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朽木不可雕-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02章 朽木不可雕

    米叔叔和邵姨二人,养了米邵涛将近三十年,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但是儿子实在是太不争气了,这让二老伤透了心,不然也不会说出这番话。

    米邵涛对于父母的态度,丝毫不在意,而是笑呵呵地说道:“别啊,不是你们叫我来的嘛,咱们做个了结。”

    “了结?我们早就了结了,我没有你这个儿子!”米叔叔十分生气。

    “你以后也别叫我妈。”邵姨也转过头去,只是眼眶里噙满了泪花。

    米邵涛顿了顿,不过还是开口说道:“别啊,现在说这话有点早,等我拿到一百万,不用你们开口,我自然会说这话。”

    一百万?

    米叔叔和邵姨听到这个数字,脑袋一阵发懵,这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你是不是疯了?”米叔叔大声吼道,以至于店里的顾客都吓得哆嗦了一下,他们端着自己的饭挪到了隔壁房间。

    米邵涛并没有生气,依然风轻云淡,说道:“我当然没有疯了,你们两个老家伙也不是没钱,现在南阳市不是有一套高档住宅,还有商铺嘛。”

    “这些不是我们的。”米叔叔开口说道。

    他没敢说出来这些是他们的,如果和盘托出,这个不孝子肯定会想尽办法据为己有的。

    米邵涛清了清嗓子,把目光挪到了米雨琛的身上,笑着说道:“我知道,是我mèi mèi找的男朋友嘛,他那么有钱,给我这个大舅子一百万,一点也不多。”

    “你胡说八道什么!”米雨琛大声吼道。

    “雨琛,你来了啊,把钱拿来吧,我保证以后不再骚扰你们了。”米邵涛差不多第一千零一次说这种鬼话了。

    米雨琛没好气地说道:“做梦!”

    “你什么意思,是你打diàn huà让我过来的,说要给我一百万,现在又反悔?”米邵涛脸上闪现出怒火。

    他从镇子上的邻居嘴里得知,这个mèi mèi找到了个大款,一家人都搬到南阳市,于是他也跟着跑了过来,几经打听,还真让他给找到了,于是阴魂不散地缠上了他们。

    他昨晚打牌输了整整十万,钱是从场子借来的高利,心里正郁闷呢,今天听到一百万,兴冲冲地带了狐朋狗友过来。

    米邵涛本打算拿了钱还账,带着所谓的兄弟潇洒潇洒,谁知道被告知没钱可拿,心中的落差可想而知。

    “我根本就没打算给你!”米雨琛气急之下,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啪!

    米邵涛最后一点希望被打破,怒气冲天,直接抓住了其中一个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米雨琛刚才不过是鼓足了勇气,这才敢冲着米邵涛吼的,现在看到对方气势上涨,顿时软了下来,不知所措。

    “你这个混账东西。”米叔叔怒不可遏,这就要抡起拳头教训儿子。

    米邵涛这些年没少挨打,早已经建立了强大的条件反射系统,迅速躲闪了过去,并且开口威胁道:“别以为我不敢还手,你把我逼急了,我照样对你动手。”

    “你敢!”米叔叔自然不信。

    米邵涛还真不敢动手,只能给那些带来的混混使眼色,让他们帮忙出手。

    那几个人直接站到了前面,开口说道:“赶快住手,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他们不单单是说说,而是撸起了袖子,真的准备要动手。

    宁飞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噌地站了起来,挡在了他们面前。

    “你这个混蛋家伙,干嘛拦着我们,是不是找死啊?”

    “就是,如果想死的话,直接吭一声,我绝对会满足你。”

    “别的我不敢说,但是得罪了我丧尸,我让你变成丧尸!”

    这些小混混不务正业,经常干一些违法勾当度日,欺压良民,就算是进了jǐng chá局,过几天也会被放出来,根本就不当回事。

    他们看到宁飞扬清瘦,势单力薄,很好欺负的样子,更是耍横!

    “都给我闭嘴!”宁飞扬暴喝一声,其中夹杂着些许威压。

    那些嚣张跋扈的小混混,灵魂不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不知道为何,再次望向眼前这个人,居然变得无比恐惧,只能把目光转向米邵涛。

    “小子,你是哪根葱啊,横什么横?”米邵涛刚才听到暴喝声,身体也不自主地颤抖,不过想到那一百万,索性豁出去了。

    “这是我朋友,你注意点态度!”米雨琛开口说道。

    米邵涛瞳孔陡然放大,顿时来了精神,似笑非笑地说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大款啊,没想到你还挺年轻的,我以为你肯定四五十岁了呢,挺着个大肚子

    算了,不说这个了,既然你来了,那我们两个就谈谈,我是雨琛的哥,也就是你未来的大舅子,你想要和我mèi mèi在一起,至少要拿点彩礼,给我一百万就行了。”

    “你太过分了。”米雨琛再次开口训斥道。

    米邵涛没有理会米雨琛,继续开口说道:“赶紧拿过来!”

    “如果我不拿呢?”宁飞扬反问道。

    “如果不拿,那很简单,请你滚到一边去,不要搀和我们家的事情。”米邵涛再次开口说道。

    米雨琛把宁飞扬拉到了一边,开口说道:“这个家伙,就是朽木不可雕,你不要理会他,还是我来解决吧。”

    “你打算怎么解决?”宁飞扬询问道。

    米雨琛不说话,她根本没有想到怎么解决,只能默默地低下了头。

    “再给钱,息事宁人?”宁飞扬反问道,“然后继续面对他的骚扰!”

    “哪能怎么办啊,这个家伙就是个无赖,而且经常带人过来打扰我们。”米雨琛摇头说道。

    宁飞扬说道:“我可以帮你出手教训那家伙,但是根本起不到作用,你难道没有发现,米邵涛之所以吃定你们,完全是因为你们太软弱了,任由他欺负!”

    米雨琛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皱着眉头说道:“那我们能怎么办?”

    “对付这种人,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你表现的强硬点,把他们打一顿,保证他们以后不敢过来惹事。”宁飞扬开口说道。

    啊?

    米雨琛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什么时候出手教训过人啊,不由地吞咽了一口唾沫,说道:“不是吧,我我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