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设局-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153章 设局

    “你这是污蔑。”宁飞扬反驳道。

    “怎么是污蔑了,请不要告诉我,你能够做到这些!”叶诗诗双手环抱在胸前说道。

    她见识到了宁飞扬的厉害,但也仅仅局限在个人战斗力之上,但是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潜规则,宁飞扬未必能够玩得转,尤其是娱乐圈的水很深,很多大拿涉足,最后都无功而返。

    “诗诗,飞扬也是好意。”唐灵儿从中调解。

    她对于宁飞扬说出的那些话,也是心存感激,但内心深处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很多事情强求不来,也不是谁都能够解决的。

    宁飞扬听到这两个女人的话,算是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二位根本不相信自己啊。

    “叶诗诗,既然你不相信我,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宁飞扬开口说道。

    “好啊,如果你不能让唐灵儿复出,比之前更火,那就算你输了。”叶诗诗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到时候,你就任我差遣!”

    她之前和宁飞扬相处,被这个家伙占了不少便宜,如果能够把他给收服,充当打手小弟,肯定是大快人心之事。

    “如果你输了呢?”宁飞扬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话。

    “不可能。”叶诗诗反驳道。

    宁飞扬露出了淡淡的邪笑,开口说道:“凡事都有可能,如果只是单方面的条款,你认为我能接受吗?”

    “那你想怎么样?”叶诗诗撅着嘴说道。

    “如果我成功让唐灵儿复出,并且比以前还要火,那么”宁飞扬瞄了瞄叶诗诗的敏感部位,吞咽了一口唾沫说道,“你就陪我睡一晚。”

    “你这个无耻之徒!”叶诗诗破口大骂。

    宁飞扬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轻笑着说道:“这么紧张干嘛,咱们这是打赌,输了才会陪我睡觉,你这么紧张,莫非本来就心虚,认定了自己不能赢?”

    “谁说我不能赢,打赌就打赌,一年时间为限,我就不相信会输,唐灵儿给我们做个证。”叶诗诗双手叉在腰间。

    “就是嘛,再说了,也不是没有睡在一起过。”宁飞扬再次笑了出来。

    叶诗诗又一次挥动拳头,最后还是唐灵儿从中调解,才化解了这次的矛盾,但是两个人依然坚持打赌。

    尤其是叶诗诗,担心宁飞扬反悔,采取了诅咒发誓的方式,如果宁飞扬违背赌约,小叮当就不举。

    宁飞扬也不是软柿子,随即还嘴道:“如果你不履行诺言,那两团蜜柚就再暴涨两个尺寸!”

    唐灵儿冷汗涔涔,这两个人打赌的方式还真特别,可以想象的是,不管是谁输了,到时候都肯定非常精彩。

    他们三个出了警局,准备启程回南阳市,他们无一例外地选择了乘坐高铁,因为飞机上的恐怖事件,给他们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无独有偶。

    宁飞扬他们在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姜子耀一家三口,他们也选择乘坐高铁回去的。

    “首长,咱们真是有缘啊。”姜子耀舔着脸说道。

    “别,我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别叫我首长,这样吧,你叫我飞扬哥。”宁飞扬开口说道。

    姜子耀挠了挠头,说道:“好,我就叫你飞扬哥,咱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多联系,我有很多问题向你请教呢。”

    “子耀,不要打扰宁先生了。”姜子耀的母亲柴琳嗔怒道,然后转过头去,对宁飞扬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还要多谢你救了他们两个。”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宁飞扬轻描淡写。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宁飞扬可以感受得到,姜民文和柴琳夫妇,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除了和自己说话的时候才会勉强挤出笑意,其余的时间都是眉头紧皱着的。

    至于姜子耀,没心没肺的,一直缠着宁飞扬讲述过往的英勇事迹。

    叶诗诗和唐灵儿两个人,早已经用帽子遮住了脸,呼呼大睡起来。

    好不容易挨到了南阳市,宁飞扬担心姜子耀这个跟屁虫,提前下了火车溜走了。

    呼!

    “终于甩掉了那个小家伙,害得我都没有机会和měi nǚ同行了。”宁飞扬想到唐灵儿,微微有些遗憾。

    殊不知,在这个时候,一双眼睛盯上了他。

    此人正是宫方彬的助理。

    “宫总,果然不出您所料,宁飞扬那家伙坐高铁回来的。”助理竖起大拇指,适时地拍起了马屁。

    “他应该也就是个纸老虎,看起来好像很厉害,其实是个胆小鬼,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对付他啊?”赵天翔抽了口雪茄说道,“这个混蛋的运气太好了。”

    向良捋了捋花白的头发,叹气说道:“肯定是那个家伙把我儿子给弄残的,我绝对饶不了他,方彬,你的主意多,给叔想一个。”

    他儿子向尚的死,能够追查的可疑人之中,唯独宁飞扬排除不了嫌疑。

    向良已经百分之百确定,就是宁飞扬害了自己的儿子,现在誓死要报复。

    宫方彬也正看中了这一点,每次讨论对付宁飞扬的时候,都会把向良给带上。

    “向叔叔,赵导,我昨天已经派人打听了,宁飞扬现在好像要创业。”宫方彬开口说道。

    创业?

    向良皱了皱眉头,说道:“他不是已经和赵有财,柳潇潇两个人成立了保健品公司嘛?”

    “对啊,还创什么业啊,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赵天翔也一头雾水。

    “二位别急,我打听到的这个创业,不单单是宁飞扬创业,而是那个家伙想要孝顺父母,准备给他爸妈开个饭店,现在急需一家店铺,我记得向叔叔在市中心位置,有个不错的饭店。”宫方彬带着询问的口吻。

    “这倒是没错,我的那家饭店,是挂在亲戚名下的,一般人不知道。”向良狐疑地说道:“但是我还是不明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让我tí gòng地方给他?”

    “我就是这个意思。”宫方彬笑着打了个响指。

    啊?

    向良和赵天翔更是摸不着头脑,他们对宁飞扬恨之入骨,现在可倒好,人家要创业,他们还要tí gòng地方,这是什么鬼啊!

    他们二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宫方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