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超级大忽悠-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14章 超级大忽悠

    “这两个老家伙,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接下来要打的才是硬仗。”宁飞扬开口说道。

    如果辛铜和陶金有那么容易被忽悠,绝对坐不上族长的位置!

    洪涛点了点头,把jiān kòng给关上了,然后静静地站在宁飞扬的身后,扮演仆人的角色。

    洪老爷子带着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客厅,并且笑着说道:“我们这里的地方不比你们大家族啊。”

    “欢迎你们到这里做客,刚才没有出去迎接,实在是失礼了。”宁飞扬看到他们走过来,默默地喝着茶说道,根本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辛家和陶家的人,怒火再次燃烧了起来,宁飞扬这个家伙嘴上说着失礼,但是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如若不然,肯定早就起身相迎了。

    陶煜在家里憋了那么长时间,每天闭门思过,甭提多郁闷了,他把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到了宁飞扬的身上。

    他得知父亲要来见宁飞扬,百般求情,后者这才答应带着他,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在交流的时候,不准开口说话,更不能惹是生非。

    陶煜血气方刚,在外面的时候,已经非常容忍了,现在看到宁飞扬过来,无论如何也容忍不了,噌地爆发了起来。

    “宁飞扬,你当你是谁啊,我们三大家族的人过来,你居然都不起身相迎,你什么意思啊?”陶煜愤愤地指着宁飞扬说道。

    宁飞扬波澜不惊,淡淡地笑着说道:“陶煜,我记得之前没有接到你要来的信息啊,如果你对我不满,现在就可以出去,我不会拦着你的。”

    “你”陶煜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指着宁飞扬,再次质问道:“陶宝贤是不是你杀的?”

    “没错,就是我杀的。”宁飞扬坦率地承认道。

    陶家的人脸色大变,他们出门之前还商量呢,等下质问宁飞扬的时候,如果这个家伙狡辩该怎么办,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坦率地承认了。

    “你胆大包天,居然敢对我陶家出手,是不是找死啊?”陶煜毫不客气地说道。

    “找死的是陶宝贤,他先对我下手,我当然要杀了他。”宁飞扬依旧波澜不惊,“倒是你们陶家,指使下人杀我,到底是何居心?”

    他不动声色,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彰显无遗,瞬间压在了陶煜的身上,后者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与此同时,宁飞扬也触动了阵法,更为强大的威压,瞬间弥漫了整个客厅,给人无形之中带来恐惧感。

    一时间,huǒ yào味充斥起来,剑拔弩张!

    “宁飞扬,你到底想要干嘛?”陶金站了出来。

    “我干什么了?”宁飞扬摊了摊手,居高临下说道,“这不过是我布置出来的阵法而已,保护我自己,难道也有错吗?”

    他布置出来的?

    陶金和辛铜相互对视一眼,心里颇为震撼,他们之前也曾听小辈们说过,宁飞扬这个家伙精通阵法,布置出来的困阵相当厉害。

    二人本来还有些不信,毕竟对方的修为不算太逆天,现在切身体会,不由得他们不相信。

    “嘿嘿,我们陶家今天来,并不是惹事的,只是想和你消除误会,顺便探讨一下修炼之道的。”陶金赶紧改口道,“刚才是逆子不对,我让他向你道歉。”

    “不可能。”陶煜死活不肯。

    啪!

    陶金毫不犹豫地扇了对方一个耳光,冷冷地说道:“你这个混蛋,私下里指使手下对付宁飞扬,当然有错了,赶紧道歉,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对对不起。”陶煜脑袋发懵,再怎么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和你这个不懂事的小人一般见识了。”宁飞扬随意摆了摆手,好像很大度的样子。

    陶金心中何尝不郁闷,但是在没有摸准宁飞扬的来头之前,是断然不敢动手的,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巫绥看到气氛缓解,也及时站了出来,调解道:“刚才宁飞扬没有出门迎接,也没有起身,那是没有把我们当外人啊,大家赶紧坐下来吧。”

