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偶遇情敌-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65章 偶遇情敌

    宁飞扬变得更加精神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居然还能碰到修者。

    要知道,修者在这个世界上太罕见了,数万,数十万,乃至百万人之中,或许都没有一个,但是今天好像都聚集了起来。

    “小兄弟,以后见到这个家伙,一定不要理会他。”留着板寸头的中年人叮嘱道,“这家伙在圈子里的名气非常差,专门盯着新人,而且是带着漂亮女伴的人,通过各种花言巧语,骗取女孩子。”

    夏晴听到这里,骂了一句混蛋,没想到看起来衣冠楚楚的人,居然那么恶心。

    “多谢这位大哥提醒,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宁飞扬恭敬地询问道。

    他在来之前,就已经暗中布置了一个阵法,悄然把气息隐匿了起来,除非是炼气期八层以上的修者,要不然寻常人根本看不出他是修炼者。

    宁飞扬不是有意隐瞒,只是这个世界上修者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必须要事事谨慎才行。

    他对于这个板寸头的中年男子,感觉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对方笑得从容淡定,而且面相比较和善,如果能够结交一下,也是相当不错的。

    “我叫巫缘。”中年人毫不隐晦地报出了自家姓名。

    “我叫宁飞扬,你年长我几岁,我就高攀一下,叫你一声巫大哥,刚才多谢你开口。”宁飞扬笑着说道。

    巫缘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是看不惯这种人,哈哈,你的精气神不错,很合我的眼缘,这个小弟我认了,咱们等会一定要喝两杯,不过现在我要招呼几个朋友,先不奉陪了。”

    “一定。”宁飞扬笑着说道。

    他们两个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几分钟才能入场,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是不是当老板的没有好人啊?”夏晴坐下来之后,拿起一杯西瓜汁,便开口抱怨了起来。

    “咳咳,你说这话的时候,好歹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别人我不敢说,但我至少是一个好老板吧?”宁飞扬指着自己说道。

    夏晴白了宁飞扬一眼,挖苦道:“看起来斯斯文文,恐怕也是一肚子坏水。”

    宁飞扬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女人果然是不讲理的生物,好像全天下的男人,都和他们有仇似地。

    他也没有解释,而是稍稍释放神识,左右打探了起来。

    距离他们八米的地方,还有几名老板,正凑在一起嘀咕着呢,好像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

    “喂,这次的邀请设在苦行山,感觉很神秘啊。”

    “可不是嘛,以前都在大酒店,或者直接去拍卖行,这次来到了山脚下,很反常啊。”

    “还有啊,这次的举办方我们都不知道是谁,现在把我们集体叫过来,不会是想绑架吧?”

    南阳市作为华夏古董之乡,大大小小的古董行也有数十个,他们的业务范围遍布整个华夏,甚至海外也有不少分公司,每个老板都富得流油,自然担心这种事情。

    “切,你们瞎担心什么啊,我告诉你们,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其中一名络腮胡子的种男人说道。

    “你怎么那么肯定?”有人质问道。

    络腮胡子男人神秘一笑,再次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告诉你们,这次主办方是辛家,京城一个古老神秘的家族,财力雄厚,招待咱们用的椅子桌子,价值都如此之高,根本看不上咱们那点钱。”

    众人听到络腮胡子的一番话,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既然米家如此有钱,为什么要举办这次的拍卖交流会呢?感觉有些怪异。”又有人提出了疑问。

    络腮胡子男人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哪里能揣摩的透啊,就像普通人看我们一样,也是云里雾里,反正马上就要开始了,再等等就知道了。”

    众人点头,停止了议论此事。

    他们的谈话,宁飞扬一字不漏地听到了耳朵里,不由地咋舌,原来还真是辛家的人主办的啊。

    “你怎么了?”夏晴看到宁飞扬久久不说话,便主动询问道。

    “没什么,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们都入场了,我们也进去吧。”宁飞扬再次开口说道。

    夏晴并没有多想,与他并肩而行,快步朝着会场走去。

    宁飞扬看到那些老板带的小蜜,基本上都紧贴着老板,心里痒痒的,就开口说道:“夏助理,为了不让别人怀疑,你是不是也要表现的亲密点。”

    他也不过是说说罢了,哪里会想到,夏晴这个女人还真的把手伸了过来,揽着他的胳膊向前走。

    宁飞扬嗅到夏晴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以及柔软的肌肤,整个人都要酥了,心里甭提多美了。

    夏晴心里七上八下的,她身为校花不假,但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现在揽住了男人的胳膊,小心脏也扑腾扑腾直跳,好像随时都能蹦出来一样。

    所幸的是,在场的人都没有向这边看,这才放心了几分。

    “夏晴?”

    夏晴的心刚刚放下来,不料却有人喊了她的名字,这让她的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

    “啊?”夏晴紧张地甩开了宁飞扬的胳膊,好像烫手山芋。

    “měi nǚ校花,还认识我吗?”一名身着白色衣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指着自己说道:“白子航。”

    夏晴当然记得白子航了,这个家伙是南阳市白氏古董行的少爷,古董行在南阳市,乃至华夏都排的上号,资产早已经过百亿了。

    他在读大学的时候,也曾经追求过夏晴,各种手段都用尽了,但还是没有成功,最后追求了夏晴的室友,玩弄了之后甩掉,据说心里也有些问题。

    白子航毕业之后,就进入白氏古董行工作,熟悉了业务之后,自然而然地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负责古董行大大小小的事物,这次过来参加拍卖交流会,全权代表家族。

    他在家族位高权重,加上又是未来的继承人,能够调动的资金非常可观,不知道多少měi nǚ投怀送抱。

    只是,白子航的心里,对夏晴仍旧念念不忘,本打算找机会打探一下的,没想到刚好碰上,当然要过来搭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