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任性的拍卖会-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69章 任性的拍卖会

    巫缘身为炼气期六层的高手,实力斐然,眼睛更是毒辣,什么样的人没有看过,没想到却被宁飞扬给蒙蔽了眼睛。

    从某方面说,此人甚至比巫缘还要厉害!

    女伴想到这里,瞳孔放大,不可思议地说道:“没想到在南阳市这么个小地方,还有如此厉害的高手。”

    “修炼者通常是隐匿的,泱泱华夏大国,谁也不知道哪里有高手。”巫缘叹了一口气,说道,“南阳市这个地方,人杰地灵,有高手修者也不奇怪,只是年龄这么本领这么大的,还是让我感到震惊。”

    “巫爷,拍卖会要开始了,具体情况,等你接触他就知道了。”女伴提醒道。

    巫缘点了点头,担心思一直在宁飞扬的身上,琢磨对方怎么瞒过他的眼睛,根本没有把眼前的交流会当回事。

    三十二号贵宾包厢。

    “那个巫缘,怎么有你的号码啊?”夏晴开口询问道。

    “现在这个社会,有钱什么事情办不到啊,别说是一个diàn huà号码,就算是让那些人péi shuì,她们也不会眨眼的。”宁飞扬随意地说道,眼睛却一直通过窗户,盯着拍卖会的主席台。

    夏晴瞪大了眼睛,质问道:“péi shuì?你怎么那么熟悉套路啊,难道你也干过这种事情?”

    咳咳!

    宁飞扬用力咳嗽了两声,澄清道:“我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但是没吃过肉,我也看过食肉动物跑啊,这种事情司空见惯。”

    “哼,你可不许跟着他们学坏了。”夏晴挥动着拳头,警告道。

    咦!

    宁飞扬看到夏晴生气的模样,心里痒痒的,嬉皮笑脸地询问道:“难道你吃醋了不成?”

    “我我哪里有,胡说八道。”夏晴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她跺了跺脚,转头说道,“我去倒水,不理你了。”

    宁飞扬看到夏晴的样子,尤其是最后小脚一跺,快步离开的神态,整个人都要被融化了。

    这个女人,难道对我有好感?

    宁飞扬还是有些自信的,除了自身长得比较帅之外,最重要的是有能力,而且自行修炼之后,整个人的气质脱胎换骨,更是迷倒万千少女。

    木质包厢从外面看简单,但是里面装修的可谓奢华,不但有珍贵的花花草草,名贵字画作为装饰,甚至还有桌椅,床之类的东西,宛如一个温馨的小窝。

    宁飞扬一眼便看出来了,这里老板都带着小蜜过来的,准备的如此妥当,就是让他们散会后办事用的。

    至于他,即便有那个心思,恐怕也用不上啊!

    正当这个时候,一名年轻人走到了主席台上,清了清嗓子说道:“欢迎各位,欢迎大家来到这次的交流拍卖会,刚才也有人问我们了,这次的主办方是谁?

    现在我要告诉你,主办方是谁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次的交流会,会让各位大开眼界,同时也会让诸位满载而归,如果不满意,回头找我。”

    这一番话,倒是有点意思,相比较冗长的普通拍卖交流会,显得别开生面。

    “我叫辛沛然,是这次拍卖交流会的首席拍卖师,相信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吧?”台上的年轻人开口说道。

    啊?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流露出了不满的情绪,他们从设施上来看,这次的交流会规格的确不会低,但是主持交流会的人,实在是太年轻了吧?

    俗话说的好,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尤其是在古董行,更是看资历的,那些年纪比较大的鉴定师,有时候都会出现问题,更加不用说这种年轻人了,简直就是胡闹。

    每个包厢之中,都有对应的话筒,只要打开就可以说话,声音可以传到每一个包厢。

    “不行,这不是胡闹嘛,根本不可行。”

    “换个人,毛头小子能当什么首席拍卖师,儿戏。”

    “这么大的阵势,不会是虎头蛇尾吧,到时候草草收场,大家都不痛快。”

    他们纷纷提出了质疑,每个人的心里都抱着怀疑态度,尤其是那些年老的鉴定师,更是不相信辛沛然。

    宁飞扬没有说话,他见过这个家伙,昨晚正是他和辛米一起,行走在各个古董行,从仓库中的古董中汲取浓郁的灵气。

    此人也是修炼者,又怎么可能不懂的古董啊,比任何专家都要厉害呢。

    “大家质疑也正常,这样吧,咱们开始拍卖,如果我能力不足,在拍卖的过程中出现什么差错,尽管开口,我主动从这个台上滚下去,如何?”辛沛然承诺道。

    辛沛然代表着主办方,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前来参加拍卖的老板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我们就开始吧,我首先代表主办方承诺,我在拍卖过程中所说的话,全部属实,如果大家拍买到了手中,对于古董有怀疑的,可以提出来。

    一旦证实我们拍卖方蓄意造假,我们绝对会承担相应的责任,我在这里保证,至少赔偿十倍以上的拍卖金。”辛沛然再次开口说道。

    一般来说,如果正规拍卖行拍卖老物件的话,都是要经过知名鉴定师鉴定的,然后给出zhèng shū之类的。

    但是他们这次的拍卖会,在苦行山脚下,拍卖十分隐蔽,这方面就不能保证了。

    “怎么给钱啊,是拍下就给,还是自己鉴定过之后才给啊?”其中有人提出了疑问。

    别看其中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差,但是对于古董行的老板来说,绝对是天壤之别,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钱如果进入了别人的口袋,再想让人掏出来,那可就困难喽。

    “当然是竞拍结束,大家鉴定过之后付款,如果怀疑作假了,大家可以让鉴定师联合坚定,确认是假货,直接不用付钱,我们反过来赔钱,就是这么自信。”辛沛然信心满满。

    “没有问题了,开始吧。”有人迫不及待地说道,这两个问题弄清楚了,其它的问题也都不是问题了。

    辛沛然点了点头,然后朝后台招手,便有fú wù员端着古董开始登上主席台。

    他看似不专业,但是在介绍古董,以及拍卖的时候,非常的娴熟,看来举办过不少类似的huó dò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