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měi nǚ找茬-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396章 měi nǚ找茬

    陶煜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反驳,但是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话,炼气期六层的高手,尚且不是宁飞扬的对手,就更加不用说他了。

    “爸,我不甘心啊。”陶煜瞳孔猩红,犹如发了疯的野兽一样,“他成为了我的心魔,我以后想要修炼,恐怕都会因此受阻。”

    “哼,在你没有心魔的时候,我看你这几个月之内,修为也没有任何进步的迹象。”陶金没好气地训斥道。

    陶煜最近几个月,沉迷女色,的确荒废了修为,现在被父亲隐晦地提了出来,面子上自然挂不住。

    “爸,我是没有那个实力杀他,但是咱们家族中,不还是有很多高手吗?再说了,就算他们都不行,不还是有你吗?”陶煜再次开口说道。

    啪!

    陶金一个响亮的耳光扇了过来,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

    “混账东西,你也不动脑子想想,你以为那个家伙没有后台吗?”陶金没好气地呵斥道。

    “可是,根据我们的推测,他根本没有什么后台,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陶煜挨了一耳光,还是没有彻底反省。

    陶金又甩给了他一个耳光,再次训斥道:“推测,推测,你真傻还是假傻,以为天下有那么多的奇才?咱们陶家把所有的资源都堆在你的身上,你不过炼气期五层而已,可是他都能够击杀炼气期六层的高手了!”

    陶煜如梦初醒,憋着的气都松了下来,好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耷拉着脑袋说道:“爸,我错了,之前我们一心想着杀死那家伙,下结论过早了。”

    “知道就好,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轻举妄动。”陶金临走的时候,又甩了一句冷冰冰的话,“陶煜禁足一个月,谁敢把他放出去,我打断他的腿!”

    陶煜只能接受这一惩罚,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如果再敢触怒父亲,恐怕会禁足三个月,半年,甚至更久。

    辛家的情况也大致如此,他们的眼线也不少,很快便得知了这一情况,辛家家主同样训斥了辛米,责令他不准乱来,静观其变。

    如果说这次最大的受益者,非宁飞扬莫属了,他在拍卖交流会上,竞拍到了大量的宝贝,还得到了最后一块残图碎片。

    至于花出去的灵石,又在陶煜和辛米身上讨了回来,还大赚了一笔。

    宁飞扬到了巫家,收获就更多了,修为一举提升到了炼气期五层巅峰,还获得了巫家这个盟友,同时对凡界的修炼事宜,又进一步了解了几分。

    他从苦行山下来,来到了附近的省道,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拦下去南阳市的大巴,付了十块钱,很快就到了市区,然后打车来到了古董行。

    “飞扬,你终于来了,吓死我了。”夏晴看到宁飞扬回来,终于松了口气,“你的diàn huà一直打不通,我派人去苦行山找你,但是那边早已经连个人影子都没有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宁飞扬风轻云淡地说道。

    夏晴没好气地说道:“我昨晚都没睡着,你可倒好,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本来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shǒu jī没电了,忘了充,你那么在意我,不会是”宁飞扬笑嘻嘻地说道,眼神却在夏晴的旗袍上游走起来。

    “想得美。”夏晴扭头离开,不过到了办公室,脸上还烧得通红,但是悬着的心终于可以落下来了。

    宁飞扬也没在古董行停留太久,只是在库房布置了阵法,然后笼罩在了整个古董行。

    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布阵的速度快上一倍不止,而且阵法的强度也高了很多,如果有人到这里闹事,他会第一世间收到消息。

    宁飞扬做完这一切,又交代了夏晴几句,让他多聘请一些保安,不惜重金,最好是当兵退伍的那些人,这样古董行安全也有保障。

    夏晴记了下来,反正古董行现在也不缺钱,又有宁飞扬刚刚打来的重金,没必要在乎那么多。

    宁飞扬确保古董行没有什么安全隐患,这才匆匆离开,刚准备回家,米雨琛的diàn huà打了过来。

    “班花,想我了?”宁飞扬笑着说道。

    “摊上你这个领导,真是太倒霉了,那么长时间都看不到人。”米雨琛抱怨道,不过对于宁飞扬班花的称呼,倒是颇为受用。

    宁飞扬眉头微皱,开口询问道:“研发出现了问题?”

    他清楚地记得,前几天才给米雨琛一些配方,上面罗列的尽管不是特别详细,但是经过实验推敲,应该不难得出配方啊。

    “恰恰相反,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已经开发出来几种配方,就等着你回来鉴定了。”米雨琛开口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你的技术我完全放心,还是按照之前约定的,只要你感觉没问题,就拿上去报备审批吧。”宁飞扬随意地说道。

    米雨琛清了清嗓子,这才道出了真相,说道:“是董事长那边,我早上去报备的时候,她说流程不对,没有你的签名,那边不能通过。”

    我去她姥姥的!

    měi nǚ了不起啊,劳资照样骂。

    宁飞扬算是听出来了,柳潇潇根本就是故意的,什么狗屁的公司流程,他一个董事长,如果连这点权利都没有,还不如回家种田呢。

    “飞扬,你是不是得罪了董事长啊?”米雨琛试探询问道,之前也有过类似情况,但是那边一路绿灯。

    “行了,我这就回去。”宁飞扬这就要挂断diàn huà。

    米雨琛隔着diàn huà,也嗅到了浓浓的huǒ yào味,叮嘱道:“飞扬,你别冲动,不要和董事长发生冲突。”

    “放心吧,我有分寸。”宁飞扬让司机掉头,朝着柳氏集团赶去。

    他一路来到了柳氏集团,面对那些员工打招呼,也都熟视无睹,脸色阴沉。

    “宁经理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难道研发遇到了什么困难。”

    “恐怕不是吧,听研发部说那边挺顺利的,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们的好奇心全部被激发了出来,互相打听了起来,但是谁也说不清一二,但是最终看到宁飞扬气势汹汹地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每个人都噤若寒蝉,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