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计谋-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123章 计谋

    “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劫匪首先威胁唐灵儿。

    唐灵儿看到对方手中的刀子,心里也犯怵,尤其是想到之前脸上的伤疤,担心再留下什么痕迹,只能把xiàn jīn和shǒu jī平板都交了出来。

    劫匪再次开口说道:“还有呢,银行卡也拿出来,把密码写到背面,如果敢乱写的话,我这就把你给杀了!”

    唐灵儿随身携带的银行卡,也只有几万块而已,当即拿了出来,并在背面写上了密码。

    “把墨镜、帽子和口罩摘下来,在飞机上装神弄鬼的,唬谁呢?”劫匪恶狠狠地说道。

    唐灵儿有些不情愿,她脸上的伤疤已经恢复了,再怎么说也是公众人物,如果真的把面罩给摘掉,恐怕会被别人给识破。

    被人认出来倒是其次,关键这些劫匪不是善类,如果他们动了色心,那就遭殃了。

    “不好意思,她感冒了,所以不能摘下口罩,怕传染给别人。”宁飞扬瞬间看出了唐灵儿的心思,帮忙澄清道。

    唐灵儿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感冒算个鸟,劳资身体也不舒服。”劫匪依然不肯罢休,继续恐吓道:“赶紧摘下来,要不然把你给弄死。”

    唐灵儿身体哆嗦了起来,紧张之余,手不由地攥住了宁飞扬的手,这才找到一丝安全感。

    宁飞扬身体恢复了大半,如果说赤手空拳,对付这几名恐怖分子,绝对不成问题,关键这几个人手持wǔ qì,而且这里人太多,贸然出手,应该会伤及无辜。

    宁飞扬不能冒险,但是也不想让唐灵儿暴露,笑呵呵地说道:“这位大哥,感冒其实并没有什么,关键是她晚饭吃了一只鸡。”

    “吃鸡和感冒有什么关系?”劫匪反问道。

    他刚刚说到这里,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赶紧用衣服遮住了鼻子和嘴。

    唐灵儿刚开始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梗,但是细想之下才明白过来,宁飞扬是说她可能得了禽流感!

    “不要摘下口罩,戴上,给我好好地带着。”劫匪说到这里,当即后退了两步,把这一消息告诉了他们头目。

    那名头目很快走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唐灵儿,看到这个女人是有些不对劲。

    “你真的感冒了?”劫匪头目开口询问。

    “咳咳咳咳,我还好。”唐灵儿说话的时候,故意用力咳嗽了几声。

    她现在才发现,咳嗽的杀伤力还是挺大的,吓得那两名劫匪都后退了起来。

    “带到卫生间关起来,都不要接触这个女人。”劫匪头目下令道。

    他们不过是打劫而已,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如果因此感染禽流感,即便是打劫再多的钱,以后也没命花啊。

    唐灵儿彻底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她暂时算是安全了,只是没有宁飞扬在身边,她依然没有安全感,只能向宁飞扬投去询问的眼神。

    “你别看我啊,我受不了厕所那个味,我不去。”宁飞扬摆了摆手说道。

    这个家伙,简直太可恶了!

    唐灵儿在心中腹诽道,难道他看不出来自己害怕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宁飞扬继续笑着说道:“我晚上和你一起吃饭了不假,但是我身体没有什么不适,我好得很。”

    她说话的时候,故意把鼻音放得很重!

    劫匪头目听到这里,脸色再次发生了变化,继续向后退去,指着宁飞扬说道:“你,跟着一起到厕所,快点,要不然杀了你!”

    “我也要去啊?”宁飞扬指着自己说道,“可不可以不去?”

    “少废话。”劫匪头目呵斥了起来。

    宁飞扬装作不情愿地样子,紧跟着那名劫匪朝着卫生间走去。

    唐灵儿看到宁飞扬狡黠的眼神,总算是明白了,这家伙刚才那么说,根本就是故意的,如果不使出这招的话,对方必然不会那么轻易同意,反而会有所怀疑。

    他们两个顺利地被关进了卫生间。

    “你真聪明,这都能想到。”唐灵儿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卫生间空间狭空气比较差,但好歹是个独立空间,安全上有了保障。

    “你的演技也不差。”宁飞扬笑着回应道,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shǒu jī。

    “他们没有收你的东西?”唐灵儿惊讶地说道。

    “嘘!”宁飞扬刚才上演这么一出,为的就是扰乱对方的视线,给劫匪造成了心理压力,从而疏漏收取他的东西。

    他拿出了shǒu jī之后,迅速开机,然后拨通了江丽市的报警diàn huà。

    在飞机上打diàn huà,的确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但是这种危险相对于劫匪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diàn huà很快就接通了,宁飞扬简明扼要地说了情况,把几名歹毒描述的非常详细,不单单是容貌,并且把身高、体重、年龄,以及可能是什么地方的人,也都讲述了起来。

    “你不会是开玩笑吧?这你都知道?”diàn huà那头显然不相信,把这个当成了恶作剧。

    “人命关天,按照我说的查就行了。”宁飞扬继续说道,“等下我会尽量控制他们,但是不敢保证百分之百可以完成任务。”

    啊?

    “你是什么人?是jǐng chá?”diàn huà那头继续追问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等下你就联系不上我了。”宁飞扬说到这里,便听到了外面开门的声音。

    他直接挂断了diàn huà,把shǒu jī放回口袋,装作没事人一样。

    劫匪打开了卫生间,并没有走进来,只是丢过来一个袋子说道:“把你的shǒu jī放在袋子里拿出来。”

    宁飞扬老实地放了进去。

    劫匪没有多说一句话,捏着袋子的角,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好像避瘟神一样。

    “你真确定那两个人的年龄、身高以及老家?”唐灵儿有些不信。

    “当然了,我学过看相。”宁飞扬忽悠道。

    唐灵儿撅了撅嘴,显然不相信,继续追问道:“刚才你面对劫匪,表现得那么轻松,你不怕他们真的杀了你?”

    “我说自己有可能感染禽流感,他们肯定不敢杀我们,如果血液流出来,他们被感染的几率会很大的。”宁飞扬嘚瑟地说道,“尤其是他们打劫顺利,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