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辈分不能乱-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04章 辈分不能乱

    哐当!

    米邵涛倒在了地上,感觉肚子里七荤八素的,手腕也都肿胀的老高。

    “雨琛,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可是你哥哥。”米邵涛感到钻心的疼痛,开口抱怨了起来。

    “哥哥?”米雨琛笑了笑,不屑地说道,“你有把自己当成哥哥看待吗?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哥哥,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你就不会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米邵涛张了张嘴,但是如鲠在喉,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怎么不说话了?这么多年以来,你败了家里多少钱,爸妈辛辛苦苦存的那些,都被你用来赌博了,爸爸白了多少头发?妈妈偷偷哭了多少回?”米雨琛说到这里,眼眶里也噙着泪花。

    米叔叔和邵姨两个,也无力地坐在了凳子上,他们不停地摇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哪个做家长的,不是望子成龙?

    但是米邵涛,实在是让他们失望透顶,别说成龙了,就连普通人都不如!

    米雨琛看到父母的样子,再次失望透顶,开口说道:“你真是让我们绝望,爸妈养你那么多年,真是白养了,我不希望你有多大的建树,爸妈也不希望你回报什么,我现在只想求求你,从此离开这个家,别再打扰我们了。”

    家?

    米邵涛的喃喃自语,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尤其是这么近距离观察父母,这是他很久都没有做过的事情了。

    他们的身体老了,眼神里失望透顶!

    “不走,我不走。”米邵涛撕心裂肺地吼道。

    米雨琛再次扬起拳头,威胁道:“在此之前,我还认你这个哥哥,但是从此以后,你就不是我的哥哥了,既然你赖着不走,那我必须要给你点教训才行!”

    “不,不要,不要,雨琛,我不是这个意思”米邵涛连连后退。

    米雨琛也没有及时动手,而是开口询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爸妈。”米邵涛说到这里,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米叔叔和邵姨两个人相当惊讶,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米邵涛什么意思。

    米雨琛也是如此,这么多年以来,这个只有血缘关系,并没有多少感情的哥哥,居然跪下来认错了。

    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米邵涛,你找在这里装模作样,我们不会相信你的。”米雨琛冰冷地说道。

    米叔叔和邵姨二人,刚开始也有所动容,但是细想之下,也都摇了摇头,俗话说得好,赌徒的话根本不可信,脸色自然也变得不好看了。

    “我是认真的!”米邵涛竭力证明自己。

    “鬼才相信。”米雨琛毫不留情地说道。

    米邵涛左右环顾了一番,然后闯进了厨房,从里面拿出了一把菜刀。

    “你想干嘛?”米雨琛挡在了父母面前。

    宁飞扬也变得警惕了起来,他也看过新闻,一些赌徒或者是毒瘾比较大的人,经常会做出非理智的事情。

    “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米邵涛说完之后,手中的菜刀对着自己的手斩了下去。

    左手一根手指头直接被斩断。

    米邵涛也算个硬汉,愣是没皱一下眉头,再次跪了下来:“爸妈,小妹,求你们原谅我。”

    不单单是米家的人,就连宁飞扬看到这一幕,也都被震惊住了!

    他们再怎么也没有想到,米邵涛居然会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情,不过对方愿意斩断一根手指头,也就表达了他的决心。

    “涛儿。”邵姨直接抱住了儿子,“我的好儿子,妈妈刚才应该相信你的。”

    米叔叔没有说话,但是眼眶中也噙着泪水,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说不心疼是假的。

    米雨琛也傻了眼,声音有些颤抖,说道:“哥,哥,赶紧去医院,或许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邵姨也反应了过来,开口说道:“老头子,赶紧拿冰块把手指头包起来,去医院!”

    现在医疗技术发达,整齐断裂的新鲜手指,还是可以接上去的。

    “不用了,我不打算把手指接上去,我想给自己留个记号,以后每次想要赌的时候,看看这个手指,我就不会了。”米邵涛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那怎么能行呢,孩子,你赶紧去接上。”邵姨抱着儿子哭着说道。

    米雨琛也劝说了起来,道:“没错,赶紧去,不能意气用事。”

    不过,米叔叔此刻却开了口,说道:“不去就不去吧,男人嘛,断一根手指头,也不算多大的事情,就当是这些年来的忏悔,惩罚!”

    米邵涛没有生气,而是非常高兴,来到了米叔叔的面前,惊喜地说道:“爸,这么说,你原谅我了?”

    “本来我是不打算原谅你的,但是现在看你的决心那么大,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但是你要记住,自己好好珍惜,如果不把握好的话,那可就不能怪我了!”米叔叔开口说道。

    “多谢爸爸,我一定改正,一定改正。”米邵涛连连磕头,脸上满是喜悦,根本不管手上的疼痛。

    邵姨和米雨琛两个,本身心肠就比较软,现在也都对着米邵涛点了点头。

    一家人心头的那个担子,全都放了下来!

    米雨琛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去,开口说道:“飞扬,这次真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

    “不必客气,是你迈出了这一步。”宁飞扬及时打住了地方,他可不想和米雨琛那么生分。

    “妹夫,太感谢你了,让我迷途知返。”米邵涛由衷地表达了谢意。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以后不老老实实改正,我也不会饶了你的。”宁飞扬笑着说道,对于妹夫这个称呼,倒是没有纠正。

    米雨琛在哥哥肩膀上掐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他不是你妹夫,别瞎说。”

    “这么好的男人,你到哪里找啊。”米邵涛感到米雨琛用力,疼得嗷嗷直叫唤,“碰到我的手了,疼啊,疼!”

    “我帮你治疗一下。”宁飞扬抓住了米邵涛的胳膊,拿出银针帮他止血,同时用体内的元气止住了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