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简直跪了-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66章 简直跪了

    白子航看到夏晴没有说话,再次上前走了一步,开口说道:“怎么着?校花大měi nǚ,真的不记得我了?”

    夏晴脸色不太好看,为了打击这个家伙,冷冷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夏大měi nǚ,你不记得我没关系,只要我记得你就行了,我听说你毕业后工作不太如意,到我们白氏古董行,给你个主管的位置,怎么样?”白子航抛出了诱饵。

    他对于自己的身份,还是颇为高傲的,之前在象牙塔的时候,měi nǚ的脑海之中,或许还抱有王子公主的爱情幻想。

    但是到了社会上,肯定就不一样了,肯定会变得更加现实,知道爱情和现实生活谁更重要,知道该怎么做选择。

    白氏古董行的主管位置,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福利待遇在南阳市乃至整个华夏都屈指可数。

    白子航笃定,家庭条件不好的夏晴,肯定会屈与自己的淫威之下。

    “主管啊?”夏晴拖了个长音,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是总经理。”

    总经理?

    这怎么可能!

    白子航知道这个行业的门槛,还是非常高的,一般人想要生存下去都很难,更加不要说坐上总经理的位置了。

    他想到这里,目光很快移动到了宁飞扬的身上,因为他刚才过来的时候,分明看到夏晴搂着这家伙的胳膊。

    “这位是”白子航试探询问道。

    夏晴知道白子航这个人,脸皮特别的厚,纠缠起来没完没了,就算今天扭头就走,不搭理这个家伙,以后他还会找自己的麻烦。

    与其如此,倒不如让他直接死心!

    “这是我老板。”夏晴开口介绍道。

    白子航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冷不丁地说道:“应该只是一个小的皮包公司吧,你也是的,好歹也是咱们大学城的校花,至少也要找个像样的大公司,什么垃圾小地方都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们的古董行不再说了,我在公司的权力也很大,我对现在的工作状态非常满意。”夏晴再次开口说道。

    赤果果地拒绝啊!

    白子航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自从学校步入社会,回到家族企业工作,别人每天都在恭维巴结,他绝对是说一不二的。

    现在可倒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女人给扫了脸,面儿上当然挂不住了。

    “好啊,夏晴,在大学的时候,在我面前装清纯,现在进入社会,也变得污了,知道利用自己的身体赚钱了。”白子航陡然提高了声音,“还不是被人包养了?”

    夏晴的脸色大变,她再怎么也没有想到,白子航居然如此无耻,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番话。

    “你你这是污蔑!”夏晴相当恼火。

    “污蔑?”白子航冷笑着说道:“如果不是被包养了,凭你的能力,能够坐上总经理的位置?”

    其余的那些人,也都指指点点,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们。

    宁飞扬看到夏晴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开口说道:“告诉你,夏晴是凭借真本事做到这个位置的,别以为什么狗屁白氏了不起,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呵呵,我看你根本不懂行,我们白氏古董行,在华夏都是有名气的,要不然这样,你把这个女人让出来,我回头收购你们古董行,给你一个好价钱。”白子航承诺道。

    在古董这个行当,精通古董的富得流油,那些不懂得古董的,因为一次打眼,都有可能亏损数百万,数千万,乃至更多。

    这一行绝对是金字塔形状!

    其实,不少老板想要抛售古董行,但苦于卖不上一个好价钱,也没有什么人接手,只能苦苦经营,现在听说白子航要高价收购宁飞扬的古董行,也觉得宁飞扬走了狗屎运。

    “不如你开个价钱,我把你们古董行给买了,顺带着你家里的女人,如何?”宁飞扬反过来说道。

    哈哈哈

    众人不由地乐呵了起来,很显然,宁飞扬的反击力度更大!

    “你”白子航指着宁飞扬,威胁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和我这么说话?”

    “我什么都不算,我就是个普通人。”宁飞扬说到这里,身上的威压散发了出来,几乎全部作用到了白子航的身上,把他压的喘不过气来。

    白子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数百斤的重物压在自己的身上,并且这个重量还在持续增加。

    他的脸色煞白,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平时酒色伤身,哪里能够承受得住如此大的重量,几秒钟之后,直接跪在了地上。

    砰!

    大家正在陆续进入会场,刚才听到他们吵嘴,便停下来驻足观看,看得正热闹着呢,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本以为白子航会稳稳地占据上风,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跪了下来。

    “年轻人,知错就好,没必要行这么大的礼。”宁飞扬拍了拍对方的头,牵着夏晴离开了。

    霸气!

    在场的人尽管没有明说,但都在心里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宁飞扬的举动实在是太震撼了。

    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根本看不明白。

    但是,白子航身为白氏古董行的继承人,绝对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跪的,唯一的解释,还是宁飞扬搞的鬼,这也算一种本领啊。

    关键是,这家伙做完这一切,潇洒离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说别人,就连夏晴都没有反应过来,到了入口处才清醒几分,开口说道:“刚才,白子航那个家伙给你下跪了?”

    “自己看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还没有爬起来呢。”宁飞扬风轻云淡地描述道。

    夏晴当即转过头去,看到白子航果然还跪着呢,直到他身边的女伴站出来,用尽全力,这才把他给扶了起来。

    “白总,白总”那名女伴也十分担心。

    “滚开。”白子航感到特别丢人,这就扬起胳膊,把女伴甩到了一边。

    扑腾!

    女伴及时扶住了柱子,稳稳地站住了,倒是白子航那个家伙,双腿还软着呢,再次栽倒在地,引得众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