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不可能的可能-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89章 不可能的可能

    炼气期五层中期?

    常青自然不相信了,但是当神识扫视一番,发现宁飞扬还真的达到了,顿时瞠目结舌。

    巫缘刚才没有查探,但是从常青的表情上,也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把目光投向宁飞扬,检查了一下他的修为,发现稳稳地达到了炼气期五层中期。

    “飞扬兄弟,你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巫缘激动地抓住了宁飞扬的胳膊说道。

    “咳咳,巫大哥,你先放手,不然别人会误会我们两个的关系。”宁飞扬咳嗽了两声,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大男人,十分确定的说道:“我的确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中期。”

    “好,太好了,干得漂亮。”巫缘兴奋地像个孩子。

    其实,这也不能说他矫情,身中消功散的毒,时刻面临修为消散的危险,现在又看到了希望,当然激动不已。

    “还真成了啊,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妖孽,居然能够提升的如此之快?”

    “难道是zuò bì了,也不可能啊,我们都在这里看着呢,不会有问题的。”

    “厉害,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牛的人,今天算是开了眼。”

    巫家的那些修者,在议论的同时,纷纷竖起了大拇指,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厉害的高手啊,加上对方没有恶意,心里顿时起了膜拜之心。

    “不可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常青还是不敢相信。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还是那句话,你自己做不到,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宁飞扬眼神里充满了自信。

    常青刚才那么不看好宁飞扬,还招来了那么多的族人,并且信誓旦旦地说了很多羞辱对方的话,现在看来,完全是打自己的脸啊。

    他想要开口反驳,但是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宁飞扬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人家有嚣张的资本!

    “好,我常青认输。”常青身为刑罚长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然不能出尔反尔。

    嘶!

    武场上的众人,纷纷倒吸凉气,他们对常青再了解不过了,他在家族里从来没有吃过亏,就连家主都要给他几分薄面,现在可倒好,居然在一个外rén miàn前跌了份。

    更重要的是,常青还主动认输了。

    “现在,你该帮少主治疗了吧?”常青开口说道,他心里在琢磨不停,如果宁飞扬治疗不好,他也会借机羞辱对方的。

    “当然要治疗了。”宁飞扬怎么能看不出对方的心思,“不过嘛,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要把之前的赌注给履行完呢。”

    “我都已经认输了,你还想怎么样?”常青非常不快。

    宁飞扬波澜不惊,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表情,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常青长老刚才答应过我,如果我进阶到了炼气期五层中期,你要把玄灵丹给我啊。”

    啊?

    台下又是一阵sāo luàn。

    “真是没想到,常青长老居然答应了这个条件,啧啧啧。”

    “玄灵丹是常青长老的宝贝,可以让元气变得更加精纯,吞服之后,炼气期五层的修者,甚至可以拥有炼气期六层的实力。”

    “没错,一旦吞服下去,那就能够拥有法术,隔空持物都不是问题。”

    “这个也不绝对,只有天赋秉异的人才能做到,这小子未必能够办到。”

    “没错,百万修者之中,也不一定有一个可以达到,而且我刚才特别留意了,这家伙之前停留在炼气期四层巅峰,可能时间比较长,所以吞服了聚元丹之后,修为才暴涨的。”

    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佩服宁飞扬的同时,心里又泛起一股酸意,谁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都觉得是偶然罢了。

    常青的脸色更是难堪,他本以为经过闹腾一下,宁飞扬会不提这件事呢,没想到这小子一直惦记着呢。

    “难道常青长老要反悔不成?”宁飞扬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刚才对方扬言要把自己弄残,又要把他的修为打回去,这些何其歹毒,他也没有必要妇人之仁。

    更何况,玄灵丹是那么好的东西。

    “我当然不会反悔了,给你。”常青不舍地拿出了藏jiā bǎo贝,并且警告道,“你最好把我们少主的毒给解了,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那是自然。”宁飞扬接过了玄灵丹,用神识稍稍探测一下,直接服用了下去。

    常青看着宁飞扬大口咀嚼,鼻子旁边的肉,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那可是他历经生死,为巫家立了大功,前任家主奖励给他的,他一直视为荣耀,不舍得服用,没想到给宁飞扬做了嫁衣。

    如果可以后悔,他肯定不会打这个赌。

    可惜,没有如果!

    常青看到宁飞扬享受的表情,这才发现自己被耍了,敢情这家伙从开始就知道自己会输,所以才如此笃定的。

    他想到这一层面,心里就更窝火了。

    宁飞扬可不管那么多,早已经把玄灵丹吞服进去,盘腿修炼了起来。

    “这家伙要干嘛啊,刚才已经进阶了,现在怎么又开始修炼了?”

    “玄灵丹可以改善气息,估计他想要修炼一下,隔空持物吧?”

    “改善气息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至少也要两三个月,循序渐进,这家伙难道还想当场完成?”

    大家都摸不着宁飞扬想要干嘛,只能低声议论,眼巴巴地看着。

    巫绥也懵了,上前走了一步,开口询问道:“缘儿,这位宁飞扬想要干嘛?”

    “爸,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巫缘脸上闪过一抹苦笑。

    “他现在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中期,应该可以帮你解毒了吧?”巫绥对于宁飞扬接连进阶,感到非常地惊诧,但心里更迫切的是,想让儿子快点好起来。

    巫缘安慰道:“爸,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飞扬兄弟做事很有章法,绝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现在盘腿坐下,肯定有他的用意,咱们等等就是,再说了,我消功散的毒,还没有正式发作呢。”

    巫绥点了点头,看来刚才的确是太着急了。

    嗡!

    就在众人猜测议论的时候,又是一阵气息传来,这股气息更加强盛,化为了阵阵卷风,吹拂到了每一个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