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仇人见面-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8章 仇人见面

    宁飞扬刚才施展出来的银针,正式针对尼克,让他大小便失禁,在众rén miàn前丢人的。

    本本第一个反应过来,稍稍弯着腰,看到了尼克背后的场景,捏着鼻子说道:“哎呦,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外国人怎么那么不懂礼貌啊,大小便不知道上厕所吗?”

    “有些国家的有些人,还经常说华夏人没有素质,我看呢,他们也不过如此,比我们还不如!”马雨溪目睹了刚才的事情,也是憋了一肚子火,现在自然要发泄出来。

    柳潇潇眉头紧皱,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目光一直紧盯着宁飞扬。

    她从对方狡黠的眼神之中,当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这个家伙从中搞的鬼。

    这种方式尽管有些猥琐,不过她喜欢,谁让向佳星那么讨厌呢!

    向佳星眉头紧皱,本来还不相信大家说的话呢,但是当亲自看了看之后,发现果真如此,羞愧地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你到底怎么回事?”向佳星大声质问道。

    尼克哭丧着脸说道:“宝贝,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要叫我宝贝,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就没有任何关心了。”向佳星丢不起这个人。

    宁飞扬自然不会错过奚落的机会,笑着说道:“向佳星,你就算是包养小白脸,至少也要找个身体健康的吧,这个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你还要跟着擦屁股,是不是特喜欢这种感觉?”

    “哈哈哈哈哈”本本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向佳星想要反驳,但是话到了嘴边之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猛地跺了跺脚,转身就离开了。

    “宝贝,你听我解释,我没有病,我真的没有病”尼克快步追了上去。

    工作室之内,他们笑得前仰后翻,甚至连冰冷如山的柳潇潇,此刻都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实在是大快人心,人家早就看她不爽了,小飞飞,你真是厉害。”本本来到宁飞扬的面前,伸着兰花指,在他的胸口戳了一下。

    宁飞扬差点要吐血了,连连摆手说道:“这和我没有没有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他好好的一个人,如果不是你动手,他能大小便失禁吧,你好坏哦。”本本再次笑着说道。

    宁飞扬哪里招架得住,这就拿起了衣服,钻进了试衣间,换好之后,开口说道:“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小飞飞,你要常来坐坐哦,人家会给你打diàn huà的。”本本看到宁飞扬离开,当即喊出了声音。

    柳潇潇和马雨溪出去之后,看到宁飞扬沉这个脸,纷纷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宁飞扬没好气地说道。

    “我们当然是笑你太帅了。”马雨溪开口说道。

    “这还差不多。”宁飞扬说完之后,钻进了车子里。

    车子里面的气氛很诡异,从柳潇潇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强忍着笑意。

    马雨溪一直捂着嘴,但是从面部肌肉抽动来看,肯定是在偷笑。

    宁飞扬甭提多别扭了,保持什么姿势都感觉不舒服,索性闭上了眼睛,开始全身心地修炼了起来。

    这招果然不错。

    四周的灵气尽管很薄弱,但是保持修炼的状态,很快就让心静了下来。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希尔顿五星级大酒店门口。

    宁飞扬出来之后,看到了酒店外面的滚动屏上,显示的是南阳市中医药保健品交流会在希尔顿召开,欢迎各位业内人士莅临指导!

    地点设在了顶楼的大型会议室。

    这种行业顶尖的交流会,记者自然少不了,他们刚刚从车子上下来,就有至少八名记者涌了上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狂拍。

    其实,主要是拍柳潇潇的。

    这个女人是柳氏集团的掌舵人,身为一个女人,年纪轻轻,就把集团经营的顺风顺水,而且还要进军保健品行业,足以让人敬服了。

    “柳董事长,前段时间传闻,柳氏集团要进军保健品行业,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如果柳氏集团进军保健品,将面临宫氏集团和向氏集团两个老牌保健品集团,请问你有没有信心?”

    “柳氏集团的新产品研发,已经到了哪一步?请问有没有头绪?”

    一时间,所有的记者都开了口,他们的问题好像炮弹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柳潇潇眉头紧皱。

    马雨溪在帮忙挡驾,奈何她一个女孩子,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也是憋得脸通红。

    甚至,站在最前面的一名记者,因为用力过猛,暴力地把马雨溪推开。

    宁飞扬马雨溪要倒地,迅速地移动了两步,这才把对方抱在怀里。

    “谢谢谢谢你。”马雨溪娇羞地说道,她刚才以为自己都要摔倒了,没想到却躺在了宁飞扬的怀里,感受到那结实的胸膛,小鹿乱撞。

    宁飞扬把马雨溪扶好,然后朝着那名记者走去,眼神里迸发出怒火。

    “你你想干嘛?”那名记者有些慌乱,“我是记者,如果你对我动手的话,我会曝光柳氏集团的。”

    “对一个女孩子这么狠,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宁飞扬冷哼一声,“对你动手,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

    那名记者哑口无言,不过看到同行鄙视的眼神,心里还是有不小的怒火。

    “我们走。”宁飞扬如果不是考虑柳氏集团的名声,早就教训那名记者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辆车子驶了过来,刚好停在门口。

    那些记者当即转过头去,全部把镜头对准了车子,开始一顿狂拍,不放过任何一个镜头。

    宁飞扬还在想呢,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记者们放弃了拍摄柳潇潇,而是把精力放在了对方的身上。

    金丝框眼睛,穿着衬衫,西裤和皮鞋,看上去温文尔雅,唯一不协调的是,他脸上带着伤痕。

    宫方彬!

    宁飞扬再怎么也不会忘记这个家伙,当时在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就是这个家伙算计自己,当时结下了梁子。

    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上。

    宫方彬好像察觉到有人盯着他,目光当即搜寻了起来,很快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