    辛铜和陶金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看到有台阶,顺势就下来了。

    “泡茶。”宁飞扬开口说道。

    洪涛表现的极为认真,就好像老老实实的仆人一样,给众人泡茶。

    辛家和陶家的人,又被震撼了一把,他们两个隐世家族的修者也不少,但是沏茶倒水这件事,也是由普通人做的,最高也是炼气期一层的修者来完成。

    而宁飞扬可倒好,手中的一名仆人,修为就达到了炼气期三层,还真够大手笔的。

    他们喝到茶水,心中的疑虑就消失的差不多了,这可不是普通的茶,而是天山雪茶,堪比一级上品灵草药的茶水,即便是身为族长,也不是经常可以喝到的。

    辛铜和陶金完全相信了,这个宁飞扬,肯定有很大的老头,不然也不会精通阵法,有恃无恐,而且还拿出这种好东西招待大家。

    “陶老头,辛老头,我不过是一个中间人罢了,现在把你们带到了宁飞扬这里,你们想要说什么,还请自便。”巫绥笑着说道。

    他对于陶金和辛铜再了解不过了,二人这番表情,显然被宁飞扬摆出来的气场给镇住了,眼下正是“和解”的大好时机。

    “对,对,对,我这次过来,就是代儿子道歉呢。”陶金笑着说道。

    “我也是,犬子不懂事,得罪了你,险些造成了更大的误会。”辛铜也赔笑着说道。

    宁飞扬摆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没关系,年轻人嘛,犯点错也没什么,关键是知错能改,我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但是如果他们再敢胡来,那不要怪我不给二位面子了。”

    “一定,一定。”陶金和辛铜争先恐后地回答道。

    他们两个的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出发之前还商量呢,到时候该怎么逼问宁飞扬,该如何盘问他的后台,现在可倒好,动真刀实枪的时候,全部都哑火了。

    “不如,我们再交流一下修炼经验,如何?”陶金笑着说道。

    “这两个老家伙,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接下来要打的才是硬仗。”宁飞扬开口说道。

    如果辛铜和陶金有那么容易被忽悠,绝对坐不上族长的位置!

    洪涛点了点头,把jiān kòng给关上了,然后静静地站在宁飞扬的身后,扮演仆人的角色。

    洪老爷子带着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客厅,并且笑着说道:“我们这里的地方不比你们大家族啊。”

    “欢迎你们到这里做客,刚才没有出去迎接,实在是失礼了。”宁飞扬看到他们走过来,默默地喝着茶说道,根本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辛家和陶家的人,怒火再次燃烧了起来,宁飞扬这个家伙嘴上说着失礼,但是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如若不然,肯定早就起身相迎了。

    陶煜在家里憋了那么长时间,每天闭门思过,甭提多郁闷了,他把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到了宁飞扬的身上。

    他得知父亲要来见宁飞扬,百般求情,后者这才答应带着他,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在交流的时候,不准开口说话,更不能惹是生非。

    陶煜血气方刚,在外面的时候,已经非常容忍了,现在看到宁飞扬过来,无论如何也容忍不了,噌地爆发了起来。

    “宁飞扬,你当你是谁啊,我们三大家族的人过来,你居然都不起身相迎,你什么意思啊?”陶煜愤愤地指着宁飞扬说道。

    宁飞扬波澜不惊,淡淡地笑着说道:“陶煜,我记得之前没有接到你要来的信息啊,如果你对我不满,现在就可以出去,我不会拦着你的。”

    “你”陶煜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指着宁飞扬,再次质问道:“陶宝贤是不是你杀的?”

    “没错,就是我杀的。”宁飞扬坦率地承认道。

    陶家的人脸色大变,他们出门之前还商量呢,等下质问宁飞扬的时候,如果这个家伙狡辩该怎么办,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坦率地承认了。

    “你胆大包天,居然敢对我陶家出手,是不是找死啊?”陶煜毫不客气地说道。

    “找死的是陶宝贤,他先对我下手,我当然要杀了他。”宁飞扬依旧波澜不惊,“倒是你们陶家,指使下人杀我,到底是何居心?”

