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重大线索-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09章 重大线索

    米邵涛对于玉石不太懂,但是拿在手中之后,感受到了强烈的寒气,顿时松开了,只抓着上面的绳子,皱着眉头说道:“这是什么玉石啊,怎么那么凉?”

    宁飞扬也感受到了那股气息,伸手说道:“让我看看。”

    “飞扬,你小心一点,这块玉石有点邪门。”米邵涛叮嘱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拿在手中之后,果然感受到了那股寒意,但是他的身体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寒气进入身体,与至阳之气接触,反倒是产生出丝丝元气。

    他再次打量了起来,这块玉石并不是灵石打造的,而是一种至阴的材质合成的,里面还有阵法结构,应该是出自修炼者之手。

    而且,铸造这块玉石的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至少达到了炼气期巅峰修为,也有可能是筑基期的高手。

    宁飞扬眉头紧皱,陷入了思考之中,炼制这种玉石,显然是带着某种目的。

    “这种玉石可以产生寒气,莫非有至阳之体的人,需要用这种玉石来平衡体内的至阳之气?”宁飞扬大胆地推测了起来。

    他的猜测并无道理,一块玉石或许没有作用,但是如果数百块,乃至数千块这种石头放在一起,产生的效果就不容小觑了。

    “那块玉石我也不要了,送给你们了,求你们放过我们吧。”坦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

    “我问你,这块玉石从哪里来的?”宁飞扬抓起了坦克询问道。

    坦克的眼珠子狡黠地转了一圈,回答道:“这是我祖传的玉石,价值挺高的,三五万还是有的,就送给二位大爷了。”

    啪!

    坦克的话刚落音,宁飞扬的耳刮子就扇了过去,把他打得嘴角流血。

    “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老实交代的话,你的两条胳膊就别想要了。”宁飞扬语气冰冷地说道。

    坦克被打得晕头转向,哪里还敢有半点造次,开口说道:“这是是我们几个从一个南方玉石商人手中骗到的,那个商人也喜欢赌博,所以”

    他们三个诈骗已经很多年了,两年前,二人曾经在南阳市遇到过一名姓罗的商人。

    罗商人四十多岁,也酷爱赌钱,很快就中了坦克等人的计谋,手头上的几百万输的一干二净,连带着身上的玉石都输掉了。

    坦克等人大赚一笔,终日花天酒地,那些钱很快就见底了,他们就开始变卖玉石。

    坦克身材肥胖,夏天怕热,而这块玉石凉飕飕的,戴在身上非常舒服,也就私自留了下来。

    宁飞扬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便追问道:“那位姓罗的商人现在在哪里?”

    “飞扬大爷,不是我们不告诉你,是真的不知道,干我们这行的你也知道,每次遇到人都以不同的身份出现,骗成功之后就玩失踪。”坦克回答道。

    “现在你们都给我回忆一下,当时罗商人有没有透露什么信息?”宁飞扬再次追问道,同时给他们施加压力,道,“如果想不出来有用的信息,我把你们都要打残。”

    坦克等人噤若寒蝉,努力回忆了起来。

    “两年前他四十三岁,现在应该四十五了,长着络腮胡子。”

    “听他的口音,应该是两广地带的人。”

    “对了,他的嘴巴下面有颗痣,我见过他的**,模模糊糊有点印象,好像叫什么罗罗通?”

    “听说他以前在缅店国做生意,两年前输了个底朝天,说不定还在那边呢。”

    坦克等人边回忆边说,犹豫这些年骗的人太多了,也只能记清楚这么多信息了。

    宁飞扬继续逼问,但是三人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他只能点了点头,带着米邵涛离开了。

    “飞扬,你打听这个干吗?”米邵涛不解。

    “有点用。”宁飞扬没有细说。

    他能够打听到这么多信息,已经非常满足了,并且根据几个人的描述,在shǒu jī上画了幅草图,五官也有了轮廓。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宁飞扬开口说道,他打算去警局走一趟。

    米邵涛把钱递给了宁飞扬。

    “今天这件事你也有功劳,这一份就给你吧。”宁飞扬把六十万那一包递给了米邵涛。

    “我哪有什么功劳,这些钱我也不能要,你能够帮我摆平那二十万的账,我已经非常高兴了。”米邵涛摆手说道。

    宁飞扬也没有坚持,他倒不是舍不得这点钱,他担心米邵涛拿到钱之后胡作非为,所以只抽出了几张给他。

    米邵涛看到宁飞扬离开,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能赌博了,要不然真的辜负了家里人的好意,尤其是这个准妹夫付出的努力。

    宁飞扬坐在出租车上,手中握着那块玉石,心里非常激动。

    他之前从神冲的口中得知,当年那场大爆炸,幕后另有其人,也是用有至阳之体的人。

    这种体质非常罕见,而他得到的这块玉石,成为了重要的线索,如果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很有可能追查到当年害自己的人。

    “咦,你来干嘛?”

    宁飞扬刚刚下车,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方正是叶诗诗。

    “我来找你啊。”宁飞扬笑着回答道。

    找我?

    叶诗诗听到这两个字,身体紧绷了起来,顿时变得无比警惕。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宁飞扬了,手头上有几个棘手的案子,但是也不敢找他帮忙,因为二人还有赌约在身呢。

    想当初,唐灵儿遭到娱乐圈的排挤,整个人都相当颓废,而正是眼前这个男人,扬言要让唐灵儿复出,并且红遍大江南北。

    叶诗诗当时根本不相信,认定宁飞扬不过是想占便宜罢了,各种言语讽刺,最后两个人达成了协议,如果唐灵儿在一年内能够火起来,她就会陪宁飞扬睡觉。

    结果,半年的时间不到,唐灵儿就已经火了,在那个赌注之中,叶诗诗自然也败的一塌糊涂。

    她心里无比恐惧,担心宁飞扬这个家伙找shàng mén来,甚至连家都不敢回,而是搬到警局凑合,但是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没想到对方居然找到了警局!

    该找什么借口拒绝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