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不吝一战-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75章 不吝一战

    修者们看到这一幕,全部都被震惊住了,他们再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打斗这件事情。

    辛米第一个站了出来,快步来到了巫缘的面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大声地质问道:“巫缘,你在我这里动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拍卖交流会是辛家举办的,他们耗费了巨大的精力,特意请来了阵法师布置阵法,就是为了给大家留下好印象,让他们觉得辛家有能力举办好类似的交流会。

    与此同时,也能够彰显出辛家的强大实力!

    说的更准确点,辛家想要借助这次机会,凌驾于陶家和巫家之上!

    现在可倒好,拍卖交流会还没有开始,巫缘就大打出手,相当于打了他们辛家的脸,辛米又怎么能够容忍。

    “辛米,这件事不能怪我,是他们自己不开眼,想要招惹我的兄弟。”巫缘平静地说道,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辛米不想被牵着鼻子走。

    巫缘也站了起来,气势慢慢地散发出来,开口说道:“不需要别人作证,我的话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这句话把辛米给呛到了。

    辛米回过头去,看到那名炼气期二层的修者,以及白子航二人,根本不敢直视这边,心里也明白了,恐怕真是他们找事在先的。

    “好,就算他们真的惹事了,那你也不能直接动手,这是我们辛家举办的交流会,你应该先告诉我们,让我们来处理。”辛米开口说道。

    他的意思非常明显,这里是辛家的地盘,容不得你巫缘撒野。

    巫缘岂能听不出来,冷笑着说道:“如果你们辛家有能力举办这种交流会,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里面放,不出问题才怪!”

    “你”辛米指着巫缘,话到了嘴边,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巫缘的话虽然霸道,甚至有些刁难的意思,细想之下,却句句在理,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辛米再次被扫了面子,脸色煞白,身上的元气也不由地散发了出来,气势相当凌厉。

    嘶!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说不定就会发生战斗。

    他们也听说了,辛米和巫缘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即便是战斗散发出来的余威,都有可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想到这里,不由地后退了一步,唯恐惹火烧身!

    巫缘不甘示弱,也迸发出元气,虽是准备战斗!

    “巫缘,你决定要和我们辛家作对吗?”辛米开口说道。

    “你要搞清楚,不是我和你们辛家作对,是你们和我过不去。”巫缘咧嘴笑出声来,“反正战斗一场,能够扫了你们辛家的名声,何乐而不为。”

    辛米更加恼火了,但还是强忍着冲动冷静了下来,巫缘说的没错,现在战斗,只会让辛家处于不利地位。

    “哼,反正这个家伙中了消功散的毒,最多再过几个小时,就是废人一个了,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辛米想到昨晚的事情,这才稍稍平息了怒火。

    巫缘看到对方不动手了,再次开口说道:“怎么着?难道你怕了不成?”

    “这次我们辛家举办交流会,主要是和谐为主,我刚才只是和巫大哥开个玩笑罢了,怎么能当真呢?”辛米皮笑肉不笑地补充道,“这两个人故意挑衅,自然要受到惩罚,交流会正常继续。”

    巫缘眉头皱了起来,他刚才还真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闹大点,让辛家无法顺利举办交流会,谁知道这家伙那么能忍。

    辛米为了堵住巫缘的嘴,也做出了些许举措,把那名炼气期二层的修者,以及惹是生非的白子航捆绑了起来,扔到了交流会的角落里,算是惩罚了。

    “真是晦气,你不是说这个家伙是普通人吗?”炼气期二层的修者懊恼地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谁知道这家伙有那么厉害的朋友呢,嘶”白子航身上的疼痛再次传来,“大哥,你神通广大,能不能帮我疗伤,我快要死了。”

    炼气期二层的修者冷笑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做梦吧你,今天都是因为你,我才得罪了那么厉害的修者,能不能活着离开还是个问题,至于你,死了活该!”

    死了活该!

    这四个字犹如刀子一样,直接刺在了白子航的心头,把他最后求生的念头都给掐灭了。

    白子航依然没有放弃,紧咬着牙关,他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就算是死,我也要在临死之前,看到宁飞扬这个孙子出丑!

    众人感受到气氛变得轻松了,这才放下心来,准备马上就要开始的交流会。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陶煜也站了起来,快步朝着巫缘走去。

    “巫大哥,没想到你结交的人还挺广的嘛,什么人都认识。”陶煜说话的时候,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宁飞扬。

    巫缘心底一沉,他本来还在想,陶煜这个家伙到自己这边来干嘛,没想到居然是冲着宁飞扬来的。

    “我结交什么人,应该和你陶煜没有什么关系吧?”巫缘不满地说道。

    “我只是想提醒巫大哥,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这个小子,不简单。”陶煜笑着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处于挑拨离间的想法,就是为了膈应宁飞扬的,想要瓦解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和他认识?”巫缘开口询问道。

    “有些过节。”宁飞扬随意地回答道,关于自己的身份,只字不提,他相信巫缘会有判断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巫缘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挑拨离间,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巫大哥,多谢信任。”宁飞扬心里有些感动。

    他比谁都清楚,巫缘之所以这么帮自己,除了感觉他神秘之外,恐怕更多的是处于豪情。

    “拍卖会就要开始了,什么事回头再说。”巫缘开口说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

    辛米刚才也特别留意了一下,陶家似乎也和巫缘过不去,心中窃喜:等到拍卖交流会结束,让你们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