    他不动声色,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彰显无遗,瞬间压在了陶煜的身上,后者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与此同时,宁飞扬也触动了阵法,更为强大的威压,瞬间弥漫了整个客厅,给人无形之中带来恐惧感。

    一时间,huǒ yào味充斥起来,剑拔弩张!

    “宁飞扬,你到底想要干嘛?”陶金站了出来。

    “我干什么了?”宁飞扬摊了摊手,居高临下说道,“这不过是我布置出来的阵法而已,保护我自己,难道也有错吗?”

    他布置出来的?

    陶金和辛铜相互对视一眼,心里颇为震撼,他们之前也曾听小辈们说过,宁飞扬这个家伙精通阵法,布置出来的困阵相当厉害。

    二人本来还有些不信,毕竟对方的修为不算太逆天,现在切身体会,不由得他们不相信。

    “嘿嘿,我们陶家今天来,并不是惹事的,只是想和你消除误会,顺便探讨一下修炼之道的。”陶金赶紧改口道,“刚才是逆子不对,我让他向你道歉。”

    “不可能。”陶煜死活不肯。

    啪!

    陶金毫不犹豫地扇了对方一个耳光,冷冷地说道:“你这个混蛋,私下里指使手下对付宁飞扬,当然有错了,赶紧道歉,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对对不起。”陶煜脑袋发懵,再怎么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和你这个不懂事的小人一般见识了。”宁飞扬随意摆了摆手,好像很大度的样子。

    陶金心中何尝不郁闷,但是在没有摸准宁飞扬的来头之前,是断然不敢动手的,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巫绥看到气氛缓解,也及时站了出来,调解道:“刚才宁飞扬没有出门迎接,也没有起身,那是没有把我们当外人啊,大家赶紧坐下来吧。”

    辛铜和陶金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看到有台阶,顺势就下来了。

    “泡茶。”宁飞扬开口说道。

    洪涛表现的极为认真,就好像老老实实的仆人一样,给众人泡茶。

    辛家和陶家的人,又被震撼了一把,他们两个隐世家族的修者也不少,但是沏茶倒水这件事,也是由普通人做的,最高也是炼气期一层的修者来完成。

    而宁飞扬可倒好,手中的一名仆人,修为就达到了炼气期三层,还真够大手笔的。

    他们喝到茶水,心中的疑虑就消失的差不多了,这可不是普通的茶,而是天山雪茶,堪比一级上品灵草药的茶水,即便是身为族长,也不是经常可以喝到的。

    辛铜和陶金完全相信了,这个宁飞扬,肯定有很大的老头,不然也不会精通阵法,有恃无恐,而且还拿出这种好东西招待大家。

    “陶老头,辛老头,我不过是一个中间人罢了,现在把你们带到了宁飞扬这里,你们想要说什么,还请自便。”巫绥笑着说道。

    他对于陶金和辛铜再了解不过了,二人这番表情,显然被宁飞扬摆出来的气场给镇住了,眼下正是“和解”的大好时机。

    “对,对,对,我这次过来,就是代儿子道歉呢。”陶金笑着说道。

    “我也是,犬子不懂事,得罪了你,险些造成了更大的误会。”辛铜也赔笑着说道。

    宁飞扬摆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没关系,年轻人嘛,犯点错也没什么,关键是知错能改,我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但是如果他们再敢胡来,那不要怪我不给二位面子了。”

    “一定,一定。”陶金和辛铜争先恐后地回答道。

    他们两个的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出发之前还商量呢,到时候该怎么逼问宁飞扬,该如何盘问他的后台,现在可倒好,动真刀实枪的时候,全部都哑火了。

    “不如,我们再交流一下修炼经验,如何?”陶金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