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除非你求我-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94章 除非你求我

    “哈哈哈,我要杀了你了,让你碎尸万段。”

    “我要让你千疮百孔,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要报仇,我要让你死不瞑目。”

    陶宝贤面目狰狞,看上去凶神恶煞,大有走火入魔的潜力。

    只有宁飞扬知道,对方是被他给逼急了,心里已经有了阴影,想要通过战斗这个端口发泄出来,如若不然,以后就别想提升修为了。

    扑哧,扑哧,扑哧!

    宁飞扬一不留神,已经有不少碎屑扎进了自己的身体,直接没入肌肤,甚至连鲜血都流不出来,那种感觉甭提多难受了。

    甚至于,有些碎屑还进入到了经脉之中,阻挠了他体内的元气流动。

    “不行,必须要想办法才行。”宁飞扬余光瞥了一眼,发现阿飞也在艰难地战斗,想要让对方过来帮自己,显然是不现实的。

    他灵光一闪,脑海中有个想法。

    “啊!”宁飞扬失声惨叫。

    一截半米长的树枝,硬生生地扎进了他的肩胛骨,从前面穿过,后面出来,白色的木材之上染满了鲜血,看上去极为刺眼。

    “哈哈哈,终于支撑不住了吗?”陶宝贤冷笑了起来,心里也变得更加畅快了,“宁飞扬,如果你现在求我,或许我会让你死个痛快,如若不然,我会慢慢折磨死你,让你痛不欲生!”

    宁飞扬当然不会求饶,看到陶宝贤放松了警惕,攻击也变弱了很多,知道机会来了。

    他刚才可以躲过那截树枝的,之所以让其刺伤自己,为的就是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让陶宝贤疏于防范。

    宁飞扬的目的显然达到了,他不顾封印身上的伤口,疯狂涌动体内的元气,分为两拨从左右释放,巧妙地绕过了陶宝贤,把三十米开外的大石头包裹住了。

    那块石头至少有五十公斤重,而且形状独特,如同宝剑一样,之前半截刺在了地上,所以在战斗的时候,才没有动弹半分的,但是在宁元气的包裹之下,慢慢地拔了出来。

    这一切悄无声息。

    陶宝贤依然沉醉在创伤宁飞扬的喜悦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变化,再次猖狂地说道:“你小子也有今天啊,之前不是挺嚣张的嘛,我倒要看看,今天你如何嚣张?”

    “我嚣张是因为我有嚣张的资本,而你没有。”宁飞扬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说道,再次分散陶宝贤的注意力。

    “你有什么嚣张的资本,修为还没有我高呢,只知道使一些雕虫小技。”陶宝贤的怒火再次上来了。

    宁飞扬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没错,我是只知道使出雕虫小技,但就是那些无脑的小计谋,居然也有人上当受骗,岂不是证明你更智商有问题。

    还有啊,我的修为虽然不如你,但是我至少是自由的,不像你,只是陶家的一条看门狗而已!”

    他从巫缘的口中得知,陶宝贤这家伙本来并不是陶家的人,也不姓陶,后来归顺到了陶家,并且由家主赐姓,这才叫陶宝贤的。

    陶宝贤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老祖宗传来的姓氏,谁想改啊,陶家又不是古代的皇帝,这是他心中一直的痛,也是感到耻辱的事情,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提。

    现在可倒好,宁飞扬居然说出来了,无疑触动了他的逆鳞!

    “小子,我今天要把你碎尸万段,让你灵魂也毁灭。”陶宝贤再次涌动元气。

    “如果在十秒钟之前,你说这话,我倒是还相信,但是现在,你已经晚了!”宁飞扬冷笑着说道。

    晚了?

    什么意思!

    “又想诈我,这次你休想得逞。”陶宝贤根本不相信。

    “之前我骗你的时候,你每次都相信,但是这次来真的,你居然不相信了,反正我已经提前通知你了,信不信由你。”宁飞扬摊了摊手说道,“就在你后面。”

    陶宝贤用力摇了摇头,他刚才在心中发过誓,不管如何都不能相信这个家伙,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

    他刚准备发动攻击,后面涌来了强大的杀气,真真切切!

    陶宝贤瞳孔急剧放大,这才转过头去,看到那块宝剑一样的石头,正朝着自己飞速攻击而来。

    “难道是这个家伙同伴搞的鬼,不可能啊,那家伙怎么能分出身来用石头攻击我呢?”陶宝贤难以置信,他刚才已经用余光看了看,阿飞与那四名修者战斗,根本不可能有精力攻击他的。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只是瞬间,陶宝贤脑海中闪现了万千念头,他想要躲避,但是根本就来不及了,只能硬生生地承受这一猛烈地攻击。

    轰隆!

    宝剑形状的巨石,直接刺入了他的身体,把他的胸膛都轰击出了一个窟窿。

    陶宝贤身上沾满了鲜血,嘴里也喷个不停,鲜血在空中弥漫,到处充满了腥味!

    他之前还非常骄傲,但是当真正被攻击的时候,还是承受不住,最终只能倒了下来。

    枯木,落叶,碎石,洋洋洒洒地从空中落下,平添了几分萧瑟!

    “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陶宝贤临死之前,依然想不明白。

    “哼,我刚才已经说了,你做不到的,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宁飞扬淡淡地说道,再次释放元气,直接把陶宝贤的宝剑包裹住了,嗖地飞了起来。

    陶宝贤的瞳孔急剧放大,不可思议地说道:“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只是炼气期五层的修者而已,怎么拥有炼气期六层的能力,居然可以隔空摄物?”

    “还是那句话,不要小瞧了你的敌人。”宁飞扬不再浪费口舌,宝剑在元气的包裹之下,倏地刺了过去。

    陶宝贤就此殒命!

    他在临死之前,脑海中懊恼不已,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眼前的这个家伙,要不然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宁飞扬神识扫视了一眼,陶宝贤身上已经没有任何宝贝了,之前都被他掠夺一空了。

    至于另外的四人,在阿飞的强烈攻击之下,也有些体力不支了。

    只不过,阿飞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宁飞扬为了尽快解决战斗,快步走上前去,直接帮阿飞干掉了两个。

    阿飞负担减轻,做掉另外两名修者,自然不成问题。

    “那个炼气期六层的呢,他跑了?”阿飞开口询问道。

    “地上躺着呢。”宁飞扬淡淡地回答道。

    阿飞不解,但当目光落到陶宝贤的身上,看到他已经死了,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说道:“宁大人,别告诉我,他他是你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