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瞠目结舌-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88章 瞠目结舌

    常青不舍地把聚元丹递给了对方,但想到接下来宁飞扬会失败,到时候杀鸡儆猴,给所有人树立一个教训,心里才稍稍释然。

    宁飞扬接过聚元丹,放在手心里观摩了一下,发现这枚丹药炼制的品质非常好,应该出自炼丹大师的水准,也就毫不犹豫地吞服了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伴随着他喉结一动一动的,也都跟着干咽唾沫,那可是一级上品丹药啊,对于修者而言,比任何美食都有吸引力。

    宁飞扬盘腿坐下,因为聚元丹进入体内之后,浓香的丹药立即幻化成为了精纯的元气,朝着身体四周充斥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大海涌入了溪流般壮阔。

    他刻意引导元气,不停地提升修为,四周空气的能量,也随之波动了起来。

    “爸,飞扬兄弟能不能成?”巫缘开口询问道。

    巫绥摇了摇头,眉头紧皱,回答道:“我也不清楚,凭借聚元丹的药效,让他提升迈入炼气期五层,应该不是问题,但想要一鼓作气,把修为提升到五层中期,恐怕还是非常有难度的。”

    “那如果飞扬兄弟失败了,你能不能保住他?”巫缘补充了一句,“毕竟他救过我的命!”

    “我尽量吧,但是常青长老把地点选在这里,又让那么多族人过来观看,心里也有他的小算盘,就算是我能够保住宁飞扬的命,但是他提升的那些修为,恐怕也会被废掉。”巫绥叹了一口气。

    巫缘变得更加紧张了,他本身就是一名修者,知道修为达到炼气期五层,想要继续提升,难度还是非常大的,每迈出一步,对他们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底下的修者,也都议论开来。

    “这家伙到底行不行啊,敢打这个赌,好像牛气哄哄的。”

    “我估计是看中了咱们巫家的聚元丹,所以才口出狂言的,这种货色必须要给点教训才行,希望常青长老不要手下留情。”

    “这小子脑子还挺好使的,抓住了家主的软肋,知道他爱子心切,才想出了这么一招,真够损的。”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我看八成是无法进阶。”

    底下的修者,修为基本上都在炼气期五层以下,只有少量的几个达到了四层巅峰,能够感应到宁飞扬身体的变化。

    那些长老们的意见,也大都如此,认为宁飞扬无法进阶。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常青等了半个小时,看到宁飞扬那边依然没有进阶的迹象,便来到了巫绥的面前,拱手说道:“家主,你也看到了,这都过去了半个小时,他还是没有半点迹象,是不是可以宣布结果了。”

    “常长老,修炼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才过去半个小时而已,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再等等看吧。”巫绥虽然也不报多少希望,但仍然希望能够拖延点时间。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常青不肯善罢甘休,再次发难道:“家主,咱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难道这个小子一天不突破,我们就要等一天吗?”

    “再等半个小时。”巫绥咬着牙说道。

    “依我看,再等半天,那小子也不可能进阶,他根本就是个骗子,他”常青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一股气势从宁飞扬身上弥漫开来。

    这股气息与之前的大有不同,散发出淡淡地青色气息,气势虽然柔和,但是威势大增。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宁飞扬的身上。

    果然是这个家伙晋级了。

    炼气期五层的修者,居然能够迸发出这种气息,真是不简单。

    “哼,中看不中用,刚才也只是爆发了一下而已,明显后劲不足,即便是进阶到了炼气期五层,也达不到中期的水平。”常青不屑地说道。

    “没错,常长老说的极是。”有人附和了起来。

    常青摆出一副老资历的样子,再次开口说道:“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妄自菲薄,觉得自己多么厉害,但是当真正放在众rén miàn前的时候,谎言不攻自破”

    然而,他的话刚到这里,又是一股气息涌来。

    这股气势带着犀利的元气,同时夹杂了武场上的灰尘,全部冲到了常青的身上。

    常青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弄得蒙头垢面,没好气地吼道:“姓宁的,你自己没有本事,无法进阶到炼气期五层中期,就要用这种小把戏吗?

    好,非常好,本来还准备给你点时间修炼,现在既然你主动放弃,那也怪不得我了,来人呢,把他给我抓起来,严刑拷打。”

    巫缘噌地站了起来,挡在了宁飞扬的面前,开口说道:“常长老,我平时敬重你,但是这次,真的不能怪我了,宁飞扬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看着他被你们欺负。”

    “我这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办事,你身为巫家少主,难道也要做言而无信的事情吗?”常青拿出了刑罚长老的威势,再次逼问道,“如果这样的话,你以后有什么资格做家主?”

    巫缘张了张嘴,终究说不出话来,因为他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少主,既然无话可说,那咱们就要按照家法来。”常青再次挥动手臂说道。

    巫绥想要开口,但是他身为家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更是不能偏袒宁飞扬,要不然只能寒了大家的心,家主的威严也将扫地,而且还起不到半点作用。

    “飞扬兄弟,我对不起你。”巫缘低着头说道,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此刻,常青也带着人来到了宁飞扬的面前。

    “巫大哥,不用这么说,既然常长老要按照之前的约定办事,那就按照约定来。”宁飞扬说到这里,伸出了手。

    “算你有点眼力见,知道束手就擒。”常青这就要拿着铁链捆绑宁飞扬。

    宁飞扬当即把手绕开了,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常长老,我要的可不是这个。”

    “难道你想反悔不成?”常青质问道。

    “常长老,我怎么可能反悔呢,毕竟我赢了这个赌啊。”宁飞扬开口说道,“我现在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中期,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