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拜访张家-大唐第一少-赛车比赛游戏网
大唐第一少

第一百零六章:拜访张家

    “这就很显而易见了,管家和门房见过凶手。”玄世璟说道:“张家这次**,死了三个人,门房,管家,还有张家少爷,死在了张家宅子里,张家少爷和管家死在大厅,门房死在了前院儿的房间里,这就说明,凶手很有可能是张家少爷熟悉的人。”

    听了玄世璟的话,秦冰月也陷入了沉思,接着说道:“侯爷说的有道理,这门房给客人开了们,后来管家带着客人去了大厅,所以算起来,死了的三个人,都是见过凶手的人,而其余的人,因为大晚上的关系,不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就是在后院儿,并没有涉足前院儿,所以就没有见过凶手,而凶手想要将整个宅子里的人屠戮殆尽而不放过一个漏网之鱼,显然不可能。”

    “凶手的人数不会多,若是人多,金吾卫再怎么不堪,也能发现些什么不寻常的地方。”玄世璟说道:“所以接下来,咱们去张家,问问张家的人,最近张家少爷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就是了。”玄世璟说道:“这案子目前来看,并不是深恶难以解决的悬案,长安府尹连案子都不破,直接就呈交给大理寺,实是尸位素餐啊。”

    “帝都的父母官不好做,一个不谨慎,怕是要丢了官帽,所以也能理解。”秦冰月走在玄世璟身边说道。

    理解是一回事,但是朝廷养着官员也不能吃白饭,治安有金吾卫,破案有大理寺,那还要这府君做什么。

    在东市溜达一圈儿之后,玄世璟和秦冰月去了张家大宅,因为张家昨儿个夜里出了事儿,到现在,张家大宅的宅门仍旧是紧闭,而张家大宅周围也有那么几个围着想要看热闹的人。

    秦冰月敲了敲张家的大门,们里头传来一闷闷的声音。

    “谁啊,现在府里不待客。”

    “我们是官府过来查案的,开门。”玄世璟对着大门里的人说道。

    听到是官府的人,张家大宅的大门这才缓缓打开。

    秦冰月和玄世璟身上穿的都是锦衣卫的官服,张家的下人还是认得的,便将两人放了进来。

    “现在张家谁在做主?”玄世璟进来之后问道。

    “回大人,老爷在外地还没有回来,现在张家一切都是少夫人在操持。”那小厮回答道。

    “找个能坐下说话的地方,让你们少夫人来见我。”玄世璟说道。

    “是,大人请稍等。”小厮说完,便朝着后院儿跑去。

    原本像他这种家丁是去不得后院儿的,可是现在张家也是个特殊时候,太多的事儿等着张家少夫人去处理,所以也就顾不得这么多规矩了。

    前院儿大厅昨夜已经烧毁了,连带着大厅附近的几件房屋,张家这大宅比起那些高门大户的府邸自然是比不上,前院儿也没有旁人想像的这么大,所以昨天晚上这一把火,几乎烧了小半个前院儿。

    现在玄世璟带着秦冰月过来查案,弄得前院儿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不多时,张家少夫人带着身边儿的侍女从后院儿出来,来到玄世璟面前,福身行礼。

    “草民参见大人。”

    “少夫人免礼,可有能坐的地方?”玄世璟拱了拱手:“唐突了。”

    张家少夫人摇摇头:“大人,请随草民到书房一叙。”

    张家少夫人将玄世璟和秦冰月请进了书房,随着玄世璟和秦冰月往后院儿走,看到了张家大宅后院儿已经是一片缟素,虽然张家少爷的尸体仍旧在府衙之中停放着,可是张家这边已经开始搭建起了灵堂。

    “前院儿因为是命案现场,官府的人不让动,所以一些事务只能放到后院儿了。”张家少夫人一边走一边对着玄世璟解释。

    来到书房,玄世璟和秦冰月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而张家少夫人则是坐在了主位上。

    张家的丫鬟很快端上了热茶,随后站在张家少夫人的身侧。

    张家少夫人是新寡,寡妇门前是非多,玄世璟明白,张家少夫人也明白,这书房本是张家少爷处理事情的地方,现在玄世璟和秦冰月进来,虽然有些不合适,但是也没有别的地方好去了,毕竟后院儿是人家家里隐秘的地方,玄世璟和秦冰月身为陌生人,不能随意走动。

    “不知大人有什么想问的,草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张家少夫人说道。

    “恩,就是关于张家少爷在这两天,可有接触过什么人?或者是,与什么人结下怨?”玄世璟问道。

    张家少夫人闻言之后,陷入了沉思,不多时,抬起头来看向玄世璟:“前日里,我家夫君去了东市,但是具体做什么,我一个妇道人家就没有多问,再就是我家夫君去东市前,在府中见过一个人,一个女子,听下人说那女子很年轻,是穿了男装来的。”

    “年轻女子?你没有亲眼见过吗?”玄世璟问道。

    张家少夫人摇了摇头:“没有,我一直在后院儿看着孩子,前院儿的事儿鲜少插手,此事还是府上的下人告诉我的。”

    “这就麻烦了,府上可有人见过那女子的相貌?”玄世璟问道。

    “这”张家少夫人看向身边儿的丫鬟:“小玲,一会儿去交代下边儿的人问问,有没有见到前日来咱家的那女子的相貌。”

    “是,夫人。”小玲应声道,出了书房,吩咐下边的人去询问之后,便再次回到了书房。

    “如此的话,昨夜你们府上有客人登门,你也是不知道的?”玄世璟追问道。

    张家少夫人摇头:“这个我知道,因为当时我正在这书房之中陪着夫君教导孩子读书识字,前院儿的管家就过来说是有客人来找夫君,在夫君耳边耳语了一句之后,夫君便和管家离开了书房,现在想来,说不定管家对夫君说的,就是来客的身份了。”

    玄世璟摸索着下巴思索着,现在看来,见过登门的访客身份的人,就只有三个人,那就是死去的那三个人,剩下的,只能寄希望于之前见过来宅子里的那个女子相貌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