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一如既往的妖孽-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24章 一如既往的妖孽

    洪涛和巫缘也从房间里面跑了过来,身着睡衣,来到了宁飞扬的房间,就把睡衣给扯开了。

    “我去,这效果太明显了,真是刺激。”巫缘拍了拍肌肉疙瘩说道。

    “我感到身轻如燕啊,而且隐隐有进阶的迹象。”洪涛笑着说道。

    宁飞扬摆了摆手,说道:“去去去,你们两个想要秀肌肉,麻烦找个别的地方,我这里不欢迎,万一被别人误会了,那可就不好了。”

    巫缘和洪涛相视一笑,这才发现过火了。

    “我们这也是兴奋过头,我的体质可以增强五倍。”洪涛笑着说道。

    “我估计有六倍到七倍的样子。”巫缘说到这里,把目光移动到宁飞扬的身上,询问道,“飞扬,你呢?”

    宁飞扬看到他们两个嘚瑟的样子,适时地打击道:“十一倍左右。”

    十一倍?

    巫缘和洪涛听到这个数字,果然如同霜打的茄子,顿时蔫了下来,他们两个刚才还比来比去的,没想到在宁飞扬这里,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得一提!

    “行了,身体经过淬炼,你们的丹田也能够容纳更多的元气,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冲刺一下,说不定修为能够提升呢。”宁飞扬叮嘱道。

    他们两个点了点头,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灵石修炼了起来。

    宁飞扬也在闭目养神,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巅峰,想要更进一步,难度还是非常大的,尤其是进阶的时间不长,单凭淬体乳,远远不够。

    不大一会,门被敲响了。

    宁飞扬打开之后,发现来人是玛蕾和桑帛,示意他们进来。

    “有消息了吗?”宁飞扬十分关心。

    他这三天也与二人保持密切联系,但是收获都不是特别大,不过他们还算努力,一直在光仰市排查。

    玛蕾叹了口气,说道:“具体的还没有查出来,不过我们有点线索了。”

    “说说看。”宁飞扬知道玛蕾是个保守的人,肯定搜集到了什么重要的情报。

    “是这样的,我们刚开始在普通人群中打听,发现效果不大,后来便找到了矿局上的人,他们也都不清楚,最后还是我一个朋友给我支招,让我找那些退休的老家伙。

    我们也实在没辙了,只能尝试一下,没想到联系到五年前一个退休的老家伙,果然听到了腾矿这个名字。”桑帛回答道。

    宁飞扬迫不及待地追问道:“这分明就是重要的消息,怎么叫没查出来?”

    “那个老家伙不愿意多说。”玛蕾回答道。

    “他狮子大开口,问我们要五十万美金。”桑帛继续说道,“我们搞不清楚他的人品,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也没有那么多钱,不敢贸然承诺,所以就来向你汇报了。”

    五十万美金,他们两个可不敢轻易许诺。

    宁飞扬倒是不在乎这些钱,询问道:“你们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吗?”

    “diàn huà倒是有,还是他主动给我们的,说如果想明白了,就再联系他。”桑帛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了一连串的号码。

    “给他打过去,就说只要情况属实,五十万美金没有问题。”宁飞扬爽快地答应了。

    玛蕾在打diàn huà之前,还是提醒道:“你这么做的话,可能会有风险的。”

    “没问题,这个风险我承担得起。”宁飞扬回答道,他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如果敢骗他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玛蕾也就没再说什么,到玉石市场第一家,直接做成了好几个亿美金的生意,区区五十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回事儿。

    “玛拉年已经答应我们了,说只要准备好钱,随时可以见面。”玛蕾挂断了diàn huà说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回答道:“咱们现在就过去,等到见了面,我会把钱打到他的账户上。”

    玛蕾再次拨打玛拉年的diàn huà,告诉他这就过去,随后带着宁飞扬向楼下走去。

    宁飞扬下楼之前,自然不忘叫上洪涛和巫缘,一行五人上了桑帛的车子,直奔玛拉年所在地而去。

    大概一个小时不到,他们便来到了玛拉年所住的小区,这里破败不堪,门口也十分脏乱,很难想象玛拉年是退休干部。

    “缅店的退休干部,只是这个待遇吗?”洪涛感到非常困惑。

    玛蕾摇了摇头,说道:“肯定不是这样的,但是不知道玛拉年怎么混成这个样子了。”

    “还能什么样子呗,估计也是在位的时候,被人排挤,没有搞到油水,所以才弄成这个样子的。”桑帛明白其中的道道。

    他们说话间,已经进入了其中一间房子,大门上的锁一下子就拽开了。

    宁飞扬甚至怀疑,如果桑帛用力稍微大一点,别说是门锁了,恐怕连门都能一并推开。

    “华夏的商人,我喜欢,里边请。”玛拉年做出了一个欢迎的手势。

    宁飞扬也没有客气,进去之后,直奔主题道:“告诉我关于腾矿的消息,我会把钱给你。”

    “你很直接,我喜欢你这种方式,不过在我告诉你腾矿之前,你必须要先支付我一部分定金。”玛拉年讨价还价。

    宁飞扬索要了玛拉年的卡号,直接给他转账五十万美金,开口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玛拉年拿出shǒu jī,看到短信上的汇款金额,老泪纵横,不管众人在场,嘤嘤地哭了起来。

    桑帛看到对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没好气地说道:“玛拉年,你想哭等会再哭,现在先谈正事。”

    “我只是感到这些年憋的气,终于舒了出来,你不了解我的心情,想当年,我想要参与腾矿的事情,那帮家伙不乐意,把我逼得几乎走上了绝路,要不然,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玛拉年回忆当年的往事,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怨恨。

    宁飞扬保持冷静,继续追问道:“玛拉年,你慢慢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关于腾矿,其实在我们系统,有一个黑幕交易,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腾矿玉石产量不太好,我们要求关闭腾矿,谁知道矿主不同意,说再给他们三天的时间,一定能开采出来好的玉石。

    我们就给了他时间,三天之后,他说没有开采出来,但是愿意个人买下那座矿,并且给了我们大笔资金”玛拉年开始回忆了起来。