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简直就是预言帝-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64章 简直就是预言帝

    宁飞扬和夏晴从车上下来,把钥匙留下,便跟着保安向里面走去。

    这里的山路已经被改造过了,之前的路种满了绿植,而且人为地布满了荆棘,处于完全封闭状态。

    重新开辟的小路,尽管崎岖狭窄,但是舒适度十足,底下是吸水海绵,走上去软软的,比地毯还要舒适,相当于给脚底来了个àn mó,可见非常用心。

    十几分钟之后,他们看到了封闭的大门,保安更是森严,其中一个肩膀上绣字着“队长”二字的中年男人,身上更是散发出淡淡地威势。

    修者!

    宁飞扬根本无需用神识扫视,便已经可以清晰地感应得到,对方是炼气期一层的修者,那种感觉太熟悉了。

    “辛队长,这是请柬。”带着他们的保安,把手中的请帖交给了队长。

    姓辛?

    宁飞扬听到这个为数不多的姓氏,脑子里一下联想到了昨天的两个梁上君子,难道他们都是米家的人?

    “请问,你们是辛家的人?”宁飞扬开口询问道。

    辛队长眉头凝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认真地盯着宁飞扬,反问道:“你是谁?”

    “噢,我是南阳市一家普通古董行的老板。”宁飞扬十分低调地回答道。

    辛队长点了点头,看了看请柬,淡淡地回应道:“你们进去吧,至于我们是谁,这个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玩神秘?

    “主办方也不透露姓名?”宁飞扬再次追问道。

    “我告诉你,别不识抬举,让你进去就进去,那么多废话。”辛队长没好气地说道,根本不再直视宁飞扬,把表情好像城里人瞧着乡巴佬一样。

    可不是嘛,根据请柬上的名称,辛队长的脑海之中,很快浮现出了一连串的资料。

    而根据他们辛家收到的资料,宁飞扬开办的古董行,资产极低,根本入不了法眼的小商铺而已,如果不是上面要求所有古董行都要参加,他们肯定会把宁飞扬淘汰在外的。

    宁飞扬早已经料到,对方会瞧不起他们这种资质低的,只是冷笑了两声,并没有说什么。

    “你笑什么?”辛队长看到宁飞扬的表情,心里相当不痛快。

    这在他来看,宁飞扬完全就是嘲讽。

    宁飞扬目光微微收紧,他不介意对方以貌取人,毕竟这几天的时间里,他都在葬神山度过的,没有时间收拾自己,看起来有些邋遢,加上古董行本身的名气不大,别人不买账也是正常的。

    只是,这个辛队长,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就有点过头了。

    宁飞扬刚要散发威压,那名普通的保安开口说道:“辛队长,三当家的来了。”

    “哼,小心点。”辛队长拂袖而去,很快来到了一名中年男子面前,拱手说道:“三当家的。”

    “嗯,进展的怎么样了?”被称作三当家的男人开口询问道。

    辛队长如同哈巴狗一样,脸上堆满了笑容,恭恭敬敬地说道:“一切正常,一切正常!”

    宁飞扬循声望去,发现那名三当家的不是别人,还真是他昨天晚上碰到的梁上君子,嘴角更是不屑,在心中嘲讽道:蛇鼠一窝!

    “飞扬,我们还是走吧。”夏晴不想惹事,拽了拽宁飞扬的衣角,低声说道。

    “好。”宁飞扬加快了脚步。

    二人很快来到了临时搭建的木头房子,外面看似简陋,但是里面装饰的非常奢华,看似简单,但是每一件东西都价值不菲。

    比如说,看似普普通通的椅子,其实是一种罕见的梨花木,每一把的价值,都在十万以上。

    即便是阔气的古董行,也要把椅子当做收藏品,如果有客人前来,让人观摩一下就不错了,像辛家这么大手大脚的,拿出来供客人随便坐,闻所未闻。

    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他们配置基本上一样,一个挺着啤酒肚的老板,加上一名二十多岁的měi nǚ小蜜,外带一位古董鉴定师,鉴定师的年龄,差不多都是六十朝上了。

    这些古董鉴定师跟着老板,能够赚取不菲的佣金,但是看不惯他们的作风,到了会场之后,便三五成群地交流了起来,眼不见心不烦。

    “这些老板的女伴,看起来好像挺年轻的,应该都是小蜜。”夏晴猜测道,“看来,你昨天说的还真准啊。”

    宁飞扬这才想起来,昨天失神的时候,好像的确说过让夏晴做小蜜的事情,没想到不知不觉间,还做了把预言帝。

    可惜的是,他根本没有半点老板的作风。

    “小兄弟,看你有点面生,是在南阳市混饭吗?”正在这个时候,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用娴熟的南阳方言套近乎。

    “没错,我是南阳市的,最近刚接手了一家古董行,还不懂里面的门道,所以不经常参加这种huó dòng。”宁飞扬随意地回应道。

    那名中年人瞳孔发亮,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开口说道:“你你是那个宁老板?”

    “你认识我?”宁飞扬相当惊讶,没想到他蓬头垢面的,居然还有人认识自己。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上,这些大佬关心的也不是娱乐圈的事情,他是个无名小卒罢了。

    “当然了,我之前就听说过,有为年轻人接手了一家小古董行,早就想见你一面了,幸会,幸会。”那名中年人自我介绍道:“我叫刘伦达。”

    宁飞扬不知道为何,感觉这个叫刘伦达的中年人,皮笑肉不笑,不像是好人,根本没有握手的意思。

    尤其是,这家伙自从过来,眼神就在夏晴身上游走,给人一种心怀不轨的感觉。

    “刘伦达,你这个老小子,还好意思在这里给人搭话,又想欺负新人,是吧?”正当宁飞扬决定是否握手,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铿锵有力,穿透力十足!

    刘伦达看到来人,脸上流露出了惊恐之色,然后转头对宁飞扬笑笑,说道:“宁小兄弟,咱们今天先聊到这,改天再说,改天再说。”

    宁飞扬心里乐呵了,到底来人是谁啊,居然让刘伦达那么害怕,转头望去,发现对方同样是一名中年男人,不过更加年轻些,看起来四十出头,板寸头,非常有精神。

    此人气息内敛,好像也是名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