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果然有古怪-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149章 果然有古怪

    叶诗诗刚要说什么,却被宁飞扬的眼神给制止住了,前者当即会意,直接打开了车门,示意唐灵儿上车。

    唐灵儿眉头紧紧地锁住,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凭借感觉意识到了不正常,但有宁飞扬和叶诗诗在这里,她也没有表现出来。

    叶诗诗和唐灵儿并排坐在后面。

    宁飞扬选择坐在了前面,这样可以更好地监视司机,防止他做什么小动作。

    “康楠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签约唐灵儿,又怎么会提前派车在下面等候呢。”宁飞扬单凭这一点,就判断出了司机有猫腻。

    司机也没有询问任何问题,直接把车子事出了地下车库,快速行驶了起来。

    宁飞扬昨天决定参加这次的办案,就已经仔细看了江丽市的地图,现在行驶的方向,根本不是回酒店的路。

    他更加确定了这名司机有问题!

    看破但却没有点破。

    只是,宁飞扬余光瞥了一眼,感觉这名司机不过是普通人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肯定还有幕后黑手在控制。

    他闭上了眼睛,佯装休息,其实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车子里面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司机的面部神经,也是处于紧绷状态的,当车子驶出了闹市,他这才开了口,说道:“其实我也是糖粉。”

    “噢?那我很xìng yùn。”唐灵儿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对了,这次和南方影视集团合作,肯定很快就要出影视作品了吧?”司机再次开口说道:“我可是期待已久了。”

    “这个还要看具体安排,现在无法向你保证。”唐灵儿小心翼翼地应付了起来,这个家伙说话lòu dòng百出。

    司机点了点头,然后又把话题扯到了叶诗诗的身上,笑着询问道:“这位měi nǚ姐姐,肯定是唐灵儿的助理了,都说měi nǚ扎堆,以前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专心开你的车子。”叶诗诗的态度有些冰冷。

    “是,是,是我多嘴了,不过我看到这么漂亮,忍不住说话啊。”司机自嘲地笑着说道。

    叶诗诗和唐灵儿不再说话。

    司机停顿了几秒钟,再次开了口,说道:“这位帅哥,天气这么热,要不要开空调啊?”

    “随便你。”宁飞扬随意地回答道。

    “我们江丽市啊,空气湿润,其实不开空调也可以,但就怕你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司机再次开了口。

    宁飞扬没有说话,但是隐隐感到有些古怪,如果这名司机的背后有人,应该会极力掩饰自己,做到不动声色才对。

    但是,这家伙一直在不停地说话,难道就不怕别人看穿吗?

    “你开车一直这么说话吗?”宁飞扬反问道。

    “也不是,主要我是糖粉,所以见到你们感到特别高兴,说话的时候就会多说两句,别介意啊。”司机再次笑哈哈地说道。

    “行了,现在专注开车吧。”宁飞扬不想继续聊下去了。

    他的话刚落音,感到脑袋发出嗡的一声,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飞扬想要涌动元气,但是发现身体根本提不起丝毫力气,意识也逐渐丧失了,眼皮子直打架,这就要闭上眼睛。

    不妙!

    肯定是这个司机搞的鬼。

    宁飞扬余光瞥了一眼,发现这名司机嘴角浮现出了笑意,而后面的叶诗诗和唐灵儿,似乎也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沉睡状态。

    催眠**?

    宁飞扬知道类似的秘法,曾经在仙界也见到过,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在凡界会遇到这种事情。

    如果被催眠,接下来意识就会全部丧失,任人摆布!

    绝对不可以!

    宁飞扬想到这里,凭借最后一丝意识,促使袖口的银针滑落,狠狠地插在了指尖。

    他在强烈的疼痛刺激之下,他变得清醒了许多,被催眠麻痹的神经,也逐渐恢复了起来。

    宁飞扬趁着一丝清醒,赶紧涌动体内的元气,开始破解对方的催眠术。

    他不是第一次破解,经验丰富,加上对方只是一名普通人,使出来的催眠**控制力相当有限,很快就被他给冲淡了。

    宁飞扬不敢有丝毫大意,当即用神识探测了起来,感知叶诗诗和唐灵儿只是被催眠,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不管如何,他身为一个大男人,总要保护女人的安全。

    宁飞扬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默默地记着路,准备来个顺水摸鱼。

    “哼,真是无知,以为我很喜欢和你们说话吗?”司机自言自语地说道,“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嘿嘿。”

    这个古怪的笑声,怎么有几分熟悉啊?

    宁飞扬正在思考的时候,只感觉车子陡然加速。

    “想跟踪我,门都没有,看我怎么把你们甩开的。”司机猛踩油门,开始了飙车。

    十几分钟之后,倪勇那些人的车子,全部被甩开了。

    司机驶出了江丽市,直接进入了山脉之中,开始沿着山路兜圈子。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方才停了下来。

    “再等等吧,干完这一票,我也就自由了。”司机开口说道。

    宁飞扬继续等待了起来。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司机的shǒu jī方才响了起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diàn huà那头传来了一个沧桑的声音。

    “老大,您交代的事情,我自然办妥了,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如果再有这种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吧,我老婆孩子都在国外等着呢。”司机回答道。

    diàn huà那头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耐烦地说道:“让你办点事情,磨磨唧唧的,这些年你从我这里得到的好处还少吗?对了,我只要那个女人,至于她身边的人,都给我杀了。”

    “放心吧。”司机开口说道,“我这就解决他们,等下把尸体拖出去。”

    司机挂断diàn huà之后,从座位底下抽出了一把bǐ shǒu,开始朝着宁飞扬的脖子猛地刺去。

    宁飞扬岂是坐以待毙之人,感受到强烈的杀气,噌地睁开了眼睛。

    “啊?”司机再怎么也没有想到,旁边的这个人会突然睁眼,吓得失声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