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有消息了-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22章 有消息了

    玛蕾虽然不做玉石生意,但在光仰市生活那么多年,对于门门道道的事情,多多少少懂的一些。

    真正精明的商人,都是货比三家才拿货的,尤其是这种大单子,有时候都在这里待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也不一定能够谈成。

    玛蕾给宁飞扬使了个眼色,把他拉到了一旁,提醒道:“我是为你找人fú wù的不假,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山昂将军玉石市场很大,玉石商铺不计其数,你没有必要太着急。”

    “多谢你的提醒,我已经决定了,这笔买卖我不会赔钱的。”宁飞扬对于玛蕾的提醒,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玛蕾点了点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没有必要再说下去,否则就不是好心提醒,那就是干涉别人了。

    “对了,我找到了一个人,他说见过zhào piàn上的那个人,我让他到旁边的咖啡厅等我们了。”玛蕾开口说道。

    “你的消息还挺快,我们去看看。”宁飞扬和貌基聊了两句,然后就跟着玛蕾出去了。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咖啡厅,这里吵吵嚷嚷的,一点也没有喝咖啡的那种调调。

    不过,但凡是来的人,也都习惯了,这里靠近玉石市场,很多人到这里谈生意,嗓门如果小点的话,可能都听不到对方的话。

    “桑帛,你在哪里?”玛蕾进门之后,便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这边,玛蕾。”桑帛站起来回应道。

    桑帛穿着夹克衫,牛仔裤,配上一双劣质皮鞋,加上蓬乱的头发,以及贼溜溜的眼睛,完全是不劳而获的形象。

    宁飞扬见多了这种人,他们混迹于各种场所,遇到陌生人就上前搭讪,能骗就骗,要不然就出卖点消息,换取微薄的钱度日。

    “嗨,华夏的朋友们,很高兴为你们fú wù。”桑帛笑着说道。

    宁飞扬等人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板着脸坐了下来。

    桑帛热脸贴上冷屁股,倒也没有感觉尴尬,面子和尊严距离他们已经久远,甚至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桑帛,这就是我的老板,你要老老实实的交代,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玛蕾厉声说道。

    “那当然了,我对待老板的态度,一向都是非常认真的,玛蕾,你有没有给他们介绍我的fú wù费?”桑帛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宁飞扬开口说道:“你放心,只要消息有价值,少不了你那份。”

    他说话的时候,从口袋里面掏出两百美金,直接扔到了桌子上。

    “华夏老板真是大方,我很高兴为你们fú wù。”桑帛拿到了钱,脸上笑得跟菊花一样,“说说吧,你想得到什么信息?”

    “你什么时候见到的罗峰?”宁飞扬直奔主题。

    桑帛眉头紧皱,开口说道:“老板,你就不要试探我了,我爱钱不假,但还是有基本的诚信,这个人不叫罗峰,他叫罗友通。”

    宁飞扬对于桑帛的话非常满意,他根本没有透露罗友通的姓名,对方能够说出来,也就证明他真的见过此人,他又拿出两百美金作为回报。

    桑帛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如果刚才说谎的话,恐怕分文都得不到!

    “你也知道,有些时候,试探是必须的。”宁飞扬耸了耸肩说道。

    “老板,我非常理解,如果是这种试探的话,我想多来几次。”桑帛又拿起两百美金。

    玛蕾在桑帛的头上招呼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多来几次个屁啊,在老娘这里两次都坚持不了,赶紧介绍情况。”

    “玛蕾,我现在有四百美金了,先存到你的手里,刚好两次。”桑帛把钱递给了玛蕾,顺便在她的身上捏了一把。

    玛蕾笑眯眯地收下了钱,语气变得温柔多了,说道:“赶紧给老板说说。”

    “我初次见到这个家伙,是在两年前,当时我失恋了,每天酗酒度日,当时在前面的风笛酒吧喝多了,离开的时候在后街撒尿,刚好鸟到了这个人的身上。”桑帛开口说道。

    “小子,你最好老实交代,什么尿到了别人的身上,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将你扒皮抽筋!”洪涛的暴脾气一下子上来了。

    宁飞扬给洪涛使了个眼色,开口说道:“你先不要冲动,听桑帛说完。”

    “老板,我说的是真的,当时我就想,我都已经够倒霉的了,怎么还有人比我更惨啊。”桑帛继续说道,“我也是出于歉意,就把他带到了我的出租房内。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罗友通,是个华夏人,听说在国内赌钱被骗了,所有的家当都输光了,只剩下了最后一点路费,准备到缅店重新做玉石生意。

    或许老天也不眷顾那个家伙,他身上最后的钱也被抢了,还被人打了一顿,弄得浑身是伤。”

    宁飞扬刚开始还有所怀疑,但是桑帛说罗友通在国内赌钱被骗,就肯定对方说的是实话,示意他继续向下说。

    “后来,我就让他在我那里住下了,整整过了一个月,我管吃管喝”桑帛开口说道。

    玛蕾比较了解桑帛,提醒道:“你有这么好心?我怎么不相信?”

    “千真万确,别说你,就连我现在也不敢相信,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不过好人有好报,那家伙一个月之后离开了,带着我给他的十美金,说要到矿上闯荡。

    我再次见他,也就是最后一次见他,是一年前了,可能是霉运走尽,那家伙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居然混得人模狗样,特意回来找我,给了我一万美金,还要让我跟他一起走。”桑帛说到这里,眼神里流露出骄傲。

    玛蕾好像想到了什么,询问道:“就是你挥金如土的那段时间?”

    “没错,就是那些日子,我至今还怀念呢,当时**的脑袋被驴给踢了,没答应跟他走,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再来找我。”桑帛很是懊恼地说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把桑帛从记忆中拉回来,询问道:“他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

    “他当时告诉我了,说是一个叫什么腾矿的地方,我后来也查了,但是根本就找不到那个鬼地方。”桑帛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