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陪你玩几把-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05章 陪你玩几把

    米邵涛刚开始被抓住,疼得想要撞墙,但是几秒钟之后,就感受到了温热的气流涌过。

    血很快停止了流动!

    “清洗一下,直接包扎,三天就会没问题的。”宁飞扬交代道。

    “真是太厉害了,小妹,你捡到了一个宝啊。”米邵涛说到这里,连忙改口道,“不对,是我们整个家都捡到了宝!”

    米叔叔和邵姨笑出声来,然后帮助他包扎,儿子断了一根手指头不假,但是能够改邪归正,也值得了。

    “气死我了,不理你们了,哼。”米雨琛红着脸跺了跺脚,自顾收拾商铺的残局。

    “雨琛,不要收拾了,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咱们出去吃。”米叔叔看到儿子浪子回头,心里比谁都兴奋。

    一行人出了店门,在旁边的酒楼找了个包厢,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

    要说米邵涛这个家伙,除了喜欢赌博之外,倒是没有太大的缺点,痛定思痛改正,还是挺会做人的,不停地敬酒赔罪。

    邵姨劝说儿子身上有伤,不能多喝酒,不过被米叔叔给瞪了一眼:“没关系,我看小宁的医术挺好的,都不流血了,喝点酒算什么,就当消毒了。”

    “没错,妈,我今天高兴,就让我喝几杯吧。”米邵涛也兴致高昂。

    “好,难得咱们今天那么高兴,我也喝两杯。”邵姨笑着说道。

    几人又喝了两圈。

    “邵涛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宁飞扬开口询问道,既然米家团聚,他当然也要比这米雨琛称呼。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说不定还是自己的大舅哥呢。

    “我肯定要工作,好好努力,我想好了,不去外边工作了,就在家里的商铺帮忙,再也不和狐朋狗友来往了。”米邵涛痛定思痛。

    “那就好,那就好,这样我和你爸爸也就放心了。”邵姨笑着说道。

    米邵涛说到这里,眉头紧皱了起来,说道:“妈,我在店里工作,能不能开我一份工资啊?”

    “你要钱干嘛?给你点零花钱,挣的钱都让你妈妈存起来,以后给你娶媳妇用。”米叔叔抿了一口酒说道。

    “爸,你这就误会我了,我要钱也不是乱花,更不会拿出去赌博,主要是之前我我做的那些孽,还欠了些钱,我准备工作挣钱把账给还了。

    那帮人啊,说白了,都是亡命徒,我怕欠了他们那么多钱,他们找shàng mén,你们二老受到连累。不过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再赌博了。”米邵涛再次保证说道。

    米叔叔和邵姨相互对视一眼,也都拿不准主意,只能把目光落到女儿的身上。

    他们本来以为米雨琛还不能独当一面,但是今天她的表现,实在是让二人震惊,并且坚定的认为,闺女长大了,能够拿主意了。

    米雨琛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说白了,她今天的举动,都是受到宁飞扬的鼓舞才做出来的,如果不然,肯定不敢这么做,只能向宁飞扬投去求救的眼神。

    “邵涛哥,你的话我能理解,你欠他们多少钱?”宁飞扬开口询问道。

    “二十万。”米邵涛说到这里,补充一句,“飞扬,我说这话,不是问你要钱,这个钱我必须要亲自还上,我自己做的孽,要自己扛起来。”

    米雨琛嗔怒道:“哥,你赌了那么多年,输的钱越来越多,pái jì怎么就一点都不长进呢?”

    “唉,小妹,我也想过,但是当时邪门的很,刚开始我赢得还挺多的,但是到了后来,又都输进去了。”米邵涛说到这里,就一阵郁闷。

    宁飞扬放下筷子,认真地询问道:“邵涛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他们肯定玩了把戏,出老千了。”

    出老千?

    “不太可能吧,我看得很清楚呢,而且我们是在赌场赌的,不太可能。”米邵涛有些不相信。

    “哥,你这个笨蛋,难道他们和赌场就不能串通一气吗?”米雨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米邵涛拍了下脑袋,说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那帮家伙,肯定做鬼了。”

    “现在知道有个屁用啊,当初脑袋长到哪里去了?”米叔叔说到这里,直接在米邵涛的脑袋上猛拍了一把。

    邵姨责怪道:“你这个老头子,怪儿子干嘛啊,他也是不知道啊,要不然怎么会被骗,谁年轻的时候不吃点亏。”

    “自己做的孽,自己还,我这里每个月给他开四千块的工资,什么时候还完,什么时候再娶老婆。”米叔叔说到这里,猛灌了一杯酒说道。

    米邵涛也跟着喝了两杯,自怨自艾地说道:“我知道,所以我要扛下来。”

    “邵涛哥,你也没必要意气用事。”宁飞扬一直留意米邵涛,从言语之中,感受到他并不是在演戏,就再次开口说道,“要不然这样吧,你带我去见见他们,或许能够帮你摆平?”

    “真的?”米邵涛大为惊喜,但是感受到爸爸和小妹的凌厉眼神,只能低下了头说道:“不行,我听爸妈说了,你帮我们家很多了,现在不能再麻烦你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宁飞扬看出来了,邵姨对这个儿子还是非常疼爱的,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如果在这个时候能够帮大舅子一把,肯定会给自己加分不少的。

    “我在南阳市有些关系,尝试一下吧,总不能白白让他们给骗了。”宁飞扬为了让他们安心,还补充了一句,“反正这些关系,不用白不用,吃的也差不多了,邵涛哥,你现在就带我过去吧。”

    米邵涛看了看家里人的眼色,发现没有人反对,就点头答应了。

    他们二人离开的时候,米家三口叮嘱好几遍,让他们不要逞强,不行的话就报警,再不然就认了那二十万。

    “飞扬,家里人都不在,你就给我交个底,你打算怎么解决?”米邵涛看到宁飞扬带着他直奔赌场,显然没有找关系的意思,便开口询问了起来。

    “还能怎么解决,约他们赌钱,把那二十万赢回来呗。”宁飞扬回答道。

    米邵涛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妹夫,刚才当着家人的面,说的那么大义凛然,没想到转头就要带他继续赌钱啊。

    “妹夫,不去,不去。”米邵涛连连摆手,显然把这个当成了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