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这叫远见-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19章 这叫远见

    “这位女士,请你准备好相关证件,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jǐng chá开口说道。

    叶诗诗吃了个哑巴亏,看到宁飞扬还在偷笑,怒火噌地燃烧了起来,指着他说道:“那他呢?”

    “他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法规,我们无权把他带走。”jǐng chá耸了耸肩说道。

    “这个家伙是个坏人,我是华夏的jǐng chá,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抓他,我”叶诗诗巴拉巴拉地说了起来。

    “请你闭嘴,如果你继续这么说,那位先生可以告你污蔑的。”jǐng chá适时地提醒道。

    叶诗诗那叫一个郁闷啊,她到缅店来,就是为了跟踪宁飞扬,看看有没有什么案子,谁知道刚刚看到这个家伙,就被jǐng chá给盯上了。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叶诗诗在南阳市还有点名气,但是到了这里,什么也不是,如果不服从对方的程序,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宁飞扬,咱们走着瞧!”叶诗诗放下了一句狠话,然后跟着jǐng chá离开了。

    jǐng chá在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大堆道歉的话,表现的相当客气。

    “你们缅店的jǐng chá,还挺客气的嘛。”宁飞扬关上房门说道。

    “我刚才报警的时候,说你是华夏的一名重要商人,来我们光仰市有重大投资意向,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客气的。”玛蕾笑着回答道。

    宁飞扬瞳孔微微放大,笑着说道:“你真聪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叫玛蕾吧?”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可以安静地谈谈我们的生意了,按照市场价,你需要支付我两百美金,然后我就可以陪你一晚。”玛蕾没有心思扯闲话。

    还挺敬业的。

    宁飞扬笑了笑,说道:“只要你肯听话,我可以给你两千美金,甚至两万美金。”

    哦?

    玛蕾顿时来了兴致,她刚才之所以打diàn huà报警,就是为了尽快谈生意赚钱,现在听说有更多的美金,自然不会拒绝的。

    “我想,应该不只是睡觉那么简单吧?”玛蕾倒是没有急着答应。

    “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确切地说,你不需要陪我睡觉,只需要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充当我的导游就可以了。”宁飞扬开出了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每天我至少会给你三千美金,记住,这只是起步价,根据你的表现,还会有不同程度地奖金!”

    每天三千美金?

    玛蕾听到这个数字,两眼放光,她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就是因为来钱快,而且不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但是每天也就两百块美金的样子,哪里能够比得上三千美金啊。

    “真的?”玛蕾有些不太相信,“你如果想要在光仰市玩,或者是干什么,完全可以找专业的导游,她们的长相也不错,而且很干净。”

    “我要的不是这个,或许这两点你都不如她们,但是你够聪明,办事够利索,这点是我看中的。”宁飞扬坦言道。

    “你具体要我做什么?”玛蕾也察觉出来了,这个来自华夏的商人,与普通的其它商人,好像是与很大的不同。

    宁飞扬也没有隐瞒,开口说道:“我要在光仰市找一个人,不过我知道的信息不多,你可能要跟着我们到处打听,我需要利用你的人脉关系。”

    “这个倒是没有问题,我从小就出生在这里,还是认识很多人的。”玛蕾开口说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然后拿出四千美金放在了桌子上,说道:“现在,你可以拿着明天的工资,还有今天的住宿费先在酒店开一间房,明天和我们一起出发。”

    玛蕾有些惊讶,这种提前付款的老板还是不多见的,接过美金之后,疑惑地询问道:“你不怕我跑掉?”

    “只要你有那个胆量,尽管走就是。”宁飞扬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笃定。

    “放心吧,我会尽量办好这件事的。”玛蕾不是傻子,拿走这些钱,或许能够一时痛快,但是总体来说,损失还是非常大的。

    光仰市虽然不大,但是想要寻找一个人,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只要取得这个金主的信任,肯定可以挣更多的钱。

    宁飞扬洗漱一番,闭上眼睛修炼了起来,他发现在光仰市这个地方,灵气比国内还要浓郁很多,修炼起来也如鱼得水。

    一夜无话。

    咚咚咚

    宁飞扬打开了房门,看到洪涛和巫缘正站在门外,满脸坏笑呢。

    “一夜几次?”洪涛直奔主题。

    巫缘朝屋内扫了扫,笑着说道:“方便进来吗?”

    “进来吧。”宁飞扬不管他们,直接洗漱了起来。

    “已经走了?”洪涛反问道,“缅店妞怎么样,带劲吗?”

    就在这个时候,玛蕾走了进来,给巫缘和洪涛一个笑意,然后来到了宁飞扬的面前,开口说道:“老板,车子已经联系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什么情况?

    巫缘和洪涛对视一眼,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导游,玛蕾。”宁飞扬看到他们呆头呆脑的,继续说道,“你们也知道,我们这次到缅店来,是为了找人,至少要找个当地人吧?”

    巫缘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说道:“我就说嘛,你肯定不是那样的人,早在当时的拍卖交流会上,你都没有做坏事,更不用说现在了。”

    “我也糊涂了,真是不好意思哈。”洪涛笑着说道。

    “你以为我像你们啊,我找玛蕾xiǎo jiě,那是远见,少废话,走吧。”宁飞扬开口说道。

    他的年龄比二人都但是说到修为,却稳稳地压住了他们,再加上以老板的身份出现在缅店,所以说话办事都是老大风范。

    洪涛和巫缘也都习惯了,笑着跟了上去。

    “我们要找的是这个人,回头你找个地方复印几张zhào piàn,首先从玉石交流市场附近找。”宁飞扬开口说道。

    玛蕾接过zhào piàn,小心地方在了包里,然后招呼司机去玉石交流市场。

    他们很快到了光仰市交流市场,这里不愧是世界上最大的玉石盛产地,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一大早就吵吵嚷嚷,充斥着十几公里的交流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