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我还报警呢-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18章 我还报警呢

    擦!

    洪涛和巫缘相互对视一眼,恨不得把宁飞扬痛打一顿!

    “老板,我们都把女孩给推了,你居然要了一个?”洪涛反问道。

    巫缘也提醒道:“是啊,出门在外,我们要小心谨慎啊!”

    宁飞扬笑了笑,说道:“没错,正是因为出门在外,我们才要好好放松放松的,刚才是你们自己推掉的,可不是我让你们这么做的,如果你们愿意的话,现在出去找她们,应该还来得及。”

    洪涛和巫缘被呛了一顿,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宁飞扬说的没错,他并没有阻止二人啊。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友尽!”

    巫缘和洪涛出了电梯,快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再也不愿意搭理宁飞扬。

    宁飞扬笑了笑,也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把钥匙递给了旁边的那个女孩,示意她开门。

    殊不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运动服,带着墨镜的女人走进了酒店,鬼鬼祟祟地来到了前台,打开了shǒu jī上的zhào piàn,开口询问道:“刚才这个男人是不是进去了?”

    前台摇了摇头,用yīng yǔ回答道:“不好意思,这是**,我不能告诉你。”

    啪!

    墨镜女拿出了几张钞票,再次询问道:“他是不是住进去了?”

    “是,刚进去。”前台不着痕迹地拿了小费。

    “好啊,这个混蛋,果然住进来了。”墨镜女用华夏语抱怨道,说着就要往里走。

    前台及时拉住了墨镜女,一脸歉意地说道:“抱歉,我们这里的规定,不能打扰顾客的,要不然我也要受到惩罚,请你体谅一下。”

    “我也要开房,就在那家伙隔壁。”墨镜女拿出了**以及相关证件。

    她很快bàn lǐ好了入住手续,径直来到了五楼,走进了五零八号房,并且摘下了眼镜。

    “那个家伙,进来的时候,居然还叫了个女人,真是岂有此理。”墨镜女把行李放了下来,又走出了房间,给了fú wù员一些小费,从她哪里拿来了一套工作服。

    墨镜女换上了衣服,然后拿起扫把,来到了五号房间门前,咚咚咚地敲响了。

    “谁啊?”宁飞扬的声音响起。

    “先生,抱歉,这个房间还有些垃圾没有清理,被单被罩也没来得及换,我特意过来帮忙的。”墨镜女用流利的yīng yǔ说道。

    宁飞扬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还真有点不太干净,就给身旁坐着的那个女人使了个眼色,让她去开门。

    墨镜女走了进来,把房门给关上了,并且锁上了。

    宁飞扬本来没有什么警惕,但是听到咔嚓一声,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

    他打量了一下来人,大白天的带个墨镜,还戴了口罩,把自己的脸部围得严严实实,好像故意要遮掩什么。

    如果换做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宁飞扬散发出神识,便认清楚了对方,这哪里是什么fú wù员,分明就是叶诗诗。

    “没想到啊,这个女人居然过来了。”宁飞扬在心中想到。

    他不用想也知道,叶诗诗此番过来,恐怕就是跟踪他,想着办案立功的。

    宁飞扬也没有揭穿,而是从床铺上起来,指着床单说道:“赶紧换吧。”

    叶诗诗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对付这个家伙,只能忍气吞声,收起之前的床单,然后开始更换。

    啪!

    她正在更换的时候,感到臀部被猛拍了一下,顿时转过身来,用yīng yǔ说道:“你干嘛?”

    “哦,我看你身上有只蚊子,所以给你拍死。”宁飞扬笑着说道,然后补充了三个字:“不用谢!”

    “你这是非礼。”叶诗诗生气地说道。

    宁飞扬摊了摊手,说道:“我是出于好意,如果你不相信那就算了,你看,蚊子又开始飞了。”

    啪!

    这一次,宁飞扬又拍在了叶诗诗的身上,还顺带揩了点油。

    “你这个混蛋!”叶诗诗终于忍不住了,直接把面罩和眼睛都摘了下来,挥动拳头对宁飞扬砸来。

    宁飞扬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他想要拆穿叶诗诗,脑子里有一百种办法,不过这种最直接,最有效。

    “哎呦喂,原来是叶警官,幸会幸会。”宁飞扬在说话的时候,早已经闪身躲了过去。

    “宁飞扬,你这个混蛋,你给我站住。”叶诗诗气急败坏,再次攻击而来。

    “我严重警告你,如果你再袭击我,我可要自卫还击了。”宁飞扬提醒道。

    他看到叶诗诗依然不肯罢手,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给擒拿住了,狠狠地甩到了床铺上。

    叶诗诗刚要挣扎,宁飞扬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邪笑着说道:“信不信我在这里做出让你后悔终生的事情?”

    “你放开我。”叶诗诗开口说道。

    “放开你没问题,但是你要保证,不许再靠近我,并且离开这个房间。”宁飞扬开口说道。

    叶诗诗为了保全自己,不得不答应这个条件,只是当她站起来之后,仍旧没有离开的打算。

    “好啊,你这个混蛋,你到缅店来,居然找女人,看我不抓你。”叶诗诗想要摸shǒu kào,发现身上根本没有。

    宁飞扬笑着说道:“也就是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叶警官,其实在国外,你根本没有这个权利抓我。”

    叶诗诗见不得宁飞扬嘚瑟,气势汹汹地说道:“哼,我是没办法抓你,但是有人可以抓你,我现在就报警,告你找女人!”

    她的话刚落音,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那个女人打开了房门,走进来两名jǐng chá。

    “呵,来得刚好,jǐng chá同志,把这个家伙抓起来。”叶诗诗开口说道。

    jǐng chá转过头去,询问道:“谁是玛蕾?”

    “我就是玛蕾,刚才是我报的警,这个女人闯进我客人的房间,打扰我们做生意,请你们把她带走。”自称玛蕾的女人说道。

    “带走我?你们做的是什么生意,敢说出来吗?”叶诗诗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玛蕾朝着宁飞扬靠了靠,笑着说道:“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就是出卖自己的身体而已,这在缅店是合法的,这里不是华夏,你真是蠢到家了。”

    啊?

    叶诗诗张大了嘴巴,她身为华夏一名jǐng chá,扫场子的事情干的多了,到了国外还真没有转过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