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控制局面-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15章 控制局面

    陶金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宁飞扬,那意思哪里是交流经验,分明就是试探。

    辛铜会意,也开口附和道:“对,宁先生肯定靠着高人,修炼经验丰富,不如与我们分享分享。”

    巫缘当即站了起来,开口说道:“修炼这种事情,与朋友分享很正常,与交情很好的人分享,也说得过去,但是你们两个算怎么回事,人家凭什么要与你分享?”

    “宁先生也是这个态度吗?”陶金反问道。

    辛铜也在暗地里观察,试图解读宁飞扬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宁飞扬摆了摆手,示意巫缘坐下来,开口说道:“巫大哥,我不是那样的人,修炼一途非常高深,交流经验也无妨,浅显易懂的经验,大家谁都可以听得懂。

    至于那些高深的嘛,就算是讲出来,有些人也未必明白,听了也是白听!”

    猖狂!

    辛铜和陶金听到这番话,心里都相当不爽,但是谁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等待,看看这个狂妄的家伙,到底能讲出什么门道来。

    “我准备讲解修炼的知识,不知道二位想要听什么?”宁飞扬再次追问道。

    “你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巅峰,想必对与炼气期六层的东西,也有所了解,就讲讲六层的东西吧。”陶金开口说道。

    宁飞扬当然知道这是试探了,大手一挥,桌子上的茶水就飘了起来,在空中摆出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滴水未漏。

    陶金眼神里闪过一抹诧异,没想到宁飞扬还真达到了隔空控物的水准,而且是大师水准。

    “陶族长,你对我的这个小法术,有什么要指点吗?”宁飞扬彰显出咄咄逼人的气势。

    “没有,宁先生做的堪称完美,让我们大开眼界。”陶金心中郁闷,但对方做的无可挑剔,他也不得不恭维一句。

    辛铜没有轻易罢休,继续说道:“宁先生果然厉害,不知道宁先生对于更高层次的修炼经验,有没有什么研究?”

    他才不像陶金那么傻,这种说辞有很大的余地,只询问了更高层次的修炼经验,至于多少,那可就没说了。

    “辛族长,你的修为达到了什么程度?”宁飞扬开口询问道。

    辛铜挺直了身体,非常骄傲地回答道:“已经达到了炼气期八层巅峰,差一点就可以到炼气期九层了。”

    他说的简单,但是做起来难度非常大,炼气期八层巅峰进阶到九层,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停留在这个层次已经长达五年的时间了。

    “辛老头,你真是大言不惭,如果很快能够进阶,早就成为三大家族之首了。”巫绥适时地打击道。

    “我已经触摸到了门槛,你懂个屁啊。”辛铜被揭穿老底,心里非常不痛快。

    陶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争论了,而是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咱们还是认真听听宁先生有何高见吧?”

    宁飞扬早已经用神识探测了辛铜,说道:“辛族长,你在修炼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太阴穴的位置,元气流转不顺畅,每次都有逆流的趋势,这也是阻碍你进步的最大障碍?”

    辛铜刚开始不以为然,但是宁飞扬一经开口,他的脸色就变化了起来。

    “没错,确有此事。”辛铜继续追问道,“这种情况,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当然有了。”宁飞扬卖了个关子。

    “那怎么解决为好?”辛铜紧追不舍。

    陶金看到宁飞扬要回答,及时岔开了话题,询问道:“宁先生,我的修为也卡在炼气期八层很久了,太阴穴元气流转没有问题,但是修为也提升不了,什么情况啊?”

    他和辛铜二人,此番过来是兴师问罪的不假,但是彼此之间又是竞争关系,属于此强彼弱的关系,当然不希望对方进阶,压在自己头上了。

    “陶组长,你的问题出在太阳穴上,那个穴位的元气,是不是运转的速度太快了?”宁飞扬开口询问道。

    “对对对,我总是控制不下来,就是这个困扰,这个该怎么解决?”陶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

    辛铜看到宁飞扬要开口,噌地站了起来,猛拍了一下桌子,说道:“陶金,你什么意思,刚才宁先生正在指点我,你中间打岔干嘛?”

    “辛族长,瞧你这话说的,我也是虚心请教啊,你不也打岔了吗?”陶金不依不饶。

    “我先来的,理应先回答我。”

    “这件事是我发起的,当然我要先得到dá àn了。”

    他们两个开始争吵了起来,脸红脖子粗,有大打出手的架势,全然忘记了这次来的真正目的!

    巫缘也纳闷了,转过头来询问道:“爸,宁飞扬说对了?”

    “我也不知道这两个老头在修炼过程中,真正遇到了什么问题,但是你看他们的表情也能猜出来,肯定是说对了。”巫绥心里也颇为震撼。

    “啧啧,不简单。”巫缘在心里感慨道。

    陶煜和辛米郁闷不已,本以为自家老头出面,肯定会狠狠地教训宁飞扬,现在可倒好,宁飞扬不但没有教训,反倒是自己人要动手了。

    洪老爷子和洪涛也傻了眼,他们两个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没想到宁飞扬简单几句话,就控制住了局面,让他们先来了个窝里斗,简直太精彩了,就差拍手叫好了。

    宁飞扬冷笑了一声,慢慢地抿着茶,完全抱着看戏的心态盯着他们,一言不发。

    陶金和辛米争吵了一会,也都感到疲惫了,同时做出了停止的手势。

    “我们先不争论了,一个一个来吧。”陶金开口说道。

    “好,反正前后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先点拨谁都一样,这件事让宁先生自己选择。”辛米喝了口茶说道。

    他们两个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非常渴望首先得到点拨的,所以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宁飞扬。

    “二位,我感觉你们想多了,我刚才似乎也没说要点拨你们啊?”宁飞扬放下了茶杯,慢悠悠地说道。

    没准备点拨?

    辛铜和陶金就更加郁闷了,敢情两个人刚才的争吵,是被人当猴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