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世界意志-诸天投影-赛车比赛游戏网
诸天投影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世界意志

    “大师姐?”

    顾少伤哑然失笑。

    他自然可以判断出来澹台晴儿说的都是真的,一个十岁的孩子,能独自跑出来找自己。

    即使有父母的默许,也算极为不容易了。

    “这个世界,你也是有师兄,师姐的。”

    顾少伤探手抚摸她的小脑袋,微微一笑。

    她既然有勇气脱离父母的羽翼,作为师傅,顾少伤又怎么可能拒之门外?

    当下牵着她的手,缓缓向山下走去。

    “师兄师姐?”

    澹台晴儿微微一愣,顺从的跟着顾少伤向山下走去。

    数十万的奴隶,覆盖整个神斧山,在旭日商行的管事的派使之下,忙碌着。

    这些奴隶都是世家征战的战败者,多少都有修为在身。

    即使看似十几岁的少年,也可以轻松抱起数百斤的巨石。

    建筑修建的极快,大殿已经初见规模,预计一年之内,就可以完工。

    顾少伤略微看了几眼,就拉着澹台晴儿向南山城走去。

    “师傅,你要组建军队吗?”

    澹台晴儿看着沿途不断忙碌的青壮奴隶,好奇问道。

    端木大陆,无论是门派还是世家,都有为数不少的武者军队,以保障自身地位。

    澹台家族就有为数众多的军队,旭日商行更是有二十万武者军队,北寒域的天风家族更是拥有五十万军队!

    顾少伤既然起意要开宗立派,除了弟子之外,自然也是需要军队的。

    这些奴隶,就是顾少伤军队的土壤,他的打算,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嗯,不错。”

    顾少伤看着四周面带敬畏的奴隶,微微点点头。

    端木大陆之上的奴隶贸易横行,但是也极少有人将奴隶编入军队里面,即使是有,也只有极少一部分。

    而顾少伤本就是孤家寡人,想要短时间拉出一支军队,自然只有从这些奴隶身上下手。

    “可是”

    澹台晴儿看着顾少伤,欲言又止。

    “无妨。”

    顾少伤明白她的意思,淡淡一笑。

    以他的手段,即使组建一支奴隶军队,也不怕他们造反。

    两人走进南山城,顾少伤为澹台晴儿安排了房间,让她住下,叮嘱了两句,自己就回屋了。

    澹台晴儿在与顾少伤分离的这段时间,并未冒进,此时也还是后天圆满的境界,不过,她的根基也勉强达标,足以突破先天境界。

    顾少伤提点了两句,也并未放在心上。

    以她满值的根骨加之顾少伤所传授的画面,自然不会被区区一个先天境界所拦住。

    毕竟,九鼎世界先天境界仅仅只是武道的起步罢了。

    回到屋子里,顾少伤盘膝坐在床上,闭目沉思。

    嗡嗡~~~

    识海中,光脑在神识的催动下,剧烈的震颤着。

    根据顾少伤所知的信息,推算着有关世界意志之事。

    哗啦啦~~

    神识如水般消耗着,每一刹那,都有无数的画面浮现。

    片刻后,光脑恢复平静。

    这半年中,顾少伤几乎无时无刻的不在推演世界意志。

    世界意志是什么?

    在顾少伤认知中,世界意志就是世界自身为了保护自己的存在而诞生的一道泛意识。

    它在某种程度之上,就代表了“天”,但却又不是“天”。

    它会为了保障自身的存在,而设下种种障碍,就如某些世界的天劫,浩劫,天灾之类。

    但它本身并无思考意识,或者说自我意识,并不会为了杀某一个人,而滥用世界的力量。

    就如之前顾少伤抢夺九鼎,无疑是破坏了世界的底线,而以整个世界之力全数化为雷霆的话,顾少伤也只有逃回苍茫大陆一个选择。

    但是,它却并没有那么做,因为,过度的使用世界的力量,会危及世界本身的存在。

    顾少伤联想到他所经历的几个世界,渐渐对世界意志有了一定的了解。

    就如,滚滚大势流淌,世间也不会有永恒的天命之子。

    顾少伤初入大唐之时,那天命之子,无疑是宇文拓,而到了后期,却自然换成寇仲,而随着时间推移,自然会转换成另外一个人。

    以此联想到九鼎世界的世界意志对于滕青山的安排,顾少伤心头升起了一个明悟。

    “青山虽然是此界的天命之子,却也不值得世界意志如此密切关注。毕竟,没有了滕青山,还会有别人!”

    “而世界意志之所以迫切的安排青山来到这方世界,必然是需要借助他的力量!”

    唰~~

    顾少伤猛地睁开眼睛,光脑的结果演算出来:

    “原来是因为玄天邪帝,独孤星夜!”

