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肩并肩发短信-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266章 肩并肩发短信

    车子继续行驶。

    柳潇潇自从到了座位上,直接带上了墨镜,然后把帽檐拉到最低,根本不理会任何人。

    马雨溪察觉到了董事长不对劲,便把目光投向了宁飞扬。

    宁飞扬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状况。

    马雨溪那叫一个着急啊,身为董事长助理,自然要做到贴心fú wù,关心领导的一举一动,甚至是情绪的波动。

    她不敢开口和宁飞扬说话,唯恐被柳潇潇听到,只能给宁飞扬发短信。

    “你刚才到底怎么得罪了董事长?”马雨溪短信询问道。

    “我也没有得罪她啊,只是在推车的过程中,不小心看到了一些东西。”宁飞扬回了一句。

    马雨溪十指舞动,即便是在shǒu jī上打字,也好像是弹钢琴那么优美,谁让人家的手指好看呢。

    “看到了什么?”马雨溪继续追问。

    “不小心看到了她的内内。”宁飞扬大胆地发送了过去。

    他很久都没有用过信息的功能了,现在和měi nǚ助理肩并肩坐着,用shǒu jī发信息聊天,别有一番滋味。

    宁飞扬本来想要遮遮掩掩的,但是在编辑短信的过程中,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告诉马雨溪这件事,看她是什么反应。

    马雨溪看到这条短信,脸上顿时飘红,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宁飞扬居然会看到了董事长的内内。

    “哼,你做的那么出格,董事长不生气才怪。”马雨溪回了信息。

    “你们女人就喜欢小题大做,人家海边都穿着比基尼的时候,不也只是内内吗?也没见谁我说tōu kuī。”宁飞扬回了一条。

    马雨溪想要打字,但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这个家伙的有一定的道理,在海边沙滩上,到处都是穿着比基尼的měi nǚ,如果男人看一眼就生气,那还不如待在家里呢。

    “那不一样。”马雨溪回了一句。

    宁飞扬看到对方无力反驳,又开始洗脑:都是一样的,如果你穿着比基尼躺在沙滩上,我抱着欣赏的眼光看你,你会不会生气?

    马雨溪也是女人,自然知道女人的心里,女人喜欢打扮,多半也是为了吸引异性,就如同走在路上一样,回头率高总会有虚荣心的。

    如果真像宁飞扬所说,身着比基尼,别人盯着她看,心里肯定会高兴的。

    马雨溪想到这里,嘴角不自主地浮现出一丝笑意,但感受到宁飞扬偷看她,顿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不要忽悠我,二者根本不是一个概念,穿比基尼是女人主动展示的,但是你刚才是在tōu kuī,董事长不生气才怪。”马雨溪清醒了过来。

    “原来还有这个区别啊,不过我觉得就是看一眼而已,没必要生那么大的气,如果我不小心看了你的内内,你会怎么样?”宁飞扬回复道。

    这个家伙,聊天怎么那么直白?

    马雨溪不准备回复的,但是对方也没有做什么,只是提出了一个问题而已,又觉得不太妥。

    “我当然也会生气了。”马雨溪回应道,“但应该没那么夸张。”

    “我想起来了,我看到她的内内是黑色的,说她保守,应该穿点颜色鲜艳的,她不会是因为这个,才生那么大气的吧?”宁飞扬又发送了一条信息。

    马雨溪脸色微变,回应道:肯定是啦,女人都喜欢时尚的,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额黑色的也不至于太保守吧,我看你外衣穿的很时尚,内内是什么颜色的啊?”宁飞扬又问出了一个更大胆的话题。

    马雨溪看到宁飞扬这么赤果果地询问,脸上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直接收起了shǒu jī,然后转过头去,不在做任何回复!

    她本以为自己会非常非常生气,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发现心底还有那么一丝愉悦感。

    马雨溪从小就是个乖乖女,听从父母的安排,幼儿园,小学,初中直到高中大学毕业,然后听从父母的话,来到了柳氏集团工作。

    她在公司也兢兢业业,听从柳潇潇的安排,把工作做的非常出色。

    在别人眼中,马雨溪就是个白富美,工作相当好,已经在南阳市买了房子,现在正在考驾照,据说准备购买一辆三十万以上的车子,加上长相俊美,简直羡煞旁人。

    只不过,马雨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感应到压力,内心也有一些恍惚,命运一直被安排,也偶尔会躁动不安!

    她借用宁飞扬的电脑,偷偷看那种diàn yǐng,她也知道那是羞耻的事情,但做过之后,心情莫名地轻松,感到非常愉悦。

    马雨溪平时和男人说话都比较少,即便是交流,也都是一本正经的,而刚才与宁飞扬聊天的时候,如此的大胆,尤其是宁飞扬这个家伙,直言不讳地询问她内内的颜色,让她有种想要回答的冲动。

    “不行,千万不能那么做,要不然肯定会被他看低的。”马雨溪克制住冲动,坚决没有回复。

    她越是压制自己,内心就越是躁动不安,脑子如同一团浆糊,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如果可以制造机会,也让他tōu kuī到我,那岂不是知道我内内的颜色了吗?

    马雨溪想到这里,整个人轻松了很多,便默默地策划起来。

    宁飞扬对此浑然不知,刚才也是一个试探,想要知道这个偷看岛国小diàn yǐng的女人,内心深处到底怎么想的。

    “看来,马雨溪还是保守啊。”宁飞扬有些惋惜地说道,不过他并没有太过失望,相信这个女人内心压制的自我,肯定会释放出来的。

    下午五点钟,车子终于来到了七阳山脚下。

    他们一路颠簸,还遭到了打劫的事件,本来都非常疲惫的,但是从车子上下来之后,看到郁郁葱葱的山林,凉凉的山风拂面而过,全部都清醒了起来。

    简直太舒爽了!

    马雨溪也忙碌了起来,联系上了之前定好的旅行社,导游很快就过来了。

    这名导游年龄不大,也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带着新雅旅行社标志的红色帽子,热情地跟大家打了声招呼,然后自我介绍,最后打开了帆布包,说道:“大家先把帽子分一下,这样不容易走散,然后我带你们去一个全新的地方去住,保证你们从来没有感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