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达成协议-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10章 达成协议

    “怎么,不欢迎我?”宁飞扬看到叶诗诗久久不说话,便开口询问了起来。

    叶诗诗连忙摇头,说道:“没有,怎么会呢,我绝对欢迎你,十分欢迎的那种。”

    他看到宁飞扬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悄悄松了一口气,在心中暗暗祈祷了起来,这个家伙莫不是已经忘了那茬事情?

    这绝对有可能!

    叶诗诗紧紧地攥住了拳头,兴奋不已,如果对方忘掉,那可就好了,再也不用为了这件事烦恼。

    要知道,她在警局住的这段时间,也是相当痛苦的,不知道是那个混蛋走漏了风声,不少富家纨绔子弟得知了这一消息,早上送早餐,上午送鲜花,中午送午餐,下午

    总之一句话,她烦透了,最后只能拔枪吓唬这些家伙,以至于局长都找他谈过好几次话了。

    如果宁飞扬不提这事,她也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回家睡觉去了,省的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叶诗诗的语气都变得温柔了许多。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宁飞扬也没有含糊。

    叶诗诗把宁飞扬带到了办公室,眼珠子转悠了一圈,说道:“帮你查人,这好像不是我们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啊。”

    “我知道,所以来找你了。”宁飞扬说道。

    “帮你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帮你忙,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才行。”叶诗诗开出了条件。

    “什么事?”宁飞扬询问道。

    “现在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叶诗诗开口说道。

    宁飞扬从叶诗诗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慌乱,心中隐隐有所感觉,这个女人在设计自己。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宁飞扬盯着叶诗诗思考了起来,不过这段时间太忙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让他焦头烂额,还真想不出来。

    “混蛋,你看什么看啊。”叶诗诗紧了紧衣服说道。

    “我没有看你”宁飞扬刚要澄清,顿时想到了那件事,笑着说道:“没问题,我答应你。”

    “真的?那太好了,我这就帮你查。”叶诗诗打开了电脑。

    宁飞扬随机补充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我们打赌的事情除外,赌约还是要履行的。”

    叶诗诗的脸当即黑了下来,她本来还寄希望宁飞扬忘记这件事的,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又提起这件事情。

    “什么赌约啊,我怎么不记得?”叶诗诗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手指点击鼠标,好像真的忘记了这件事似地。

    宁飞扬冷笑着说道:“别在这里跟我打马虎眼,我可是非常清楚,咱们之间的赌约,是关于唐灵儿的,如果你不记得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唐灵儿打diàn huà,让她过来给我们做个证。”

    他说完之后,这就要拨打diàn huà。

    叶诗诗当即阻止了宁飞扬,开口说道:“行了,行了,我记得总行了吧?”

    “嘿嘿,那么叶警官,我想问一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履行承诺呢?”宁飞扬追问道。

    “我我”叶诗诗根本没有想过履行承诺,又何谈什么时间啊,再次打哈哈说道,“那个,我只是想说一下,你现在找我帮忙,总归要付出一点代价的吧,不如我们抵消吧。”

    “抵消?”宁飞扬微微皱眉。

    叶诗诗刚才也是灵光闪现,现在迅速整理了思路,开口说道:“没错,就是相互抵消,我帮你查人,你也不要让我履行赌约了。”

    “那可不行,我找你查人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咱们之间的赌约,那可是头等大事啊。”宁飞扬在大字上面加了重点音,然后在叶诗诗的某个部位瞄了瞄。

    叶诗诗坚决地说道:“查人也是一件大事,这是违规的!”

    宁飞扬还真不认识其它系统内的人,而且这件事非常急,早一天找到罗姓商人,就早一天解开心中的疙瘩。

    “要不然这样吧,咱们互相让一步,你帮我查到这个人,我也不让你péi shuì了,但是你也要意思意思,至少表达一下你的歉意。”宁飞扬开口说道。

    “怎么表达?”叶诗诗听到说不要péi shuì,顿时来了兴致。

    宁飞扬想了想,笑着说道:“我这段时间太累了,等下躺在你身上,你帮我àn móàn mó。”

    “这样啊”叶诗诗感到有些难为情,但是想到不要péi shuì,只是àn mó而已,也就点头答应了。

    不得不说,宁飞扬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叶诗诗这个女人胆子非常大,不但使用了自己的权限,而且还动用了局长的权限,这才打开了后台,搜罗了更为详细的资料。

    “罗姓商人,从事玉石生意,两年前来过南阳市”叶诗诗一目十行,彰显了专业能力。

    十几分钟之后,有一个叫罗友通的人引起了他们的关注。

    “对,就是叫罗什么通的人,相貌也有些相似。”宁飞扬看到上面的zhào piàn,尽管没有络腮胡子,但是脸上的痣还是非常明显的。

    “行了吧?”叶诗诗伸了个懒腰说道。

    宁飞扬继续追问道:“还没有结束呢,继续给我找找,这家伙现在在哪里?”

    “最近一次不对啊,罗友通最近一次的记录,就是两年前在缅店,从那以后就没有任何记录了。”叶诗诗还以为自己看错呢,但是反复查了查,依然没有信息。

    难道这个家伙在缅店待了足足两年?

    宁飞扬有些不太相信,说道:“你再看看,是不是出现什么差错了?”

    “不可能,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做过几笔不太干净的生意,被我们盯上了,而且在局子里待了一段时间,所以后续记录还是有的。”叶诗诗摇头说道。

    “那现在两年的空窗期,说明什么?”宁飞扬询问道。

    叶诗诗靠在了椅子上,无力地回答道:“只有一种情况,这个家伙待在缅店没有出来,要么隐匿了,要么你懂得。”

    宁飞扬微微点头,这些年不少华夏商人到缅店淘金,但是也冒了极大的风险,说不定那个家伙遭到了不测。

    “看来,我必须要到缅店走一趟了。”宁飞扬叹了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