日竟然为了党大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晋阳惊叹道。

    “现在也不能叫他党大人了,虽然命保住了,但是却是削官为民,发配钦州。”玄世璟感慨道:“这个下场,也已经陛下竭尽全力的结果了。”

    “父皇还是念旧情的。”晋阳附和了一句。

    “是啊,也加上当年党仁弘一家子的确付出不少,不然今日的案子,党仁弘怕是得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贪赃百万啊”

    “璟哥哥见过党仁弘了?”晋阳问道。

    玄世璟点头:“见过了,不过我觉得,在党仁弘离开长安被押送到钦州之前,我还得见他一面。”

    “唉?为何?若说临行之前父皇会见他一面,这个兕子倒是能够猜到,璟哥哥要见他,是为何?”晋阳问道。

    “为了南方。”玄世璟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党仁弘在广州做都督有些年头了,虽然贪于享受,但是对于南方的了解,谁都不敢能够比得过党仁弘,而玄世璟要去见党仁弘,目的就是为了多了解一下南方,能够尽早开发南方。

    北方这片土地养育了太多的人了,乱世之中人口锐减,看不出端倪,但是现在逢贞观盛世,人口骤增,还需早作打算啊。

    南方在玄世璟眼中是片宝地,是片福地,仅仅是在气候上,就种粮来说,优于北方太多了,有了前隋的运河,南粮北运不是难事。

    所以说,杨广并不是一点儿好处都没给后人留下。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