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真相-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151章 真相

    司机被撕下rén pímiàn jù,整张脸看起来有些血肉模糊,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看清楚面部的,甚至连表情都看得到。

    张德利!

    宁飞扬自从知道爆炸案和张德利有关,就在脑海中搜索了关于这个人的长相,并且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中,自然能够一眼辨认出来。

    “原来是你!”宁飞扬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

    “你你认识我?”张德利被揭开了miàn jù,心里惴惴不安,没想到眼前的人还认识他。

    宁飞扬淡淡地笑着说道:“我是宁飞扬,相信你对这个名字不陌生吧?老同学!”

    宁飞扬?

    张德利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遍,再次把目光移动到了那张脸上,脑海深处的回忆也被勾了出来。

    这不正是当年爆炸案死亡的宁飞扬吗?

    张德利连连摇头,好像看到了鬼一样,惊恐地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在他的印象之中,宁飞扬早已经随着当年的大爆炸烟消云散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呢,而且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宁飞扬知道这件案子牵扯到了张德利,早晨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请化妆师换了个造型,脸上多了两道疤痕,还有几道明显的皱纹,如果不仔细辨认,根本发现不了。

    没想到,这次化妆还真派上了用场!

    “你当然希望我死了,可惜,天不如愿啊。”宁飞扬的目光变得犀利了起来。

    张德利感受到宁飞扬的气势,不由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惊慌到了极点。

    “这个家伙原来是张德利啊。”叶诗诗开口说道。

    倪勇冷哼一声,拳头捏的噼里啪啦作响:“怪不得找不到他了,原来贴上了rén pímiàn jù,不过这东西做的还挺逼真的。”

    “估计是他的幕后黑手做出来的,他还没有这个本事。”宁飞扬刚才查探了一下,这张rén pímiàn jù用了很多药材,还有化工原料,而且市面上根本不流通。

    “说说吧,当年为什么要害我?”宁飞扬开口说道。

    张德利摇了摇头,根本不说话。

    “不说是吧,哼,我如果动怒,可比倪队长凶多了,到时候会让你生不如死。”宁飞扬的口吻变得凌厉了起来。

    张德利眼神里满是惶恐,当年的案子当然和他有关系,现在落到了宁飞扬的手中,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了。

    他的内心开始挣扎了起来。

    宁飞扬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当即交代了其中一名jǐng chá,后者很快拿来了一袋盐。

    宁飞扬拆开之后,倒入冰水之中,不给张德利反抗的机会,直接浇在了他的脸上。

    “啊!”张德利再次发出惨叫。

    他的脸上本来就血肉模糊,现在被冰冷的盐水洗礼,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差点就要昏厥过去。

    “如果不说的话,接下来就不是盐水那么简单了,还有辣椒水呢。”宁飞扬笑着说道。

    这一招太毒了。

    别说是张德利了,就算是现场的警员,包括倪勇在内,都被宁飞扬的举动给震惊住了。

    “宁先生,这是在警局,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倪勇身为负责人,有些心虚地询问道。

    “放心吧,保证死不了,别忘了我是神医,只要不想让人检查出伤势,办法多的是。”宁飞扬自信满满地说道。

    倪勇这才松了口气。

    张德利听到宁飞扬说话风轻云淡,完全没有把他的生命当回事,内心防线完全崩溃了。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张德利欲哭无泪。

    他们也都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咱们大学四年同学,我的家庭情况你也了解,根本不富裕,但是我谈了个女朋友,对方家里有钱,我不想让人看不起我,所以拼命想办法挣钱。

    那个时候,我大学还没有毕业,能够做的事情相当有限,jiān zhí也赚不到几个钱,只能够勉强填饱肚子。

    事发前一天晚上,我沮丧到了极点,一个人在学校外面徘徊,碰到了一个和尚,他说可以帮人看相,算命。

    我当然不会相信这类话,也就没打算搭理他,谁知道他紧紧地跟着我,说可以给我一个发财的机会,让我赚到一百万,我当时就心动了。”张德利娓娓道来。

    宁飞扬忍不住插话:“你的意思是说,是那个和尚让你替换了我的实验药品,刻意制造了大爆炸?”

    “没错,不过他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只是告诉我你和他有仇,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你,实验只会小规模的爆炸,最多让你住上一两个月的院,可是谁知道,谁知道”张德利说到这里,也哽咽了起来。

    当年的大爆炸,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不单单是宁飞扬被炸死,连带着好几间实验室都遭到了破坏。

    宁飞扬的眉头再次紧皱了起来,他刚才仔细回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与和尚结仇啊。

    “后来,大爆炸已经发生了,我也被吓傻了,最后被老和尚给带走了,来到了江丽市,在这里安家落户。”张德利说到这里,忏悔道:“宁飞扬,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害你的意思,都是那个老和尚。”

    “后来,你就成了那个老和尚的爪牙?妙龄女郎的失踪案,也是他指使的?”叶诗诗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开始逼问了起来。

    张德利已经开口,索性和盘托出,点头说道:“没错,幕后黑手就是他,但是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只有他发现目标的时候才会联系我。”

    “你这个混账,亏你还是大学生,难道不知道这是违法犯罪吗?”倪勇气呼呼地训斥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只是当年大爆炸案件,我有把柄在他的手上,如果我不听他的吩咐,他就会揭穿我,我不想坐牢啊。”张德利悔不当初,“后来越陷越深,我根本就摆脱不了那个家伙,他就像梦魇一样”

    他说到这里,开始呜呜大哭了起来。

    一切真相大白。

    宁飞扬终于确定了,当年的大爆炸,的确有人想要害自己,只是对方为什么要害自己呢?

    “快点说,那个老和尚长什么样子?”宁飞扬继续追问道,“倪队长,麻烦你找人帮忙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