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shàng mén找抽-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68章 shàng mén找抽

    白子航一直认为,并且还将持续认为,自己才是南阳市古董界牛气哄哄的人物,励志将白氏古董行继续做大,成为华夏古董界一哥。

    而现在可倒好,他来参加古董交流会,却不是贵宾客户,反而给一个不知名的小古董行贵宾字样,这不是羞辱他吗?

    “白先生,很好理解,因为您不是贵宾,所以享受不了贵宾的待遇。”三十二号fú wù员如实回答道。

    她这次无意间带了个贵宾客户,按照交流会之前的规定,能够享受到三万块的提成,现在自然要尽心尽力为贵宾fú wù了。

    “他怎么能成为贵宾,而我堂堂白氏古董行的接班人,却没有这个资格?”白子航再次质问道。

    “因为三十二号贵宾,验资达到了十个亿,而您只有五个亿,根据我们的规定,八个亿以上才有资格,所以很抱歉,您没有那个资格。”三十二号fú wù员再次回答道。

    十个亿?

    白子航听到这个数字,脸色变得不好看了,他们白氏古董行通过各个小道消息,才打听到这次的古董交流大有来头,很有可能会有罕见的古董问世。

    所以,他在临行之前,老爷子就动用了人脉关系,从各方渠道借了两个亿的资金,外加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这才凑足了五个亿,本以为在所有的古董行之中,能够拔得头筹,谁知道居然被别人给压下去了。

    而且,十个亿对五个亿,那可是绝对碾压啊!

    “白先生,如果您有意向成为贵宾客户,可以再验资五个亿,同样可以升级的。”三十三号fú wù员趁机怂恿道,如果升级成功,她也能够拿到相应的提成。

    “哼,没有那个必要,不就是贵宾嘛,中看不中用。”白子航脸色煞白,扭头离开。

    他关门的时候,声音非常之响,可见心里是多么的愤懑。

    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部都捂着嘴偷笑了起来,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贵宾有时候不一定非得享受很多优惠,关键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最重要的是,白子航本想着羞辱宁飞扬的,谁知道连人家的面都没有碰着,反而是自取其辱!

    “看来,里面的人大有来头啊,十个亿的流动资金,不简单。”

    “没错,不把白氏古董行放在眼里,想必也是有原因的,说不定是外来的大家族。”

    “我记住了他的模样,回头要打个招呼,混个脸熟。”

    之前那些看不起宁飞扬的,现在也肃然起敬,在进入包厢之前,三三两两地议论了起来。

    宁飞扬对此浑然不知,没想到躺着也中枪,无形之中又装了一把,如果被夏晴知道,肯定又要说他了。

    八号包厢的门上,同样挂着贵宾的字样。

    “巫爷,刚才我听说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打扮朴素的女人笑着说道。

    “说来听听。”被称作巫爷的中年男子,正是之前和宁飞扬说话的人,巫缘!

    打扮朴素的女人,是巫缘带来的女伴,巫缘不喜欢浓妆,也不爱花枝招展,所以跟着他的女人,只是淡妆,而且穿着也相当朴素。

    不过,这依然掩盖不了女人的美!

    巫缘的女伴便把宁飞扬和白子航冲突的事情,以及在贵宾门前的一幕说了出来,笑得花枝乱颤。

    “哦,你口中的宁飞扬,是不是一个年轻人,非常有精神?”巫缘开口询问道。

    “没错,难道巫爷认识他不成?”女伴惊讶地询问道。

    巫缘点了点头,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那个年轻人,敢和白氏古董行硬碰硬,还能拿出十个亿验资,不简单,到会场把之前的shì pín,以及他的diàn huà拿过来,我倒要看看。”

    女伴不知道巫缘为何会如此上心,但依然照办,凭借巫缘的名头,很快就把这件事办好了。

    巫缘仔细地看着shì pín,尤其是看到宁飞扬不动声色,白子航直接下跪的画面,更是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怎么了,巫爷?这个年轻人有问题吗?”女伴不解地询问道。

    “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巫缘没有回答女伴的问题,而是直接要了diàn huà号码。

    diàn huà很快就拨通了。

    宁飞扬shǒu jī响了起来,他看到陌生的号码,不由地皱眉,这是他刚刚更换的号码,没几个人知道,怎么会有人打diàn huà过来呢?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卖保险的,要么就是卖商铺的,或者是公寓的,所以直接挂断了。

    巫缘听到了嘟嘟的忙音,脸上露出了笑意,自言自语地说道:“有意思,有意思,挂我巫缘的diàn huà,除了老爷子之外,还没有第二个人。”

    “巫爷,那小子也不知道是你打过去的,可能以为是骚扰diàn huà吧。”女伴解释说道。

    巫缘点了点头,再次拨打了过去,这次很快就接通了。

    “我是你巫大哥。”巫缘自报姓名。

    “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卖保险的呢,真是不好意思。”宁飞扬尴尬地说道,联想到巫缘是修者,能够找到他的联系方式,也就不足为怪了。

    巫缘也被逗乐了,开口说道:“你别说,我还真是卖保险的,听说你刚才和人杠上了,如果有事情的话,直接找我,我的名气虽然不大,但是可以帮你摆平一些事情的。”

    “多谢巫大哥,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麻烦你。”宁飞扬笑着说道。

    “对了,等下拍卖会结束,你先别走,咱们两个好好聊聊。”巫缘主动邀请。

    “没问题。”宁飞扬也没有多想,可能巫缘就是看他顺眼而已。

    巫缘挂断了diàn huà,再次看了一遍shì pín,微微点头。

    “巫爷,那小子就算敢和白氏古董行硬碰硬,也不过是凡夫俗子罢了,值得你主动相约吗?”女伴不以为然地说道。

    巫缘开口说道:“这你就错了,我之前就感觉到他的气息不同寻常,只是没有多想,但是看到shì pín之后,就不那么认为了,隔着两米的距离,能够让一个人跪下,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女伴恍然大悟,不过很快冷静了下来,说道:“就算他是修者,或许很普通,也没必要引起你的关注。”

    “这你就错了,他能够瞒过我的眼睛,你认为非同寻常吗?”巫缘再次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