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亲戚的嘴脸-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11章 亲戚的嘴脸

    宁飞扬手里还有点钱,又给家里人买了些礼物,大包小包拎了不少,由于没有**,就在附近小巷子里办了张不记名的diàn huà卡。

    他上了出租车之后,立即给夏晴发了条短信,对方也很快有了回应,约定明天晚上一起吃饭。

    宁飞扬又给柳潇潇发了条短信,并且注明了家庭地址,防止柳老有什么意外情况,也能随时找到他。

    柳潇潇接到短信之后,存储了起来,并且拨通了助理的diàn huà,交代道:“雨溪,等下我给你一个地址,你以公司的名义买些东西,去一个叫宁飞扬的人家里一趟,拜访拜访他们。”

    “董事长,这个宁飞扬是什么人啊?”马雨溪试探询问了起来,身为助理,必须要弄清楚对方的定位,才能更好的展开工作。

    “他对我们家老爷子非常重要,可以这么说,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他给拉拢。”柳潇潇开口说道。

    马雨溪把地址记录了下来,应了一声,然后驱车离开办公室,到商场买礼物去了。

    宁飞扬的家里在郊区,这里还没有拆迁,不过很多院墙之上都喷上了大大的拆字,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拆掉了。

    这里的路不太好,他下了车子之后,还要走很远一段距离才能到,不过他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归心似箭,倒也不觉得什么。

    宁家。

    宁新远穿着布鞋,一只手拿起地上的木棍,不停地戳着脚上的泥巴,另一只手拿着烟袋,啪嗒啪嗒地抽着。

    “我说老头子,你就不能别抽了嘛,小涵这孩子到底怎么了,回来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我怎么说她都不开门。”说话的是马素梅。

    没错,宁新远就是宁飞扬的父亲,马素梅是宁飞扬的母亲,至于他们口中的小涵,自然是小妹了。

    他们家世代务农,干了一辈子,前几年收成还算不错,但是自从儿子被炸死之后,他们的情绪就变得非常低落,就连种地都没了兴致,加上天气不好,粮食价格一降再降,家里过的紧巴巴的。

    这还不说,最重要的是老两口失去了儿子,倍受打击,身体也出现了毛病,最后举债过日子,足足过了四年,这才还清。

    “儿大不由娘,这孩子现在什么都不愿意说,你都问不出来,我哪能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啊。”宁新远摇头说道。

    “对了,我去问问含云,她们姐妹两个在一起上班,说不定知道点消息。”马素梅说到这里,这就要转身出去。

    而就在此刻,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快步走了进来。

    “伯父,伯母,小涵呢?”那个女人四下环顾了一圈。

    “含云,你来的正好,伯母正要去找你呢,小涵这孩子没到下班的时间,怎么就回来了呢,而且还把自己锁在了房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啊?”马素梅着急地询问道。

    宁含云撩了一下头发,扭动着腰肢说道:“伯父,伯母,小涵可能无法继续工作了,因为她做事不踏实,心浮气躁的,估计无法转正。”

    宁新远和马素梅听到这里,脑袋一阵发懵,犹如晴天霹雳啊。

    他们老两口辛辛苦苦,才把女儿供上大学,小涵也算争气,考上了宁飞扬那所学校,同样的专业,顺利毕业之后,进入了柳氏集团研发部。

    尽管只是一个实习岗位,但是全家人都乐坏了,他们相信凭借女儿的实力,转正绝对不是问题。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听到女儿无法转正,他们老两口心里自然咯噔一下!

    “不会吧,我们最了解小涵了,她做事非常踏实啊。”宁新远也站了起来。

    “没错,小涵这孩子我们知道,也不可能心浮气躁。”马素梅满脸愁容。

    宁含云摇了摇头,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屑,开口说道:“对于小涵的评判,可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他们主管说了算的。”

    她说话的时候,还不停地摆弄指甲,唉声叹气的。

    砰!

    房间里冲出来一个女孩子,大大的眼睛,脸蛋精致,扎着马尾,身上穿着牛仔裤,白色恤,脸上化着淡妆,看上去非常清纯。

    只不过,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宁含云,你赶紧走,我们家不欢迎你!”这个女孩气冲冲地说道。

    “啧啧,小涵啊,我好歹也是你堂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宁含云满不在乎地说道。

    宁小涵冷哼一声,开口说道:“堂姐?你还好意思称堂姐,在公司的时候,如果不是你陷害我,我至于这样吗?”

    宁新远和马素梅听到这里,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宁含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伯父,伯母,天地良心啊,我们营销部的梁总喜欢小涵,我从中搭个线,也是为了她好啊,她可倒好,一点都不知道领情,还反过来倒打一耙。”宁含云装作很委屈地说道。

    “你还有脸说,那个梁总已经有家室了,而且都五十多岁的人了,真是恶心人,而且私生活很乱,你为了想要当店长,不惜出卖我,今天中午如果不是我趁机溜走,肯定就被他,被他呜呜”宁小涵说道这里,呜呜哭了起来。

    宁含云说道:“有家室怎么了,五十多岁又如何?人家有钱,有事业,有地位,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别不识抬举!”

    她的学历不高,在柳氏集团营销部工作,只是下面zhuān mài店的普通xiāo shòu员罢了,为了能够当上店长,打听清楚了营销部经理的好爱,本想以身相许,谁知道梁总根本看不上她。

    无奈之下,她只能剑走偏锋,打起了长相清纯堂妹的主意,借着约她吃饭的名义,自己没有去,而是把梁总给喊了过去。

    宁含云本以为算盘打得很好,马上就能接到店长的任命通知,谁知道这个堂妹不开眼,没有答应做梁总的qíng rén,对方用强的时候,她反而挠了梁总一脸。

    毫无疑问,宁含云被臭骂了一顿。

    她心里愤愤不平,但从梁总的话中也得到了信息,还是非常喜欢宁小涵的,所以这才赶回了家,开始威逼利诱起来,为的就是让对方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