    呼~

    顾少伤站起身来,脑海中一片晴朗,自觉把握住了世界意志的脉搏。

    “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来到此方世界,但毫无疑问,他一定是威胁到了世界意志!或者,世界本身!”

    顾少伤眸中神光闪闪。

    自从知道此世还存在一位至强者之后,顾少伤多番打听,最后终于确定,此人,定然是来自神兵玄奇世界的玄天邪帝!

    他的嘴角流漏出一抹笑意来:“如此,也就明朗了!独孤星夜能做到的事,我顾少伤自然也能做到!”

    “九鼎,我要定了!”

    夜满星空,夜风徐徐吹拂起滚滚波浪。

    一艘巨大的船只行驶在大海之上。

    甲板上,一位身材修长,斜背一柄紫色长剑的青年男子,面色冷峻,遥望极远处的端木大陆。

    他双臂垂在腰间,一身金色长袍,眉心部位则有着一颗很显眼的猩红的痣,看起来孤傲不群。

    此人正是赢氏家族的最强者,洞虚高手,秦十七。

    嬴氏家族中,但凡能够成为嬴氏家族弟子的,有两种人。

    一种是嬴氏家族本身的族人,而另外一种,则是在整个雍州收过来的弟子,这些弟子加入嬴氏家族,只要成为嬴氏家族内部的人,一般被赐予秦姓。

    而他,就是赢氏家族自雍州所收的弟子。

    一步步从一位外姓弟子,成为赢氏家族的掌舵人之一,他自然不是一般人。

    在其身侧,一位身穿紫袍的老者,面色阴郁的看了一眼身后九州大陆的方向,叹息一声:“没想到我赢氏家族,也有被迫离开九州大陆的一天。”

    此人正是嬴氏家族的一位虚境强者嬴海桐,他面色隐隐透漏着不甘心。

    身为秦岭天帝的后人,盘踞数千年的强大家族,被迫离开九州,其中的憋屈自然难以言表。

    “弱肉强食,世间本就是强者为尊,技不如人,有什么好说的。”

    秦十七的目光微微波动,眼前好似又浮现那个斜躺在宝座之上的身影。

    “唉,谁能想到,一个幽州之地的小小孩童,不到而立之年就能晋升至强者!”

    赢海桐摇摇头说道。

    独孤星夜此人,简直是九州大陆从未有过的绝世奇才。

    短短三十年,就一举晋升至强者,简直可怖可喂。

    要知道,秦十七已经算是天下少有的奇才,也是一百多岁才进阶的洞虚。

    “抱怨于事无补,若我等再进两步,也未尝不可与之交手。”

    秦十七淡淡说道。

    他刚刚晋升洞虚,离至强者也不过只有两步路程,虽然千难万难,却也未必就没有希望在有生之年晋升至强者,与独孤星夜决战。

    对于被迫退走九州大陆,他倒是想的通透,技不如人,莫说是让你退走,即使灭你一族,你也丝毫没有办法。

    力量才是存世之根本,一切功绩权势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或许吧。”

    赢海桐转过身来,不抱希望。

    九州历史上,仅次于至强者的东北王洪天,离至强者只有一步之遥,不一样在寿终之前也不得踏前一步,秦十七的机会更加渺茫。

    “这方大陆,虽然我等早有耳闻,但九州之上极少有人踏足,却不知,是否有难以匹敌的强者。”

    赢海桐极目远望,已然在夜色中看到那一望无际的海岸线。

    跨海而行不是那么容易,大海之上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船毁人亡,即使是赢氏家族,也只能先行派遣以秦十七两人为首的数千人,先行探路。

    其后,大部队正在疯狂购买船只之中。

    “无妨,只要没有至强者,以我等之力,足以压服此大陆的土著。”

    秦十七回首看向九州大陆方向。

    数万海里之外,禹皇门,摩尼寺的两大洞虚高手所率领的船只正在疯狂追赶而来。

    “不错,若是没有洞虚高手,以我赢氏家族之力足以碾压此方大陆,即使有堪比东北王洪天的大高手,以我三家之力,也足以击杀!”

    赢海桐点点头,阴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禹皇门与摩尼寺等几个势力虽然也在第一时间想要前往端木大陆,却哪里比得上赢氏家族的动作快。

    等到他们召集船只而来,秦十七等人早已动身月余时间了。

    若是端木大陆之上未曾有什么强者,以赢氏家族之力,自然足以占据此方大陆最为优越的位置。

    到时,即使禹皇门,摩尼寺等几大势力赶来,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夜色渐褪,一轮红日自海天之间的云海中跃出,照亮天际。

    赢氏家族的船只,也渐渐抵达了端木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